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9章:贵府,果然是风水宝地!

    张大胆出了名的大嗓门,现在扯着嗓子喊,那真叫一个石破天惊,怎么可能不惊动左邻右舍,一个个闻讯赶来看热闹,将门口挤得水泄不通。

    “让一下,都让开。”

    赵青山“及时”赶到案发现场,大声吆喝,众人一看是警察办案,连忙自觉让出一条道。

    “不会吧,张大胆那么怕老婆,怎么敢杀她?”

    “两口子隔三差五就吵架,说不定是一时气不过,就...”

    一群人你一言,我一句,小声议论着,镇民对这些警察畏如蛇蝎,生怕大声说话引起赵青山他们不快。

    “是谁这么无法无天,竟敢大白天行凶杀人?!”

    赵青山领着四个手下,双手负于身后,威风凛凛的走了进来,准备来个栽赃陷害,将张大胆弄进监狱,那时不就变成了砧板上的鱼肉,任他摆布。

    做这种事,他早已经驾轻就熟,俗话说,官字两张口,上说有理,下说也有理。

    电影中,张大胆就是被抓进牢里,警察半夜要弄死他,谭老爷和柳师爷还假装去牢房探监,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会花大钱把他救出去。

    (注:做了一点改变,电影鬼打鬼中是衙门捕快,因为年代设定是清末民初,捕快换成了警察。)

    可笑的是,别人花钱要弄死他,张大胆还对谭老爷感激涕零。

    “哎呀!怎么是你?!”

    赵青山进到屋中,当看清张大胆的相貌时,整个人懵逼了,四个手下也是目瞪口呆,半响说不出话来。

    “马勒戈壁,姓柳的,你这不是坑老子嘛?老子跟你没完。”

    此时,赵青山他们在心中将柳师爷和谭老爷的十八代女性祖宗,都问候了个遍,同时,记恨上了柳师爷和谭老爷。

    昨晚戏班后台的可怕经历,将成为他们这辈子挥之不去的噩梦。

    回到家后,赵青山一宿睡不着,被噩梦惊醒,不是梦见自己开枪打爆自己脑袋,就是刘乾如魔神一般的恐怖身影,吓得他出了一身冷汗。

    赵青山可不是软蛋,他可是当过兵,上过战场杀过人的狠辣之徒,额头的这道伤疤就是敌人留给他的纪念,不过对方也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赵青山希望这辈子不要再和刘乾打交道,可该死的柳师爷居然让他陷害瘟神的师兄,这不是让他们往火坑里跳,是什么?!!

    还有这张大胆,你明明是道士,有一个那么牛逼的师弟,不好好去道观做道士,偏偏做个车夫,你这不是坑爹吗?

    “是你啊,你来的正好,我老婆好像被人杀死了,麻烦你一定帮我找到我老婆。”

    张大胆紧张兮兮的望着赵青山,苦着脸道。今天刘乾不在身边,独自面对警察,心里有些发憷。

    他可不是刘乾,连画符都没学会,更别说神通法术了,除了一身蛮力和武功不错,可挡不住子弹。

    “原来是张道长,我们还真是有缘,这就是贵府,果然是一块风水宝地。”

    赵青山昧着良心,睁眼说瞎话,拍着胸脯保证道:“道长请放心,若是尊夫人被人杀害了,我们一定会找到凶手,将犯人抓到绳之以法。”

    “还愣着干嘛,还不去查案。”

    说完,转身的瞬间笑脸瞬间阴沉,一面大声训斥,一面带着四个手下快速离开张大胆家。

    小巷中。

    “赵兄,事情办妥了吧?”

    柳师爷含笑迎上来,但下一秒,笑容凝固,迎接他的是一记响亮的耳光,还有一张狰狞凶狠的面孔。

    “赵队长,你疯了嘛,你...你这是干什么?!”

    柳师爷一脸惊骇,下意识后退了两步,捂着红肿的腮帮子质问道。

    平时这家伙见到自己客客气气,和他称兄道弟,刚才还好好的,怎么才眨眼的功夫就翻脸不认人?好像跟他有杀父大仇似的。

    在赵青山离开酒楼后的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尼玛的,你还敢问老子干什么,你差点害死老子了,信不信老子一枪毙了你!!”

    赵青山越想越气,又担心刘乾以后找他麻烦,不觉怒火中烧,猛地掏出手枪,枪口对准了柳师爷的脑门。

    “爷,爷,我错了还不行嘛,您消消气,就当我什么都没说。”

    柳师爷见冰冷的枪口指着自己,瞬间萎了,生怕赵青山一激动扣下扳机,急忙开口求饶。

    “大哥,千万别冲动,这是大街。”几个手下也劝道。

    “姓柳的,看在相识一场的份上,好心给你提个醒,千万不要去惹那张大胆,除非你不想活了。”

    说完,丢下呆若木鸡的柳师爷,转身朝前走去。

    .........

    十里镇义庄。

    徐道长神色严肃,对刘乾道:“小乾,你过来。”

    卧室里,徐道长在床头摸索了一会,按下机关,接着搬开床板,暗格打开,一块黄布包着几本上了年月的书籍,还有一个木箱,不用猜也知道,这是徐道长的家当,里面都是钱。

    “这就是你师傅惦记的茅山惩恶大法,你拿去吧,莫要辜负了踏。千万要记住,只能用于对付丧大奸大恶之徒,戒慎!”

    这惩恶大法虽然威力不如闪电奔雷拳,但阴毒无比,厉害之处在于伤人于无形,让敌人防不胜防。

    都怪师傅偏心,最疼爱九叔和大师兄,将好东西都给了他们,尤其是九叔,差点将宝贝女儿都许配给了九叔。

    我就分到一个惩恶大法!

    “师叔你放心,我定不会辜负它,更不会辜负师叔一番好意。”

    “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去看书吧,熟记后还给我。”

    徐道长挥挥手将刘乾打发,似乎怕他有惦记上自己的什么好东西。.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