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5章:新郎官刘乾

    “两位道长,请到草棚歇息片刻,我们村长马上就到,有要事相商。”

    领头人在前面带路,在众村民的簇拥下,刘乾和许真人到草棚中休息,一个个村民露出喜悦、期盼的表情。

    十几分钟后,两个年轻人跟着一个微胖的中年男子来到草棚,其中一个是去报信的。

    “两位道长,求你救救我们村吧。”

    村长一进来,说着就要下跪,眼疾手快的刘乾扶住。

    “不必如此,驱鬼除妖是我们修道之人的本分,先说说什么情况吧。”

    “哎!两位道长,事情是这样的...”

    村长唉声叹气的将事情原原本本说了出来。

    他们村叫芭蕉村,听名字就知道村子里肯定有很多芭蕉树,有两兄弟,一个叫王大牛,一个叫王二牛,师弟俩父母早亡,从小相依为命,是靠吃百家饭长大的。

    两兄弟就住在芭蕉林边上的茅草屋,一天夜晚,二牛在芭蕉林看到一个漂亮的少女,就动了心思,花言巧语哄骗,说喜欢她,要迎娶别人。

    卧槽!胆子够肥啊!

    你骗骗无知少女就算了,连女妖都敢骗,不知道骗妖怪的下场吗?

    就算不吃你的ròu喝你的血,也会吸干阳气,让你变成人干。

    刘乾听的津津有味,这故事也太精彩了,芭蕉林中,还大半夜,你碰到貌MeiShaoNv,用脚趾头也能想到,十有八九不是鬼就是妖,竟敢去花言巧语哄骗,说迎娶对方!!

    啧啧,果然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

    简直比好莱坞大片还要刺激!

    “后来怎样呢?”

    “给了二牛一盒金银首饰,说明天晚上和他拜堂成亲,说完转眼就不见了。”

    “二牛也没当回事,将东西藏好,准备天一亮,就和大哥搬家,只要找不到他,怕他个求!”

    “结果,第二天一早,他们却发现根本走不出茅草屋,一直在原地打转,等女妖身穿红衣坐着大花轿前来拜堂的时候,整个村子都砸开了锅,集体反对,于是遭到报复。”

    人鬼殊途,人妖也是如此,村民反对也在情理之中。

    “两位道长,求你们救救我弟弟,金银首饰都不要了,宁愿捐出来修桥铺路,只要能救出我弟弟,要我做牛做马都行。”

    一个二十几岁,皮肤黝黑的庄稼汉子,“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大力的磕头,额头与地碰撞砰砰作响。

    “起来吧,我们会尽力而为。”

    许真人连忙扶起大牛,只见这精壮汉子额头都撞破了,殷红的鲜血从伤口渗出,可他却毫不在意。

    刘乾目露精光,二牛那惹祸精,肯定不是什么好货色,否则也不会看到漂亮女妖就被迷得神魂颠倒,去花言巧语的哄骗,还接受了女鬼的嫁妆。

    拿了女妖的嫁妆,却背信弃义,远走他乡。

    这种人活着也是个祸害,死了活该,自己死不要紧,还连累乡亲。

    “大牛,带我们去你家看看,走吧。”

    “嗯。”

    大牛和一众村民带着许真人和刘乾直奔芭蕉村。

    “师叔,这里妖气好重!”

    走到芭蕉林旁边的木屋,刘乾就感到浓郁的妖气扑面而来。

    yin阳眼注视下,只见两间收拾整洁的木屋,一道道散发着yin邪、至寒的黑色雾气,像是纵横交错的蛛网一样,遍布整个木屋。

    木屋的两扇木门,宛如通往地狱深渊的入口。

    狰狞而可怖!

    一靠近木屋,整个人都感觉不舒服,yin邪之气不断侵入体内。

    许真人之前的轻松表情早已经消失,面色凝重,低声道。

    “如今天地灵气匮乏,能修炼成妖的,都不是简单角色,这女妖不但有了人的智慧,而且能幻化成人形,若是我估计没错,应该是精怪,甚至是妖精。”

    “周围只有这一片芭蕉林,莫非是芭蕉修炼成精?”

    刘乾扫视四周,发现芭蕉林中也有相同的妖气,不管如何,这事都要尽快解决,不能再让女妖继续害人。

    或许自己也可以捞到一笔不少的功德。

    “村长,麻烦你弄一套新郎官穿的喜服,还有一对龙凤蜡烛以及红绳,越快越好。”

    “衣服拿来后,你们所有人都待在家中不要出来,直到我们消灭女妖为止。”

    许真人看着村长和众村民大声吩咐。

    “没问题。”

    村长点头应道,安排村民立刻去办,众人连忙散去,各自返回家中,闭门不出。

    “师叔,要喜服干嘛?有人要结婚?”

    刘乾一脸懵逼,看着许真人从村民手中接过大红喜服,目露古怪。

    喜服,那只是男女结婚时才穿,显得喜庆吉利。

    可现在他们捉妖,要这玩意干啥?!

    “快把这衣服穿上,准备做新郎入洞房吧。”

    许真人将喜服递给刘乾,一本正经的说道。

    “啊!”

    “师叔,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刘乾面色一滞,zuiba微张。

    婚姻大事,岂能儿戏,我连喜欢的女人都没找到,结什么婚,难道师叔要gao那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把戏?!!

    作为一个来自现代的穿越者,崇尚恋爱自由,他可不吃这套,若是敢硬来,可别怪师侄不客气!

    尽管刘乾尊师重道,可不代表他迂腐。

    他有自己做人做事的原则,谁也别想改变。

    想到这,刘乾下意识退后两步,警惕地望着许真人。

    (各位读者大大,有鲜花的给点鲜花,有评价票的给点评价票,不然我让芭蕉妖晚上吸干你们的阳气!).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