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8章:老婆不见了

    “啊...”

    狐媚娘一张芙蓉脸羞的通红,看来是自己想歪了,面对刘乾侮辱的话非但不生气,反而暗暗松了口气。

    “我希望道长不要食言而肥,那我们一言为定,只要我帮你这个忙,从今以后,你就不能再为难我们。”

    刘乾稍微展示了一下武力,效果相当显著,一下就把狐媚娘和舒小婉给吓尿了,狐媚娘擅长的是媚术和幻术,攻击能力并不是很强。

    实力与刘乾想比,差太远,完全不在同一个次元,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格。

    狐媚娘只能寄希望于刘乾不是那种言而无信的小人,会遵守约定。

    “放心,我师弟不会骗人的,出家人不打妄语。”

    张大胆ting着一个仿佛怀胎六月的大肚腩,嬉皮笑脸的chazui道。

    刘乾笑了笑,“我一向说话算话。”

    事情解决,一人一妖暂时处于合作蜜月期,张大胆因为明天还要赶车,就先回家休息了。

    “道长,那些东西晚上不好对付,而且夜路难行,我稍后去查探一番,明日再动手,如何?”

    “姑娘果然心思细腻,善解人意,那就辛苦你跑一趟,我在这等你好消息。”

    刘乾一下变的这么客气,反而让狐媚娘有点手足无措,受宠若惊。

    这就是人性!

    当你高高在上时,即使一个很平常的举动,在其他人眼中,意义也会变的非凡。

    狐媚娘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原地,至于舒小婉兀自不肯休息,找来一些茶叶和点心,热情款待刘乾。

    想摸我的底?小子,不对,娘炮你还嫩点。

    刘乾一眼看穿他的目的,东拉西扯,想打探自己的底细,呵呵,结果可想而知,除了知道他既是道士还是高材生,其他什么都没问到。

    反而被刘乾套出舒小婉不少秘密,譬如他八岁还尿chuang,十一岁偷看隔壁阿姨洗澡....

    半个时辰后,狐媚娘FengChen仆仆的回来了,微皱着秀眉,看来事情并不顺利。

    “道长...情况就是这样。”

    狐媚娘在刘乾耳边说道,刘乾鼻子闻到一股醉人的体香,吹来的热气让他耳朵发痒,心头一荡。

    厉害!果然是磨人的小妖精!

    刘乾连忙收敛心神,眼观鼻,鼻观心,将心头的绮丽压下,这对磨练刘乾的心性很有好处。

    狐媚娘媚功惊人,一笑一颦都勾人心魄,不是那种肤浅的卖弄FengSao,而是骨子里的FengQing。

    “明天我们一起去那里,以后的事不用你管,我们就算两清,明晚九点来福客栈门口见。”

    说完,挥了挥手,头也不回的走了。

    “真是个让人琢磨不透的男人。”

    狐媚娘望着刘乾远去的背影,小声嘀咕道。

    ......

    这天上午,赵青山领着两个弟兄在街上闲逛,顺便捞点油水什么的,譬如抓小偷,收保护费诸如此类。

    刚走出没几步,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赵队长,请留步。”

    赵青山一楞,扭头看去,一个骨瘦如柴,相貌猥琐的眼镜男小碎步追了上来。

    “柳管家,谭老板好嘛,有什么好事关照兄弟啊?”

    赵青山zui角挂着笑,和柳管家称兄道弟。

    谭家是龍华镇的大户人家,而柳管家是谭老爷的心腹,谭老爷正在竞选镇长,此时找上他,看样子还ting急,赵青山猜测一定是有棘手的事找他帮忙。

    财神爷送钱上门,赵青山能不高兴嘛!!

    镇上一些有钱有势的老板,要做一些见不得光的勾当,又不想惹上黑道,通常就会找赵青山帮忙,既不用担心坏了名声,又可以解决“麻烦。”

    当然不是无偿fu务,必须付给赵青山辛苦费,不过是各取所需,官商勾结。

    “赵队长,两位兄弟我们去包间慢慢聊。”

    柳管家眼睛笑的眯成了一条缝,走进街边一家酒楼,伙计在前头引路,将柳管家等人带到二楼包间门口,转身离开。

    柳管家跟赵青山说着闲话,等酒菜上齐后,叮嘱伙计没有他的吩咐不准任何人进来。

    “赵兄,我们老爷想请你帮个忙,事情是这样的...”

    柳管家瞥了一下门口,压低声音把事情简单说了一下。

    “小事一桩,不就是栽赃陷害嘛,包在我身上,保准今晚就送他见阎王。”

    “谭老爷实在太客气了,大家都这么熟,何必这么客气!”

    赵青山zui上客套了几句,手速却一点不慢,接过柳管家递过来的钱袋,打开一看,顿时眼睛陡然一亮,晃眼的金光亮瞎狗眼。

    “那有劳各位了,我敬大家一杯。”

    酒桌上碰杯之声不断响起,四人有说有笑,好不快活,谭老爷交代的任务完成,柳管家喝的面红耳赤,满意离开。

    ........

    “老婆,我回来了,快开门啊!”

    用力拍了拍门,张大胆大喊几声,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上午去了十里镇的义庄跟徐真人学道术,师弟也在,下午返回龍华镇赶车,好在两个镇相隔不远,来回只需半个时辰左右。

    刘乾在客栈住了一晚,第二天清晨吃完早餐,就跟徐真人一起返回义庄。

    徐真人让张大胆不要做车夫,给他打下手,专门驱鬼捉妖,同时把家搬到十里镇来,这样不用两头跑,腾出更多时间学法术。

    张大胆很心动,一来做道士的确比做车夫有出息的多,挣钱也更多,这样老婆就不会骂他没出息、穷鬼,最重要的是,换个地方,就可以避开奸夫,让老婆死心。

    所以一回到镇上,就直奔家里找老婆商量。

    “草泥马,难道又在和奸夫鬼混,这次看你望哪里跑?”

    张大胆火冒三丈,抬起脚,猛地一脚将大门踹开,因为用力过猛,身子失去重心,扑倒在地,摔了个狗吃屎。

    “啊!怎么有血?”

    张大胆感觉掌心黏糊糊的,定睛一看,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只见双手沾满了鲜血。

    “我是不是眼花,我家怎么会弄成这样?”

    颤颤巍巍的从地上爬起,自言自语道,整个屋子一片狼藉,桌椅板凳损坏翻倒,地上墙壁到处是触目惊心的血迹,老婆也不在房中。

    天啊,我老婆不会出事了吧?千万不要有事。

    张大胆担心老婆安危,顿时惊出一声冷汗,大声喊道,“老婆、老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