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章:意外收获

    “怎么了?”

    许真人楞了一下,点火的手又缩了回来,扭头看向刘乾,疑惑道。

    “我感应到这棵芭蕉树下有古怪,说不定地底埋有宝贝,师叔,你先不要点火,我去找一把锄头。”

    刘乾说完,匆忙走出芭蕉林,返回木屋之中。

    许真人无语,这小子,也是个财迷?难道属狗的?

    埋在地底下的东西,也能闻到?

    开玩笑吧!

    一会儿,刘乾扛着两把锄头回来,许真人瞪了他一眼,还是接过刘乾递过来的锄头。

    三更半夜,两个道士挥舞着锄头在芭蕉林寻宝,说出去都没有人信。

    足足挖了二十多分钟,眼见坑洞越来越大,却仍然一无所获。

    就在许真人快要失去耐心时,突然“咔嚓”一声闷响,火花四溅,刘乾的锄头碰撞到JianYing东西,一下折断。

    刘乾喜上眉梢,果然有宝,连忙跳入坑中,蹲在地上拨了拨泥土,一把通体黝黑的长剑映入眼帘,而那股波动正是来自剑柄之上的一颗绿色石头。

    “咦,原来是一把剑。”

    刘乾拿起长剑,感觉入手沉重,少说也有四五十斤,双脚蹬地,跃上地面。

    “这剑其貌不扬,但俗话说人不可貌相,剑又何尝不是这样,居然可以轻易撞断铁器,应该不是凡品,你试一下威力如何。”

    “好!”

    刘乾对着一颗枇杷树轻轻一挥,大腿粗细的树干如豆腐般脆弱不堪,只是一瞬间被拦腰斩成两截。

    若是与青蛇激战时,刘乾有这柄宝剑做武器,恐怕一招就能将它蛇头斩下。

    然后斩向锄头,同样是应声而断,而宝剑一点事都没有。

    “宝剑,竟然是一柄削铁如泥的宝剑,你小子真是走了狗屎运了。”

    许真人一脸笑意,由衷的为刘乾感到高兴,说不心动那是骗人的,但绝没有窥视之心。

    “师叔,要不这宝剑归你?我要这颗绿宝石。”

    刘乾想了一会,将宝剑递给许真人。

    刘乾傻?

    如果他傻,那这天底就没几个聪明人了,他可从不做亏本生意的主。

    这颗镶嵌在宝剑上的绿宝石,散发的波动,和他修炼时的灵气波动很相似。

    难道是传说中的灵石?

    “小子,你这是看不起师叔我嘛?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宝剑是你发现的,自然是归你。”

    许真人顿了顿,眼珠一转,笑道,“不过话说回来,我也出了力,你若是过意不去,就免费帮师叔我再制造几张请神符。”

    见识了请神符的可怕威力,许真人觉得什么神兵利器也比不上一张请神符的价值大。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俩人相视一笑,一把火将修炼成精的芭蕉树点燃,然后扶着痴傻的王二牛回到木屋之中。

    害人的三个妖怪都除掉了,刘乾去村长家通知村长。

    “道长,你们真的消灭了妖怪?是真的吗?”

    村长闻言,高兴地一蹦三尺高,喜极而泣。

    男人流血不流泪?

    这就是屁话,男人也是人,是人都有感情,换成你是村长,一个个熟悉的朋友、同族之人,两天前还与你吹牛打屁,一夜之间变成冰冷的尸体,你能不伤心难过?

    “妖怪被消灭了!大家可以放心了!”

    村长敲着锣鼓通知村民,在通讯基本靠吼的年代,这是最快最有效的方法。

    “太好了,妖怪被两位道长消灭了,实在太好了!”

    “多谢菩萨保佑,不对,多谢两位道长!”

    “听说还有一条十米长的蛇妖,尸体就在院子中,赶紧去瞧瞧!”

    几乎全村所有人都出动了,手持火把,如潮水般涌向大牛家,心急如焚的大牛一听弟弟救了出来,拔腿就往家里跑去,因为跑的太急,天又黑,不小心摔了几个跟头,顾不上伤口,爬起来继续跑。

    芭蕉村的害人妖怪被灭了,惹起这起祸事的倒霉蛋,也变成了傻蛋,再也不会骗财骗色,整个事件算是落下了帷幕,许真人从村长手里接过报酬-两个大洋。

    在村长家休息了一晚,第二天在村民千恩万谢中离开芭蕉村,赶去华龙镇。

    ......

    华龙镇大街上。

    “喂,张大胆,等等我。”

    一个穿着灰色丝绸长袍,额头贴着狗屁膏药,獐头鼠目的中年男子冲着一个胖子喊道。

    张大胆,以赶马车为生,娶了一个貌美FengSao的老婆,张妻每日打扮的花枝招展,俩人经常为钱而吵架。

    镇上有一大户人家谭老爷,是张大胆的雇主,娶了几房小妾,却仍不满足,专门喜欢勾当别人的老婆。

    用他的话说,家花不如野花香,妻不如妾,妾不如偷...

    谭老爷与张妻TouQing,每次都是雇佣张大胆的马车,并且叮嘱他在巷口望风。

    想想就觉得刺激,有木有?

    老婆被人干,自己做了活王八,还屁颠屁颠的给奸夫望风,也是没谁呢!

    有一天,张大胆突然心血来潮,返回家中,结果发现他老婆和人通jian,可惜等他破门而入时,奸夫已经逃之夭夭。

    谭老爷受惊从窗口逃脱,回家后对张妻念念不忘,师爷给他出了个主意,请茅山道士钱真人出马作法害死张大胆。

    同时,花钱雇了一个本镇的闲汉外号花老九的,引张大胆上当。

    这钱真人是茅山道士,和九叔、徐真人都是同门,可宗旨不是斩妖除魔,匡扶正义,而是谁出的起钱,他就帮谁做事。

    也是张大胆命不该绝,徐真人凑巧撞破钱真人的yin谋,救了张大胆一次,看他人品还不错,一时意动,就收了他做徒弟。

    徐真人不满师兄钱真人利用茅山术害人,又担心不是他对手,这才请九叔帮忙。

    “花老九,你又想干什么?”

    胖子张大胆听到花老九喊他,非但不停下,走的更快了,没好气的的问道。

    上次和花老九打赌敢不敢在马家祠堂过夜,赌注为十两银子,结果到了半夜,僵尸从棺材里跳出来,追着他又咬又抓。

    若不是白天巧遇徐真人,传授他方法,恐怕早就挂了,那还能活蹦乱跳的站在这里,自己还因祸得福,有幸被徐真人收做弟子。.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