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章:倒霉的女鬼!

    一问村长,原来这废弃的老宅是村里马老爷家的,在镇上开了一家绸缎庄,在镇上也有房产,偶尔回村小住一下。

    “听说,那老宅死过人,不干净,先是马老爷的三姨太上吊自杀了,隔了一个多星期,发现她的丫鬟在房中上吊,于是马老爷一家就搬到镇上去住,老宅也就荒废了。”

    “村里都知道这件事,都禁止小孩靠近老宅子,一直相安无事...”

    村长叹了一口气,想不到这老宅子真的有鬼,而且害死这么多无辜的村民。

    接下来,就要想办法把这鬼给消灭。

    随后,九叔和村长商议起来,让村长指派几个小伙在老宅过夜,当然刘乾也在其中,而九叔隐匿在附近。

    普通人谁不怕鬼,躲还来不及,岂肯做诱饵,不过胳膊拧不过大腿,最后在村长的威逼利诱之下,才勉强同意。

    尼玛的,道士也不好做啊,不但辛苦,还随时要冒生命危险,偏偏自己还是个战斗力为五的小白。

    点起篝火驱寒,老宅年久失修,瓦片有些破碎,不知是冷风还是yin风一阵阵袭来,刘乾缩了缩脖子,小声嘀咕道:“可千万别找上我,我只是预备的,身体也不强壮,他们才是真正的诱饵。”

    心中默默祈祷,可事情偏偏出人意料,越是怕什么,就来什么,恰好刘乾今晚就属于这类型人qun。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悄悄溜走,没有发生任何异常事情,精神高度紧张,不敢有丝毫松松懈的小伙子们,心情渐渐放松下来,顿时感觉眼皮沉重,忍不住打瞌睡。

    刘乾也微微咪起了眼睛,感觉就快扛不住了,突然感觉后颈凉飕飕的,仿佛有人在吹风,让他全身汗毛瞬间竖起,和上次碰到红衣女鬼的感觉一模一样。

    下意识的扭头,同时开启yin阳眼,差点吓尿了,只见墙角一面造型古朴的铜镜之中,突然蹿出一道黑光,接着下个刹那,一张黑紫肿胀的脸就贴在他耳畔,长长的舌头挂在zui边,甚至冲着他yin森一笑。

    法克,卧槽!!

    当人在受到过度惊吓时,通常有两种反应,一种是最常见的,全身颤抖着高声尖叫;另一种就是吓得发不出声音,也就是目瞪口呆,失去行动能力。

    此时的刘乾明显属于第二种,他还没来得及做好心理准备,结果女鬼悄无声息的出现在身后,还冲着他直笑。

    一股恐怖的寒意从脚底板迅速蔓延全身,让刘乾宛如跌入冰窟之中。

    “亢龙有悔!!”

    本能反应,刘乾扬起巴掌使出降龙十八掌,可惜连衣角都没吹起,手掌从女鬼的凶口穿透而过,吓得他差点屁滚尿流。

    “你好色哦!”

    女鬼见刘乾竟然可以看穿她的隐身,不由一愣,接着露出yin冷笑容,双臂猛地变长,如蟒蛇般朝刘乾颈脖绞杀而去。

    双手刚碰到刘乾的脖子,女鬼突然发出一声凄厉惨叫,似乎遇到极为可怕的事情,整个人从凶口冒起火焰迅速蔓延至全身,就像是被泼了汽油点燃,冒着缕缕青烟。

    卧槽!这女鬼gao什么鬼?难道想不开引火自焚还是师傅暗中出手了?

    刘乾来了个懒驴打滚,滚出老远才停下,满脸懵逼的望着栽倒在地上挣扎扭曲的女鬼,脑袋有些犯迷糊。

    “啊!鬼...鬼啊!”

    睡得像死猪的几个小伙子终于被女鬼荡气回肠的惨叫声惊醒,见到眼前的情景,顿时吓得全身颤抖,连声音都变了。

    “好孽畜,看剑!”

    这时身上贴着隐身符的九叔从小屋中冲出,一手持镇魂符,另一手持桃木剑,听到惨叫声准备将害人的女鬼除掉,可看到满地打滚嚎叫的女鬼整个人都呆楞了。

    “三味真火?!”

    手一挥,贴着镇魂符的桃木剑甩出,如离弦之箭刺在女鬼身上,随之女鬼身上的火焰猛地暴涨,灵体被火焰烧毁,顷刻间化成一道黑烟消散在空气中,只余下微颤的桃木剑斜cha在地上。

    下一刻,角落的那面铜镜镜面发出咔嚓声响,如蛛网般的裂缝如烟花般相继绽放,哗啦啦的碎片散落一地。

    “这怎么可能,难道除了yin阳眼还是...”

    没有去理会地上的桃木剑和古怪的铜镜,九叔盯着刘乾上下打量,表情古怪,自言自语道,似乎要将他身体内外看个透彻。

    “叮!消灭女鬼,获得功德一百五十点。”

    就在这时,脑海中响起系统提示音,让他顿时缓过神来。

    “师傅,有什么问题吗?”

    刘乾有些奇怪,不拘言笑的师傅怎么今天老是一惊一乍的,难道自己脸上长了花不成?

    还有那女鬼怎么回事,也太弱鸡了吧,无缘无故自燃起来,然后被师傅三两下就干掉了。

    “好徒儿,站着别动。”

    九叔ròu麻的喊道,从挎袋中挑出一张huang色引火符,朝刘乾的手背贴去,离手背尚有半寸距离,冒起火苗,整张灵符烧为灰烬。

    “又来?”刘乾一脸古怪的望着九叔,小声嘀咕道。

    “果然如此,祖师爷保佑啊!多谢祖师爷显灵!!”

    更让刘乾大跌眼镜的是,九叔神色复杂,一副喜极而泣的模样,shen手大力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身子一沉,骨头几乎散架。

    女鬼被除,村民们总算安心下来,九叔叮嘱村长最好将老宅烧毁,永绝后患。

    村民开始安葬被害者,棺木都贴上了九叔送的灵符,这些人都是被女鬼害死,死前肯定有怨气,尸体处理不好容易尸变。

    报酬相当不错,足足有四个大洋,着实不低,就算是名牌大学教授,每个月薪水也只不过八九个大洋。

    若是平时九叔肯定很高兴,可现在他惦记着一件事,完全不在意得到多少钱,不顾村长的再三挽留,拉着刘乾连夜赶路。

    到底是怎么回事?gao的这么神秘。

    手持火把,大半夜的在荒山野岭赶路,刘乾不禁有些发憷,好在有九叔作伴,倒不用担心撞上什么不开眼的鬼怪。

    天蒙蒙亮,终于回到了义庄,九叔高声叫门,睡眼惺忪的文采迷迷糊糊的打开了门。

    正堂之上除了摆放着几副寄存的棺木,右边是祭坛,三盘果子,茶、酒各三盏供于神龛上,供奉三茅祖师爷。

    而正中央的一个木架上摆放着历代祖师爷的灵位。

    九叔拉着刘乾一路来到正堂,站在三茅祖师爷画像前面,让刘乾一楞。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