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章:你是想气死为师!

    刘乾对文才十分无语,明知道师傅心情不好,你还说话没大没小,再者你说僵尸难对付,这不是在怀疑师傅的实力,你这么说不就是在找抽吗?不打你打谁?

    “天资不行不要紧,勤能补拙,最怕的是懒惰和胆小,为师让你平日多跟你师弟学习,看看你说的什么混话!难道僵尸难对付,就要放任不管?”

    九叔黑着脸,手指着文才进行思想教育,刘乾哭笑不得。

    “我怎么跟师弟比,他可是喝过洋墨水的读书人!高级知识分子!”

    文才躲在刘乾身后,可怜兮兮的望着九叔,气的九叔差点心肌梗赛,胆小还他娘的一大堆歪理?

    “师傅,您就饶过师兄了吧,他也就随口一说,还是说说僵尸的情况,我们也好有个准备。”

    最后,刘乾实在看不下去了,出声搭救了文才。

    “哼!”

    九叔冷哼了一声,这才放过文才,沉声道:“具体情况,为师也不太清楚,送口信的人也只是说了个大概,需要先去教堂看一看死者,希望情况不是太糟糕。”

    希望不会?

    刘乾默念道,若是那被十字架插死的上任神父变成僵尸的实力真如电影展示的一样,恐怕这次去收服僵尸还真是凶多吉少啊!

    “师傅,我们这么辛苦赶去收服僵尸,有多少报酬啊?”

    文才说出了他最关心的问题,他可不想瞎折腾一场,关系到这个月的零花钱,可马虎不得。

    “是不是欠打?”

    九叔扭头瞪了一眼唧唧歪歪的文才,佯装要再次抽他,吓的他连忙一缩脖子。

    “师傅!”

    刘乾也有点好奇,毕竟做一场法事,需要的材料可着实不少,灵符、朱砂、大公鸡、符笔...成本可不低,若是钱收的少,或是不收钱,绝对能亏到姥姥家去。

    文才见有刘乾加入,顿时胆子大了不少,似乎在说:“师傅,你看吧,师弟也跟我一样很好奇哦。”

    “有些事迟早也要告诉你们,那么为师就提前和你们说说。”

    两个弟子串通一气,九叔也无话可说,沉吟片刻,解释道。

    “作为修道之人,斩妖除魔是可以适当收取报酬的,但千万不能故意用道法去敛财,更不能做伤天害理之事。”

    “这个我知道,师傅你说做坏事会损伤阴德。”

    文才接话道,刘乾心中不由一凛。

    阴德?难道就是前世说的多积阴德,能福泽子孙后代以及自己下辈子投个好胎,这不是传说吗?难道是真的?

    道士也是人,自然也要吃饭生活,做事收起报酬也是天经地义,但不能太过分,若是没有报酬的情况下要不要斩妖除魔呢?

    实际上大部分道士还是会出手相助,尽管是无偿的,但可以积阴德,听上去似乎很玄乎。

    “师傅,这所谓的阴德和功德有关联吗?还有道士的等级如何区分?”

    刘乾充分发扬不懂就问的天赋,趁机向师傅请教。

    “阴德和功德的关联?!”

    九叔闻言明显一愣,没想到刘乾这么勤于思考,居然会将阴德和功德联想到一起,沉吟了一下,有所保留的说道:

    “一个人默默做善事,而不求回报,就叫阴德,这样得的福报才大,冥冥中自有鬼神记载,天必报答他,另外告诉你们为师身为冥界在阳间的代言人,知道太多天机,对你们没什么好处。”

    “道士分为不入流的术士、人师、地师(炼精化气)、天师(炼气化神)...

    不要耽搁时间了,赶路要紧,其他的以后慢慢告诉你们。”

    哪些学艺不精,装神弄鬼的假把式的叫术士,通常捉鬼不成反被鬼抓的那种,而达到人师级别就算是合格的道士了。

    人师代表可以出师了,已经掌握了不少道法,有了一定的法力,能降服许多普通的妖魔鬼怪,九叔众多师兄弟普通是人师境界,而更高一级的地师,相当于炼气士,只有九叔和大师兄石坚达到了这个境界。

    至于天师之上的境界,九叔都不太清楚,而且虚无缥缈,想要达到比登天还难。

    刘乾望着九叔的背影发呆,九叔的话包含的信息量很大,他一时无法全部消化,只能慢慢揣摩。

    按九叔的说话,刘乾也属于不入流的术士,让他很无语。

    看来只有加倍努力,才能早点将这个耻辱的头衔摘除。

    “到了。”

    快中午时分,师弟三人终于赶到了酒泉镇,一路小跑,三人早已经口干舌燥,不过没办法,只有早点消灭僵尸,才能还酒泉镇一个太平,辛苦点也值得。

    “九叔,你来了。”

    “九叔,吃过饭嘛!”

    “哎呀,文才一段时间不见变帅气了,刘乾一看就是有文化的人。”

    “没了,今天镇长请我商量事情,顺便带文才来见见世面,让他见识一下如何吃西餐!”

    听说酒楼老板的女儿安娜刚留洋回来,在西餐厅请客,有刘乾在,九叔就不怕出洋相,丢面子了。

    九叔没有说来捉僵尸,事情还没弄清楚之前,不宜乱说,省的闹得人心惶惶。

    九叔在四乡八镇人气很高,很有威望,一路走来,不时的有人热情打招呼,九叔也不摆架子,时不时停下脚步,笑着和对方闲聊两句。

    “师弟,待会有什么要注意的,提醒我一下。”怕等下人前出糗,文才拉着刘乾低声说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