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7章:替死鬼

    “啊!”

    “妈呀,我只听说过有鬼,没想到这世上真有狐狸精!”

    戏班后台顿时乱成一锅粥,众人交头接耳,议论纷纷,有那胆小的,机灵的见情况不妙,唯恐等下开战殃及池鱼,悄悄移动脚步,准备开溜。

    “站住!”

    “今天的事,你们就当是一场梦,谁要是敢泄露半句,否则...”

    刘乾身上的气势陡然爆发,一股无形的威压笼罩在众人身上,人人心惊胆战,除了张大胆像没事人一样,仿佛被什么洪水猛兽给盯上了,几个想跑的人像被施了定身术,钉在原地。

    “仙道说的是,听见没有,谁要是敢把今天的事说出去,老子第一个饶不了他。”

    赵青山扫了戏班的人一眼,恶狠狠地威胁道。

    一方面是讨好刘乾,另一方面,若是今天的丑事传扬出去,让他以后还怎么在龍华镇混下去?

    “是...是,我们对天发誓,绝对不会吐露半个字。”

    “若是说出去,就让我天打五雷轰”

    “我王大贵保证不说,如果告诉别人,就让我生儿子没屁眼。”

    .......

    吴班主带头发誓,其他人也纷纷效仿,赌咒发誓保证不泄露秘密,誓言一个比一个狠,一个比一个恶毒,听的刘乾一阵蛋疼加汗颜。

    卧槽!要不要这么夸张,gao的好像我是恶霸在欺凌无辜百姓似的。

    他只是想低调点,毕竟枪打出头鸟,若是今天的事情,传到一些心术不正的军阀耳中,万一动起歪脑筋,打自己的主意,为他们卖命,岂不是自找麻烦。

    这并不是刘乾杞人忧天,这事很有可能,你想啊,若是某个将军、大帅把刘乾收入麾下,派他暗杀,干掉对手,还不是分分钟钟的事。

    引力术一发动,自己开枪自杀,保证查不出任何蛛丝马迹。

    “行了,行了,没你们什么事了,都散了吧。”

    刘乾实在听不下去了,挥了挥手将他们赶走,忐忑不安的众人闻言,如蒙大赦一般,一个个作鸟兽散,匆忙离开。

    偌大的后台,只剩下一脸崇拜的张大胆、神色复杂的舒小婉、惶恐不安的狐妖以及刘乾四人。

    “舒小婉,你怎么还不走?”

    狐妖从其体内驱逐,正常情况,最高兴的应该是宿主舒小婉,可奇怪的是,舒小婉非但不见笑容,反而一脸担忧。

    瞎子都能看出,一人一妖关系不一般,刘乾满怀恶趣味的腹诽道:“这舒小婉与狐妖不会行了周公之礼吧?”

    若是干那事时,狐妖一兴奋显出原形,那画面实在辣眼睛,老霸道了。

    “道长,上天有好生之德,求你放过媚娘吧,我是心甘情愿被她附身的,她可从没害过人啊!”

    舒小婉冲着刘乾盈盈一拜,眼泪婆娑,刘乾也大致明白了事情的经过。

    舒小婉从小喜欢唱戏,每日苦练可惜天赋不够,或许是老天怜悯他,偶然在一本古书上看到求狐仙可以心想事成。

    他根据书上的方法召唤出了狐妖,也就是狐媚娘,彼此达成一个协议,狐媚娘帮舒小婉成为当红花旦,而代价是十年寿命。

    舒小婉做梦都想成为名角,别说十年寿命,那怕二十年他也愿意。

    狐妖果然没有食言,让舒小婉如愿以偿,谁知一人一妖相处久了,日久生情,彼此产生了微妙感情。

    刘乾嘿嘿一笑,松开手,雷电在掌心不停闪烁,若是狐媚娘敢耍花招或者逃跑,直接来个烧烤狐狸,想必味道一定很棒。

    狐妖摇身一变,白烟散去,身穿白色素裙,宛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下凡,出现在众人视线中。

    “小女子狐媚娘拜见两位道长。”

    真是楚楚动人,我见犹怜。

    “师弟,我是粗人,不会说话,不过我看这狐狸精,不对,狐姑娘不像坏人,不如...”

    张大胆拉了拉刘乾的衣服,同情心泛滥的劝道。

    徐真人说过,人有好人坏人,鬼怪同样有善恶之分,修道之人应该有慈悲之心,师弟的杀心是不是太重呢?

    “要我放你一马也不是不行,就看你自己的表现了。”

    刘乾拉过一张椅子,坐了下来,深深地看了狐媚娘一眼。这狐妖身上没有煞气和怨气,说明并没有杀过人。

    可这又怎样?想刘乾就这样轻易放过它。

    想都别想。

    放了它,自己去哪里捞功德点?!好在有折中的方法,也不是不能放,但有条件。

    若是狐媚娘能给他提供情报,譬如害人的妖魔鬼怪的巢穴,刘乾消灭它们,就可以获得功德值。

    狐媚娘道行颇深,已经修炼了数百年,绝对知道一些隐秘,想活命,就拿情报来换,不然,就别怪他辣手摧花了!

    “你...你难道想趁人之危?!”

    舒小婉脸颊通红,神色紧张的盯着刘乾,攥紧拳头,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憋屈模样。

    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这刘乾看上去斯文有礼,原来是个衣冠禽.兽。

    臭道士,麻烦你以后别再说自己是茅山道士好嘛?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给茅山派抹黑。

    “道长,我与舒郎两情相悦,求道长成全。”

    狐媚娘听闻有些邪道淫僧,最喜欢抓MeiYan的妖精做修炼的炉鼎,希望是自己想多了,否则就有拼死一搏了。

    只是舒郎...

    狐媚娘一脸温柔的望着舒小婉,眼神中满是爱意和眷恋。

    “闭zui,老子没有特殊癖好,对动物不感兴趣。”

    刘乾不客气的骂道,“只要你告诉我哪里有作恶的鬼怪,我就放你一条生路,不然...”

    刘乾右手轻轻隔空一拍,一道碗口粗的雷蛇爆射而出,“轰”的一声闷响,狐媚娘身旁的一个铁柜被击穿,出现碗口大的破洞。.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