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3章:家有悍妻!

    “师傅,终于找到你了。”

    张大胆走到徐真人跟前,看到坐在一旁的刘乾,手指着刘乾问道:“你是谁?!”

    “你就是师叔新收的弟子,张大胆吧?师兄坐下来歇息一下吧。”

    刘乾上下打量了一下张大胆,一看就是那种四肢发达,头脑简单,没有城府之人。

    不然也不会指着陌生人问别人是谁!

    “师兄?!”

    张大胆听到刘乾的称呼,好奇刘乾是哪位师伯或是师叔的弟子,模样斯斯文文,像个读书人。

    “大胆,你怎么来呢?”

    “哎呀,师傅,徒弟差点就看见不到你了!!”

    张大胆一屁.股坐在凳子上,接近200斤的体重,压的板凳嘎吱作响,刘乾真担心他将凳子压塌。

    张大胆眉飞色舞,添油加醋的将昨天晚上发生在马家祠堂的事情说了一遍。

    “哼!身为茅山弟子,图财害命,简直混账至极!”

    听完张大胆的讲述,徐真人怒发冲冠,猛地一拍桌子,碗筷都跳了起来,大骂道,周围的人吓了一跳,纷纷扭头看了过来。

    其实,无论何门何派,都难免出现败类,只要人有YuWang,贪嗔痴就不可避免,修道之人也逃不脱“真香”定律。

    “师叔,消消火,何必为这种败类生气,把他收拾了不就得了。”

    刘乾给徐真人倒了一杯茶,漫不经心的说道,仿佛那钱真人是可以随意揉nie的面团。

    徐真人和九叔关系不错,而张大胆是徐真人的徒弟,刘乾看着还ting顺眼,倒不介意,帮忙随手除掉那钱真人。

    “咦!”

    徐真人目光一凝,刘乾不经意间流露出的霸气和杀伐果断,让他大为动容。

    以他老辣的目光,自然看的出来,刘乾刚才的模样,不是伪装,而是发自内心的自信,对自身实力的绝对自信。

    拜师不到两个月,修为境界就达到了术士的极限,随时可能突破到人师,而实际战力早已经超越了人师,恐怕比一般的地师还要强,世上真有这样的修炼天才吗?!

    “吃慢点,跟饿死鬼投胎似的,没人跟你抢,以后多学学你师弟!!不要给师傅我丢脸。”

    每一个师傅教训徒弟的架势都是一样的,甚至语气都极为相似,张大胆吃相难看,被徐真人教训了几句。

    讲真,张大胆该称呼刘乾师兄,因为他年纪虽比刘乾大,但拜师晚,只是徐真人好面子,硬说是师兄,就随他好了,不过是个称呼而已。

    刘乾和张大胆都是年轻人,相差不过三四岁,很快就熟悉起来,张大胆一边吃还一边说等下带刘乾去龍华镇四处转转,坐他的马车去兜风。

    “臭小子,别整天惦记着做车夫,赶车,还有少跟人打赌,有空多练习制作符咒,别忘了你现在可是道士。”

    修炼你不积极,赶着马车四处闲逛你就来劲,我怎么收了一个这样不争气的徒弟......

    徐真人生气,张大胆委屈,自己好心好意招待师弟,却挨训。

    “师傅,晚上去我家吃饭吧,师弟这么远难得来一趟,就当是为他接风洗尘。”

    张大胆提议道,自己拜师有些日子,可师傅连他家门口在哪个方向都不知道,也该认认门了。

    “好吧。”

    徐真人点头同意,相隔不过几里地,当师傅的连徒弟家都没去过,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大胆,你不怕家里那只母老虎发脾气?”

    听张大胆说过他老婆很泼辣,为人斤斤计较,徐真人不由打趣道。

    “她敢!男人说话那有她女人chazui的份,家里可是我说了算。”

    面对质疑,张大胆ting了tingxiong脯,很是傲气道。

    说到这里,张大胆吹牛皮道。

    “我让她往东,她不敢往西。”

    刘乾差点笑喷,面色古怪,看过电影,若是他没记错,张大胆分明很怕老婆,每次都被她反驳的哑口无言。

    最悲催的是,他老婆还偷人,给他戴绿帽子,与他的一个雇主TouQing。

    .......

    吃完午饭,三人前往龍华镇,不过数里地,大半个小时就到了。

    然后刘乾和徐真人上了马车,张大胆坐在前面赶车,一面缓缓行驶,一面做起了导游。

    “师弟,我没骗你吧,龙华镇好玩的地方多着了,抽空带你去玩玩。”

    张大胆扭转脖颈,冲着刘乾眨了眨眼睛,一副神秘兮兮的模样。

    “镇里有什么好玩的?”

    刘乾兴致不高,老实说这年头别说镇子里,就算是省城也都没啥好玩的,没网络、连电视都没有,还能玩啥,除非跑去酒馆、JiYuan快活?

    “师兄,你不会是想带我去哪种地方吧?师叔可就坐在我旁边。”

    “我怎么可能去那种肮脏下流的地方,师弟,你这想法千万要不得,太邪恶了。”

    事关男人尊严,张大胆一脸严肃,脸红脖子粗义的辩解道。

    “我看你是妻管严,有贼心没贼胆吧。”

    “......”

    徐真人憋着笑,为张大胆解围,“刘乾,你知道大胆性格憨厚,还作弄他!”

    刘乾笑而不语,师兄弟之间开开玩笑,无伤大雅,况且张大胆也不是那种小气的人。

    “你疯了忙,买这么多菜?你是发财了还是捡到金元宝呢?”

    回到家中,张大胆将买的一些小菜和一只母鸡提进厨房,正在准备晚饭的张妻见状,顿时大声质问起来。

    张妻和谭老爷正打得火.热,嫌贫爱富,看到穷光蛋张大胆就有气,恨不得他死在外面。

    刘乾和徐真人跟着进屋,找了张凳子坐下,听到张妻的话,不由有些同情张大胆。

    这女人一看就不是善类,十足的悍妇,丈夫在外忙了一天,回到家,没有一句好话,一开口就冷嘲热讽。.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