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4章:开坛斗法

    我的话是不是太重了?

    见张大胆低垂着脑袋,整个人像打了霜的茄子,无精打采,刘乾暗忖。

    可几分钟后,张大胆就像没事人一般,没心没肺的和刘乾有说有笑。

    除了买了一大堆开坛做法用的东西,吃饭休息,徐真人师徒俩人一整天没干其他事,只是养精蓄锐,因为晚上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时间过的飞快,一转眼天就快黑了。

    “大胆,去把为师的法坛推出来,别忘了把那两只公鸡绑在上面。”

    “师侄,出发了。”

    徐真人穿上道袍,背后斜背桃木剑,看了下时间,该出发了,长生客栈离义庄大概半个小时的路程。

    “嗯,师傅。”

    张大胆应道,从大厅角落推出一个木轮车,上面固定着一块大木板,法坛就安放在木板上,一块绣有龙凤图案的红布盖在法坛上面。

    千万别小看这法坛,看上去简陋,却内藏玄机,凝聚了徐真人智慧的结晶,科技含量一点不低,堪比黑科技。

    修道之人开坛斗法非比等闲,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惨烈无比,谁又敢拿小命开玩笑呢!!

    “师叔,有心思?”

    路上,刘乾见平日嘻嘻哈哈的徐真人,今天像变了一个人,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好奇道。

    “哎!师兄弟一场,没想到...”

    好半响,徐真人叹息道。

    他和钱真人同门学艺十余载,艺成下山后,又碰巧在相邻的小镇居住,一直保持着联系,本来关系不错。

    结果发现钱真人用茅山术敛财,徐真人曾经劝过师兄,可他不但当耳边风,反而训斥自己冥顽不灵。

    直到这次图财害命,加害张大胆,徐真人这才忍无可忍,去酒泉镇请九叔出马...

    “师叔,我明白你此时的心情,但战场无父子,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要不我替你上场?”

    不是刘乾圣母,他这次是代替师傅出马,若是徐真人有个三长两短,他对九叔无法交待。

    况且,这些日子相处下来,俩人都觉得和对方投缘,刘乾自然不想他出事。

    “师傅,你不是常教导我,茅山派的宗旨是斩妖除魔,匡扶正义吗?我虽书读的少,可也知道,若是让那钱真人继续做坏事,那不是将有更多人遭殃?!”

    张大胆一面推车,一面扭头看了徐真人一眼,义正言辞道。

    “哼!臭小子,没大没小,教训起师傅来了.”

    徐真人笑骂道,心里却ting高兴的,这小子终于开始懂事了,也没枉费自己一番苦心。

    “你这么能干,要不等下惩奸除恶的重任就交给你了?我和你师弟精神上支持你。”

    被刘乾和张大胆一打岔,徐真人心情逐渐恢复过来,暴露了爱开玩笑的本色,为老不尊,作弄起徒弟来。

    刘乾闻言,顿时咧zui一笑,冲着徐真人眨了眨眼睛。

    “师叔,我举双手双脚赞成,我也很期待师兄的表演。”刘乾眼珠转动,幸灾乐祸的笑道。

    “师傅,师弟,你们要不要这么残忍...”

    俩人一唱一和,吓得张大胆双手一颤,脸色发白,木轮车差点脱手,都快哭了。

    三人一路上有说有笑,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结伴游玩赏景了,大佬,这可是去斗法,能不能严肃点,好歹有点紧张气氛吧!!

    傍晚时分,天色渐渐昏暗,不少人吃过晚饭就早早休息了,但长生客栈内却灯火通明,院落之中搭建着一个数米高的法坛。

    “到了。”

    一抬头,就看见大门上方挂着一块匾额,上面写着长生客栈四个金漆大字。

    谭老爷为得到张大胆的老婆,还真是煞费心血,先是请茅山道士做法害人,失败后,又贿赂警察陷害。

    为了一个骚娘们,这样折腾,好色如命,也是没谁呢!!

    钱真人上次被法术反噬,身受重伤,吞服了疗伤丹药,全身缠满绷带,像个木乃伊似的躺chuang上休息了几天,没想到短短几天功夫,居然奇迹般的满血复活了。

    谭老爷也是没退路了,他gao张大胆的老婆,给他戴绿帽子,害他不成,事情败露,张大胆一身武艺,岂肯善罢甘休?!

    不弄死张大胆,他每天睡觉都睡不安稳。

    另外,赵队长收了他的钱,竟然不肯帮忙,让他火冒三丈,还有哪些莫名其妙的警告话,让他隐隐感到不安。

    “千万不要去惹张大胆,除非你不想活了,”

    这他娘的到底什么意思?是赵队长收了钱不办事,故意吓唬柳管家,还是说张大胆扮猪吃老虎或者认识厉害的大人物?

    不可能啊,他不就一个穷赶车的傻蛋嘛!我每次和他老婆TouQing,还乐呵呵帮我望风呢!听说,拜了一个茅山道士为师,是钱真人的师弟。

    钱真人下了挑战书,谭老板就立刻包下将长生客栈,等着张大胆他们自动上门来送死。

    碰!

    一声闷响,虚掩的大门被粗暴的撞开,张大胆推着木轮车闯入,身后跟着徐真人和刘乾。

    张大胆放下木轮车,一眼就看到院中站了三个人,一个身穿道袍的肥胖道人,一个小道童,最后一个就是身穿绸缎衣衫,再熟悉不过的谭老爷。

    “谭老爷?原来真的是你,啊...”

    “我...要杀了你。”

    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张大胆想起这老家伙外表仁慈,平日装模作样的扮大善人,暗地却和他老婆勾Da成奸,不由热血上涌,一张胖脸涨的通红,挥舞硕大的拳头就要冲上前揍人。

    听着张大胆的怒吼,一副要和自己拼个你死我活的架势,谭老板瞳孔猛地收缩,脸上闪过一抹心虚表情,但随即被狠辣神色取代。

    “师兄,不要轻举妄动。”

    刘乾一把抓住张大胆的手腕,让他动弹不得。

    徐真人手握桃木剑,朝前走了三步,看了看院中高高在上的法坛,戏谑道:“师兄,你设的坛倒ting高的吗?”

    “高,难道你忘了师傅说过,当两个人法力差不多的时候,永远都是设高坛的那一个胜出。”

    这就是他的法坛?

    钱真人鄙视的望着盖着红布的木轮车,法坛高不过半米,凭什么跟他斗,要知道他设的坛起码有三米高。

    哈哈!这次他赢定了,师傅说过的每句话他可是记得清清楚楚。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