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章:炫徒狂魔

    回到义庄,生活回归平静,文才还是继续充当杂役,而秋生不时去姑妈家的店铺帮忙,至于刘乾只需要专心修炼。

    吃过中午饭,刘乾琢磨着尝试制作请仙符,开口道,“师傅,我想制作请仙符,可以给我一些材料吗?”

    制作请仙符的材料都价格昂贵,他也不确定师傅是否会同意,毕竟九叔留给徒弟最深刻的印象就是抠门。

    九叔闻言大吃一惊,这请仙符制作难度之高令人咂舌,即使是他也从没成功过,入门一个月不到,自己这徒弟就想制作请仙符了,是不是有些好高骛远呢?!!

    不过想起刘乾在符箓上的天赋,九叔直接点头答应,““你先准备一下,制符最忌心浮气躁,我等下就拿过来给你。”

    从九叔手中接过材料,出门之时告诫文才千万不要进去打搅,九叔最清楚文才和秋生这对活宝,一样的好奇心极重,你越不让他们做什么,他就偏偏去做,不过好在文才还知道怕师傅。

    净过手脸,点上一炉檀香,袅袅轻烟冒起,刘乾变的心静如水,首先用普通符纸尝试了几次,感觉进入状态后,刘乾开始正式制作。

    谁说九叔小气的,刘乾真想狠狠抽他的脸,制作请仙符的符纸和材料价格都很高,一个不小心失败了就等于把大把的钱往海里扔,但九叔依然没有半点迟疑将材料给他尝试,真是国民好师傅。

    “靠,又失败了!”

    灵气输入太多,眼看大功告成的符箓毁于一旦,直接自燃起来,连一点挽救的余地都没有,刘乾心疼的要命,深吸了一口气,休息五分钟再继续。

    再次失败!

    不是控制不好灵气输入,就是材料搭配比例出错,成功率实在太低,就算是升级到了第二重的请仙符制作能力也出现连败,想到丢掉了大把的钱,刘乾就一阵ròu疼。

    剩下的材料只够制作一次,刘乾决定孤注一掷,成功与否在此一举。

    “天助我也,太好了,我终于成功了,哈哈.....”

    开始一连失败了五次,好在他没有放弃,咬牙坚持,结果最后一份材料成功了!

    成功的喜悦和满足感充斥全身,盯着自己制作出来的紫色请仙符,刘乾不禁放声大笑,虽然浪费了五份材料,可成功了一张请仙符也不算吃亏,简直可以说是赚到了。

    天色逐渐昏暗,刘乾不知不觉在房中呆了一个下午,可惜只成功一张请仙符,他准备送给师傅。

    哒哒哒!

    院子里传来脚步声,接着响起九叔的声音,吩咐文才多准备一些饭菜,刘乾走出卧室,只见九叔旁边一个高高瘦瘦,留着两撇小胡子,身穿道袍左耳戴着大耳环的道士。

    这是谁?!

    刘乾一点印象都没有,四目道长?没戴眼镜,显然不是,音乐僵尸里的麻麻地道长?看相貌也不像。

    九叔的师兄弟众多,不过大家都天各一方,这个年代交通不便利,大家可能数年才难得相聚一次。

    从秋生和文才口中得知,和九叔来往最密切的就是四目道长。

    “刘乾,这是你师叔许真人。”

    “师弟,这就是我新收的弟子刘乾,修炼天赋不错,相信不用多久就能成为人师。”

    九叔打发文才去厨房做饭后,拉着许真人给他介绍刘乾。

    只是在刘乾看来,为何这介绍似乎是在炫耀徒弟......

    “怎么可能,人师?!”

    许真人闻言,双目登时放光,眼睛瞪大如铜铃,走上前抬起手就要给刘乾摸骨,刘乾本能的后退二步,躲过对方的“魔爪。”

    怎么九叔的师兄弟都是一些奇葩?

    那位四目道长有个奇葩的习惯,见人就喜欢捏别人的脸,尤其是后生晚辈。

    一面捏一面笑呵呵的说道:“真是爱死你了。”

    而许真人似乎也有相似的嗜好。

    许真人楞了一下,倒是没有继续摸骨的动作,刘乾施礼道:“师侄拜见师叔。”

    “果然是仪表堂堂,器宇不凡,恭喜师兄收了个好徒弟,可惜师弟我...”

    许真人一脸笑容的称赞了刘乾几句,让刘乾zui角抽搐了两下,这夸人的话怎么听起来有点别扭,夸自己长的好,这是选美?

    “师弟,刘乾可是国外留过学的知识分子,不喜欢你摸骨的那一套,快进屋休息吧,上次听你说,不是新收了一个弟子,叫什么张大胆嘛!”

    “......”

    许真人一听,心中很不是滋味。

    天赋异禀就算了,还他娘的是个高级知识分子,要不要这么不公平,为什么我许真人就没这么好的运气,收到这样的好弟子呢?

    刘乾不禁无语,师傅这那是在介绍,分明是明目张胆的炫耀啊!

    还没结束,接下来更是亲热的和许真人说起刘乾的火灵根,修炼了神霄雷法,让许真人心惊ròu跳。

    刘乾听的不禁汗颜,哭笑不得,借故帮文才做饭离开。

    “师弟,你太机智了,躲过许师叔‘毒手’,不过比起四目师叔,可差远了。”

    刚进厨房,文才就冲着刘乾挤眉弄眼,他和秋生可没少被四目师叔作弄,想躲开又不敢,每一次脸颊都被捏的又红又疼。

    “可能是这位师叔比较热情而已,不过这位师叔常来义庄?”

    刘乾不置可否,微笑摇头。

    “许师叔几年难得来一次,至于四目师叔几乎二三个月来一次,他赶尸送货出来,都会经过这里,休息几天。”

    晚饭做好,菜也摆上了桌。

    “师侄,这里也没外人,不要拘束,这个好吃,多吃点。”

    “来来来,吃这个,这可是师叔的心意,再说你是长身体的时候要多次才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