055章:我不服,你这是作弊!

    “师傅说的话,我怎么会忘了。”

    目不转睛的盯着师兄,徐真人目光坚定,与他针锋相对,脸上毫无惧色,亏他还有脸提师傅,用法术做坏事,甚至害人,若是师傅还活着,一定会亲自清理门户。

    “这次你死定了!!”钱真人恼羞成怒,手指着师弟,咬牙切齿道。

    简直是不识抬举,自己好心带他一起发财,不领情就算了,反而坏自己好事,真是不知死活!

    他很想问一句,是谁给了你勇气?!别忘了,我可是你师兄,入门比你早,法力也比你强,你凭什么跟我斗?

    面对挑衅,徐真人面色平静,不为所动,扭头看向张大胆,吩咐道:“大胆,开坛。”

    张大胆揭开红布,师徒俩人将法坛一百八十度旋转,与钱真人的法坛面对面,遥遥相对。

    “笨蛋,傻站着干嘛,还不快上!”

    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上辈子造了孽,尽收些蠢货徒弟。

    这徒弟呆头呆脑,没点眼力劲,自己在斗法,他还站在一旁看热闹,若不是还算忠心,早就把他赶走了。

    钱真人回头瞪了一眼弟子,率先登坛,朝高处爬去,小童挨骂,觉得师傅蛮不讲理,自己应该据理力争,可他不敢顶zui,于是只好不吭声跟着爬上去。

    开坛斗法取胜的关键,不仅仅是取决于谁的道法更高,还受许多其他因素影响,譬如谁设的坛更高,甚至还要比速度,谁先爬上坛顶,率先出手,谁就抢占先机,胜算几率就大增。

    徐真人盘膝坐在法坛上,张大胆双手握着一个手柄,一上一下的大力的摇动手柄,法坛下面安装了升降机,将法坛快速顶起。

    噗嗤....

    刘乾一看直接笑喷了,卧槽!还有这骚操作?!

    黑科技啊!!

    “咳咳!师叔这脑洞很大啊!”

    刘乾深深的看了一眼徐真人,掏出哈德门香烟,猛地吸了一口,悠哉的继续看着热闹,这么精彩的大戏可不能错过了。

    那小子是谁,徐真人的第二个徒弟?

    看着不像个道士,反倒像个游山玩水的公子哥。

    谭老爷好奇的打量刘乾,他看得出来刘乾地位特殊,张大胆看向他的目光带着一丝敬畏。

    “莫非那小子就是张大胆的真正靠山?”

    想到这个可能,谭老爷不禁瞳孔缩成针尖,可他一个普通人,眼力有限,实在看不出刘乾有何惊人的本事。

    “妈呀,累死我了。”

    见法坛升到了极限,张大胆这才住手,喘着粗气,用袖子擦去额头的大汗。

    徐真人虽不是个胖子,但也有个一百三四十斤,要将他顶起来可不是一个轻松活。

    “师弟,我们该怎么办,冲过去揍那两个混蛋?”

    张大胆觉得把希望全部寄托在师傅身上也不是个办法,自己应该做点什么,可他不敢去,倒不是怕死,而是擅自行动要挨揍,只好向刘乾求救。

    “急什么?好戏才刚上演,让他们打一阵好了。”

    “抽烟吗?哈德门,可是好烟。”

    张大胆:“.......”

    师弟心可真宽!

    看着一对师兄弟相爱相杀,刘乾和张大胆一人一根香烟,站在法坛下面吞云吐雾,好不快活!

    钱真人也是快奔五十的人了,可腿脚利索的很,二分钟不到就爬上了木凳桌椅搭建而成的高台。

    这高台可是请了七八个人,花了大半个时辰才搭建成功的。

    当满头大汗的钱真人好不容易爬上法坛,正要开口挖苦师弟几句,可看到眼前的一幕,他整个人都傻眼了,双眼瞪得跟牛眼一样大,zuiba张大到极限,都可以塞下一个鸭蛋。

    草泥马,这不公平,该死的,你这是作弊!!

    老子不服!!

    可徐真人接下来的话,气的他脑袋发昏,差点一头栽下法坛,“师兄,我的坛也不低吧?”

    不低,何止是不低?

    他娘的,比自己的坛还要高一头,以前觉得这师弟笑容天真,可今天看去是那么的可恶,那么的惹人厌,钱真人恨不得一拳打烂他的脸。

    钱真人气的脸色发青,半响说不出话,像头受伤的野狼恶狠狠地盯着师弟,恨不得将他吃进肚中,若是眼神能杀人,徐真人恐怕早已千疮百孔了。

    “点烛开坛。”

    强行压下心头的愤怒,扭头吩咐小童。

    法坛上摆放着香炉,cha着香烛,四周cha满五行令旗,法坛外面还贴了许多符咒...

    “是。”

    小童见师傅脸色铁青,顿时吓得浑身一哆嗦,不敢多言,连忙点燃香烛。

    能不怕嘛?

    本来钱真人收了两个徒弟,小童上面还有个师兄,就因为一次开坛做法时,师兄手脚慢了点,师傅暴怒,将他活生生给打死了。

    那可怖血腥的画面,成了小童心中挥之不去的yin影。

    钱真人与徐真人四目相对,俩人眼中都是杀气腾腾,不约而同,生涩神秘的咒语几乎同时响起,回荡在院落中。

    正式开始斗法了!

    随着咒语响起,引起天地共鸣,突然起风了,并且愈演愈烈,一时间狂风大作,卷起漫天飞尘,吹的谭老爷和张大胆立足不稳,东倒西歪。

    刘乾双脚却如钉子一样cha在地上,不动如山,真气形成一个保护罩,将沙尘全部挡下。

    片刻后,尘埃落定,谭老爷眯着眼睛,拍去头发,身上的沙尘,仰头看向法坛。

    只见钱真人中食二指并拢,借助咒语,调用大自然的力量,一道微弱的白光在指尖汇聚,法力翻滚,钱真人指向师弟。

    “疾!”

    徐真人慢了一步,杀招降临,来不及反击,但并不慌张,同样中食二指并拢,指向吊挂在法坛边缘活蹦乱跳的大公鸡。

    嘭!

    仿佛气球爆炸,公鸡突然无缘无故爆裂,鲜血飞溅,身体被炸的血ròu模糊,徐真人一招移花接木,成功化解危机。

    来而不往非礼也!

    双手手指交叉,贴于额头,口念咒语,徐真人同样隔空点向师兄,一道白色光芒爆射而出。

    好快!

    钱真人一惊,双目圆睁,随手拿起桌上的一面八卦镜斜挡在身前。

    “咔嚓!”

    八卦镜散发金光,挡住白芒,并反射回去,但镜子出现一道细长的裂缝,贯穿整个镜面,威力随之下降。

    也不知是凑巧还是钱真人有意促成,白芒笔直射向刘乾,后者冷笑了一下,袖子一甩。

    轰隆!

    真气灌入后,轻飘飘的袖子变的宛如钢铁铸造,将白芒拨开,轰击在地上,顿时将JianYing的地面洞穿,泥土飞溅,露出一个拳头大的坑洞。

    这斗法果然凶险万分,一个不慎,就会身死道消!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