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2章:害人终害己

    “哎呀!”

    “不可能!”

    钱真人又气又急,一张老脸涨的通红,他收了谭老爷两锭金子,曾夸下海口要让张大胆活不过今晚。

    可如今法术失灵,而且在徒弟和雇主面前出尽洋相,钱真人是羞愤交加。

    尤其是管家诧异的眼光,让钱真人脸上发烫,就像被人狠狠抽了一耳光,顾不上屁.股火辣辣的疼,猛地起身,继续施法。

    俗话说的好,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若是这事gao砸了,传扬出去,岂不是要砸了他的招牌!

    “啊...”

    惨叫声不绝于耳,钱真人真是百折不饶,毅力惊人,一次次跌倒,一次次又爬起来。

    转眼间屁.股后背被撞得红肿出血,鲜血渗透了衣衫,滴落在地上,都快汇集成小溪了。

    为什么施法者被反噬?

    其实,无论施展何种法术,都有一定的风险性,只是风险大小不同而已。

    尤其是像这种开坛施法害人,钱真人隔空操控僵尸,需要消耗大量法力,一旦失败,就会遭到法术的反噬。

    他只是造成皮ròu伤以及轻微内伤,已经很幸运了,重者直接七窍流血、当场毙命。

    所以说老天有眼,修道之人做多了伤天害理之事,迟早会遭天谴。

    “师傅,你没事吧?”

    眉清目秀的道童急忙上前,扶起钱真人,关心道。

    尽管钱真人平时对他非打即骂,又抠门,但一日为师终身为父,道童一直尽心竭力侍候他。

    “滚开!”

    钱真人正在气头上,对于徒弟的好心并不领情,反手一巴掌,抽在道童脸上,下手既快又狠,将他打翻在地。

    “这怎么回事?不可能的!!”

    此时的钱真人披头散发,蓬头垢面,zui角流血,整个人狼狈不堪,哪里还有半点得道高人的模样。

    钱真人大声喊道,声音歇斯底里,状若疯癫。

    十多次施法失败,除了RouTi的伤害,精神更是备受摧残,被打击的开始怀疑人生!

    “哼!原来是个骗子,什么狗屁高人!”

    管家坐在太师椅上,歪着脖子,斜眼鄙视道。

    “免费送你一桶黑狗血!”

    张大胆见糯米对付僵尸果然有效,不禁喜上眉梢,心中的惧意早已经荡然无存,一脸轻松表情,冲着僵尸调侃道。

    一手托起木桶底部,一手抓住手柄,趁棺材盖被顶起的间隙,将小半桶黑狗血朝已经血ròu模糊的僵尸泼了过去。

    轰隆!

    咔嚓......

    恍如晴天霹雳炸响,黑狗血触碰到僵尸,剧烈的爆炸冲天而起,可怜的僵尸由内到外被炸的支离破碎,棺木也被巨大的冲击力撞散,血ròu夹杂着碎木四处飞溅。

    啊!

    异变陡生,张大胆吓了一跳,本能的往旁边一滚,躲避开来。

    别看他膘肥体壮,但身手敏捷,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气死我...”

    与此同时,钱真人不甘心的怒吼道,声音戛然而止。

    黑狗血破了他的法术,载体-僵尸被毁,钱真人遭到严重反噬,身体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击中,宛如被一块磐石狠狠撞击,身体如断线风筝,不由自主的倒飞而出,半空中洒下殷红的鲜血,后背撞在木柱之上,眼前发黑,直接晕了过去。

    .........

    刘乾和徐真人离开芭蕉村,又走了一天,这天下午,来到十里镇的万福义庄,正是徐真人的道场所在。

    “好地方!”

    刘乾站在屋前空地上看了看四周,依山傍水,环境清幽,是个修道的好场所。

    “那是,你也不看是谁选的风水宝地。”

    徐真人眼睛一眯,得意的笑道:“不是我吹牛,捉鬼除妖我不如你师傅,可看风水嘛...不如你在这里多住一阵子吧。”

    “师叔,不带我参观一下?”

    见刘乾转移话题,徐真人只能叹了一口气,掏出钥匙开锁,推门而入。

    “咳咳...”

    一开门,一股厚厚的灰尘扑面而来,让刘乾直皱眉头,咳嗽了几声。

    走到里面一看,顿时傻眼了,师叔,你确定这是人住的地方?这不是猪圈吗?

    本就面积不大的大堂,左右两边摆放着两排棺材,刘乾数了一下,总共有十二口棺材之多,前方正中央是一张供桌,供奉着道祖,四面墙壁之上贴面了驱鬼诛邪的符咒。

    地上铺满一层厚厚的灰尘,黄纸、纸钱散落一地,与刘乾住的义庄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

    师叔,就这种环境,你还让我多住几天,你良心不疼吗?

    “咳咳!”

    “离开太久,没人打扫卫生,就会这样了!”

    “所以说,找个勤快贤惠的老婆很重要,你师叔我当年...算了,不说了。”

    见到刘乾嫌弃的表情,徐真人面子有点挂不住,干咳两声,尴尬的解释道。

    这能怪我吗?

    我也不想啊,你以为谁都像你师傅那么好命,收了三个好徒弟,让人好生羡慕。

    自己好不容易收了一个胖子做徒弟,却是个怕老婆的,离的又远,指望他给自己洗衣做饭别想了。

    “嗯嗯!”

    看来师叔也是一个有故事的男人!刘乾自然明白光棍的难处。

    刘乾找来一把扫帚,开始卖力的打扫卫生,开玩笑,他还不知道要在这住多久,这么脏怎么住人?

    扫完地,又跟徐真人要了几件不穿的旧衣服,在他诧异的注视下,花了几分钟,做出了一个简易布拖。

    接着,将大堂和卧室里里外外的木板擦的崭亮,半个小时候后,整个义庄面貌焕然一新,一尘不染。

    “师侄,这是什么东西?我走南闯北,从未见过。”

    等刘乾干完活,坐下歇息时,徐真人拿起布拖仔细打量,俨然化身为好奇宝宝。

    这东西看似简单,却非常实用,有了它,再也不用蹲在地上,撅起屁.股费力的擦地,不但节省体力,而且效率更高。

    “这个叫布拖,我在国外看到的,很流行哦!”

    解释起来太麻烦,刘乾直接将锅甩给了国外,反正徐真人没去过,不用担心露馅。

    “去吃饭吧。”

    两人赶了一上午的路,肚子早已经饿的咕咕叫,家里除了一点腊ròu和大米,什么吃的都没有。

    走了二十几分钟的路,来的一家路边茶馆,伙计见到徐真人,端上热茶,热情招呼,看来是这里的常客。

    “这里价格便宜,东西也很好吃啊,师侄随便点,千万不要和我客气。”

    徐真人请客,刘乾点了一碗煲仔饭和一碟点心,俩人一边喝茶,一边闲聊。

    突然一个由远及近的声音喊道,“师傅,师傅。”

    刘乾抬头看去,只见一个穿着灰布衣服,看上去二十几岁,一身肥ròu的青年朝茶馆跑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