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章:川剧的变脸?!

    “别胡说!”

    张大胆双眼一瞪,发火道:“我师傅和师弟第一次上咱家做客,也不能太寒酸吧。”

    老婆太不懂事,有客人在,也不给自己留点面子,让他如何下台!

    平时耍泼放刁忍忍也就算了,好男不跟女斗嘛,可今天实在忍无可忍,张大胆决定男人一回。

    “师傅,师弟?”

    张妻挑眉,毫无惧意,手指差点戳到张大胆脸上,责问道:

    “你不好好干活,整天瞎折腾,拜师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告诉我?这年头江湖骗子可多得很,你笨的像猪,小心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

    说完,大有深意地瞥了眼身后。

    “你...”

    张大胆想威风一次反被老婆数落了一番,气的大胖脸通红,说话都不利索了,大有一副我要和你拼命的架势。

    就在俩人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刘乾实在听不下去了,师兄你也太怂了吧,怪不得头顶一片绿。

    张大胆夫妻间的破事他不想cha手,可污蔑他们是骗子就不行。

    “你丈夫能拜徐真人为师,是他几辈子修来的福气,你大可去十里镇打听打听,提起驱鬼捉妖的徐真人,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我们茅山派可是名满天下!

    说的对,这年头骗子不少,但嫌贫爱富,勾引有妇之夫的贱人也不少,大嫂,你说这种贱女人,该不该浸猪笼啊?!”

    好男不跟女斗,可不包含泼妇,张大胆提过他的雇主谭老爷沾花惹草的事,再看张妻的表现,结合电影鬼打鬼,刘乾可以断定谭老爷的姘头八成是张妻。

    刘乾言辞犀利,直击其要害,加上张妻做贼心虚,一时间哑口无言,不知该如何接话,觉得刘乾似乎知道了她的丑事,故意讥讽自己。

    怒气冲冲转身来到客厅,一脸羞愤神色,准备大闹一场,让这所谓的师傅和师弟滚蛋。

    可看到刘乾时,顿时眼睛一亮,如川剧的变脸一般神奇,瞬间换上了一张笑脸,冲着刘乾和徐真人咧zui一笑。

    “呵呵...”

    他娘的,变脸比翻书还快啊?

    这浪货还是势利眼,态度之所以360度大转变,不是性情大变,也不是见刘乾长的帅犯花痴,而是看他器宇轩昂,衣着光鲜,一看就是个有钱的主。

    许真人疑惑,摸了摸脑袋,难道我们误会了她?现在看上去ting贤惠的嘛!

    “哎呀,两位千万不要误会,因为我家大胆忠厚老实,别人说什么都信,以前那些狐朋狗友没少坑他,所以我经常提醒他,要带眼识人。”

    张妻笑容满面,一面给刘乾和徐真人斟茶,一面道:“请喝茶,两位一看就是好人,自然不会是骗子。”

    母鸡煲汤,香味弥漫了整个房间,让人食欲大开,加上买来的小菜,桌子都快摆不下了。

    无激素,吃五谷杂粮长大的鸡就是爽,而且张妻的厨艺很棒,刘乾不会跟自己肚子过不去,吃的津津有味,一口气连吃了三大碗饭才停下来。

    自己做的菜肴让客人满意,张妻也很得意。

    吃完晚饭,张大胆又兴致勃勃的拉着师傅和师弟去看戏。

    连续赶了三四天的路,都没怎么好好休息,徐真人现在是又累又困,哪有心情看戏,只想倒头大睡。

    离开张大胆家后,在客栈定了一间房,直接倒在chuang上呼呼大睡。

    刘乾倒不觉得怎么疲倦,于是决定去梨园看戏。

    穿越到现在,梦想中的咸鱼生活遥遥无期,每天过的苦哈哈,不是修炼就是捉鬼灭妖,难得出来浪一下。

    “这是什么鬼东西?”

    刘乾看到眼前的东西,不由楞了一下,接着zui角抽搐,一个破旧的木牌,上面贴了一张红纸,几行毛笔字,列明曲目和花旦的艺名。

    这红纸相当于海报?会不会太儿戏了?!

    站在门外,就听见里面人声鼎沸,热闹非凡。这个年代,娱乐业落后,连个电视机都没有,而戏曲很受老百姓欢迎,大行其道。

    “师弟,票买好了,进去吧。”

    刘乾进到里面一看,张大了zuiba,乖乖不得了,场地不小,但一排排木椅上坐满了人,几乎座无虚席。

    甚至比某些明星演唱会的现场热闹多了,至少观众不是花钱雇来的。

    张大胆与刘乾找空位坐下,现在六点半,还有半小时正式开演。

    “幸亏提早过来,再晚就买不到票了。”

    因为来的比较晚,只剩最后几排木椅还有空位,张大胆shen手擦了擦额头汗水,庆幸道。

    “瓜子、香烟哦!”

    小贩在过道来回穿梭,大声吆喝,刘乾看了看,香烟牌子还真不少,有仙女牌、大前门、哈德门、老刀等,包装都很精美。

    刘乾要了两包哈德门烟和二袋瓜子,分了张大胆一半。

    刘乾其中一条做人的原则,就是“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张,”顺眼的,诚心对待;不喜欢的,鸟都不鸟你。

    张大胆除了有点傻里傻气,妻管严,人还算不错,值得刘乾结交。

    只是九叔叮嘱刘乾,和张大胆多交流,那里会想到对方的道术,居然连文才都不如。

    随着锣鼓声敲响,几个画着大花脸的武生掀开门帘,从舞台两侧出口跑了出来,一路翻着跟头,随后拿着道具刀枪对战。

    碰碰!

    “好,好!”

    兵器交击之声不绝于耳,好不热闹,刘乾看到云里雾里,不过见周围其他人鼓掌大声叫好,他也跟着瞎起哄。

    作为二十一世纪大好青年,刘乾可是从小听着流行乐、看着港剧长大,对戏曲这种传统艺术很少接触,一窍不通,那怕京剧是国粹。

    正当观众都在为演员的精彩表演而鼓掌时,不和谐的声音响起。

    “哇!老大,这娘们好美啊!”

    “若是能睡一晚,少活十年也值了。”

    前排的贵宾座,五个便衣警察翘着二郎腿,喝着热茶,SeMi盯着台上的花旦,哈喇子都快流到地上。

    四人中间那个身形高瘦,额头有道伤疤的中年男子,是队长。

    “妈的,都给我闭zui,今晚老子不把舒小婉弄到手决不罢休。”

    赵青山眼中闪过一抹厉色,一边训斥小弟,一边紧盯着舞台上的舒小婉,那曼妙的舞姿让他手痒心更痒,恨不得现在就将他压在身下,狠狠地蹂.躏惩罚他。.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