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6章:芭蕉女妖

    “小子,快穿上,这个芭蕉女妖只有处男才能引她现形,难道你不是处男?”许真人瞪了一眼刘乾,没好气的道。

    见刘乾的表情,虽不知道他心里想什么,但许真人也能猜到一二,顿时哭笑不得。

    这小子警戒性也太高了,真不知怎么会有这种“怪胎”!

    “师叔,我穿有点紧,不合身,要不给你穿?你穿正好。”

    刘乾一面麻利地穿喜服,一面打趣道。

    “不穿?难道师叔你不是处男?”

    刘乾含笑,冲着许真人挤眉弄眼,经过这些天相处,看出许真人性格逗比,爱开玩笑。

    “你...臭小子找打。”

    “我倒想穿,可惜不能年轻二十岁,就怕漂亮女妖嫌我老,看不上我!”

    刘乾将许真人的问题又丢了回来,让他老脸一红,不过许真人可是老油条,见招拆招,一句话就化解了尴尬。

    佯装发怒,一巴掌抽了过去。

    “师叔,你可想好了,我的脸花了,好的可没那么快,等下女妖不中意,别赖我。”

    刘乾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听着耳边掌风呼呼,置若罔闻,淡淡道。

    “好了,不要嬉皮笑脸,干正事要紧。”

    许真人中途收掌,严肃道。

    “认真听着,等天黑后,你将那对龙凤烛cha在门前的地上,再用红绳子当红娘,绑着这对龙凤烛,然后将它点着,将红绳子一头扔进芭蕉林,另一头拿到房间,绑在自己大脚趾上,不要打死结。

    “记住打起精神,假装睡觉。”

    刘乾认真聆听,点头道,“嗯,明白了。”

    俩人胡乱吃了些随身携带的干粮和水,然后静静等待。

    时间一分一秒的在溜走,很快到了晚上十点,刘乾按照许真人吩咐,一切准备妥当,安静的躺在chuang上,等待女妖上钩。

    此刻,木屋以及四周,漆黑一片,今天晚上乌云遮月,没有半点月光,只有屋前空地上的两只点燃的龙凤烛,散着火光。

    龙凤烛的光,不足于照亮整个院子空地,空地周围大片yin影。

    望着那些yin影黑暗处,仿佛下一刻,随时会有鬼怪跳出,张开血盆大口朝你吞噬而来。

    空气中弥漫这浓郁的妖气,为木屋增添一份压抑。

    正当刘乾有点不耐烦,要起身查看......

    就在这时,陡然,一声声微不可查的震动声,传入刘乾耳中。

    “嗯?”

    刘乾支起的身子从新躺下,闭上双眼,假装睡觉。

    嗡,嗡嗡......

    刘乾五官感应异于常人,三丈以内的任何风吹草动都休想逃过他的感应,一头扔进芭蕉林的红绳子晃动起来,一道泛着浓烈妖气的红光,沿着红绳快速冲了过来。

    常人无法听见红绳的振动声,刘乾却听的一清二楚,以耳代目,将周围的景物“看”的一清二楚,犹如雷达一般。

    刘乾没有理会那道红光,依然装睡。

    “来了。”

    红光闪现,一个千娇百媚的红衣女子,脸孔朝下,横着漂浮在chuang榻上方,肤如凝脂,明眸皓齿,妙目中露出脉脉柔情,凝视着chuang上的刘乾,以自己新郎官的眼光打量着。

    “哇,好俊俏的郎君,官人,我来了。”

    不用说,刘乾身穿喜服,肯定是来和自己洞房。

    既然男人都靠不住,满zui花言巧语欺骗女人,不对,欺骗自己这个女妖,那也别怪她狠。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FengLiu,就算死,他也不亏。

    女妖一笑一颦,撩.人心魄,即使刘乾定力惊人,面对这极致YouHuo,也忍不住心跳加速。

    刘乾收敛心神,心忖道:“这是在施展媚术,勾引我吗?”

    红衣女妖宽衣解带,腰带如瀑布般垂下,自动ChanRao刘乾手腕,zuiba也被红布封住。

    师傅说妖精稀少,我还是第一次遇到女妖,干脆陪你玩玩,看你有什么惊人手段?

    刘乾想积累经验,避免以后碰上妖精手忙脚乱,不知该如何对付。

    这个理由合情合理,难道不是吗?!

    女妖一挥手,腰带自动收缩,像裹粽子一般将刘乾卷了上去,下一个刹那,充满弹性的身子扑入刘乾怀中。

    虽然不是那么波涛汹涌,但至少也有个C。

    此时,女妖的山紧贴刘乾的凶,挤ya得都快变形了,一人一妖来了个xi吮接触,脸颊贴脸颊。

    “好软,女妖都能这么软的吗?”

    女妖脸色大变,瞳孔骤然收缩。

    她看到了,刘乾呼出一口气,准确说是匹练般的真气,那封住zuiba的红布瞬间破裂。

    同时,深邃的双眸闪烁一抹深不可测的金光。

    那抹金光,宛如一把绝世神剑,斩尽世间一切妖邪,让所有妖魔鬼怪无所遁形,滔天正气,从双眸中迸发。

    “你,你是谁?”

    女妖的声音很冷,完全没有之前的温柔FengQing感,冰冷的吓人,周身也有常人看不见的yin森的妖气爆发。

    “在下刘乾,若我说是碰巧经过,听闻有MeiYan女子在此,特意来一睹芳容,你信吗?”

    “油zui滑舌,你们男人果然没有一个好东西。”

    女妖闻言,面色一沉,一股股暴虐气息冲天而起。

    木屋温度骤降,刮起yin冷的狂风。.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