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章:女鬼上身

    “如今已经是末法年代,天地灵气逐渐稀薄,加上智慧有限,妖修行尤其艰难,道行一般不会很高,而鬼和僵尸则不同,只要yin气够重,特别是一些yin煞之地出现的僵尸、鬼,法力高强,比如古墓、古战场、刑场、屠宰场等。”

    说到天地灵气匮乏,又岂止是妖修行缓慢,修道之人也是一样,一代不如一代,再加上很多道法失传,修行更加艰难。

    师徒二人,一问一答,时间过的飞快,终于在日落时分抵达马家村。

    本来这个时候,大家不是在吃晚饭就是开始睡觉了,但马家村却灯光摇曳,村子祠堂前的空地上站满了人,一个个神色紧张,翘首以盼。

    “来了,九叔来了!!”

    “太好了!!”

    在这四乡八镇,九叔是远近闻名,有任何驱邪捉鬼的大小事务都会请他帮忙,只要力所能及,他都会尽力而为。

    一qun村民瞬间围拢上来,然后七zui八舌的说个不停,九叔眉头不由皱起。

    “大家先静一静,安静一下!”

    “哪位是村长,麻烦出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九叔抬起手示意,中气十足的说道,声音充满威严,不容置疑。

    “让一让,让我过去!!”

    马家村村长走上前,让村民散开,别都在这里堵着,诉苦道:“九叔,这次无论如何都要拜托你,本来我们马家村一直风调雨顺,没想到突然闹鬼,一下死了几口人,哎...真是造孽啊!!”

    “大家稍安勿躁,先把整个事情的原委说一遍,我定会将妖物消灭。”

    九叔沉声安抚村民们,开始了解情况。

    这么邪门!

    听村长愁容满面的诉说,让初出茅庐的刘乾头皮发麻,看来还真是闹鬼!!

    “事情还要从几天前说起,先是阿牛半夜突然在家里暴毙,然后接连死了好几个人,而且每一个都脸色发黑,形如枯槁,恐怖异常。”

    “形如枯槁?”

    九叔若有所思,望着村长道:“先带我去看一下死者。

    按照村长的描述,分明是被女鬼吸干了阳气和精血,那么就要从死者身上找答案,特别是这个最先暴毙的阿牛。

    刘乾跟在九叔的后面,在村长的带领下进祠堂查看尸体。

    “卧槽,要不要这么吓人!”

    刘乾一直觉得自己胆子很大,看过各种类型的恐怖片却从没怂过,可眼下身临其境,亲眼目睹死者的死相时,却发现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

    只见几个死者仰面朝天躺在地上的草席上,都是脸色发黑,眼珠暴突,全身的皮ròu干瘪,骨瘦如柴,眨眼看去看仿佛风干的木乃伊。

    从死者的表面特征来判断,确定是女鬼所为已毋庸置疑了。

    “师傅,脖子有紫黑色的掐痕。”

    刘乾眉头紧缩,强忍着不适,俯身观察尸体,突然眼睛一亮,因为尸体皮肤发黑,加上伤痕并不明显,若不细心很难发现。

    “嗯,观察的够仔细。”

    受到幻觉惊吓,自己掐自己的脖子,然后女鬼乘机吸干了他们。

    九叔满意的点头,扭头问村长道:“村长,阿牛和其他死者最近是否出过远门或者有什么异常情况发生?”

    “这...容我想想。”

    村长努力的回想了一会,他也没留意啊,转身看向身后的村民,大声询问:“你们有谁知道的?”

    马家村不大,大家都乡里乡亲的,没事都喜欢相互串门,谁家有点屁大的事,用不了多久就会传遍整个村子,很快有人应道:“村长,之前阿牛去他妹妹家喝喜酒,回来后就喊不舒服,不会和这个有关吧?”

    刘乾一惊,好像这几个死者里面就有叫阿牛的人,全都是青壮男子。

    难道这鬼是阿牛从村外面招惹回来的?

    对于鬼魂,以前刘乾觉得鬼都很恐怖,可经过师傅的讲解后,他才明白事实并非如此。

    一般的孤魂野鬼并不强大,也没什么法力,只有那些死前怨气冲天产生的厉鬼,或者极yin之地出来的鬼,相对来说会比较强大,例如刘乾和秋生哪天遇到的鬼,可以施展呼风之术,已经成了气候。

    鬼的可怕之处在于它们是灵体,又可以隐形,难于发现,同时行踪飘忽,穿墙遁地,变幻出一些可怕的画面吓人,或者控制思想让人产生幻觉。

    不过阳气旺盛之人,普通鬼魂不要说害人,遇上都要有多远躲多远。

    “阿牛有家人吗?让他们过来,我有话要当面问他们。”

    九叔心里已经断定,鬼就是从外面带进来的,还要问下具体细节。

    “师傅,这几个人是被吸干了阳气?”刘乾打量一下四周,悄悄问道。

    “是的,普通鬼魂畏惧人体阳气,于是在害人的时候制造幻象,寻找可乘之机吸阳气。

    九叔目光凝重,点了点头,压低声音开口道。

    怪不得师傅告诫我,遇到鬼怪千万要保持镇定,不要心生畏惧,否则会让鬼怪趁虚而入!

    刘乾茅塞顿开。

    正常情况下,碰上一般的鬼魂,根本伤害不到你,可因为你害怕,就会被鬼追着跑,即使不被吸干精气,也会吓死。

    “道长好!”

    “村长!”

    很快,阿牛的双亲走在前面,婆娘哭哭啼啼的牵着两个孩子来到祠堂。

    她只是一个普通的村妇,因为丈夫的表妹嫁人,自己带孩子走不开,公公婆婆年纪大,腿脚不方便不宜远行,就让丈夫前去参加婚宴,万万没想到丈夫回来后半夜就断了气,接着村里又连死了几个男人。

    她是上有老,下有少,两个老人年纪老迈,男人就是家里的顶梁柱,阿牛的婆娘都不知道以后该如何养大两个孩子,如何养活一家人。

    “道长,你一定要除掉那杀千刀的鬼,为我可怜的儿子和死去的乡民报仇啊!”

    阿牛的爹老泪纵横,一双粗糙满是老茧的大手掩面抽泣道,阿牛的母亲则面无血色,默不作声的搀扶着老伴。

    九叔表情严肃,心情沉重的点头道:“放心,我一定将那妖孽收服。”

    “听我当家的说,因为那天高兴喝了不少酒,所以有些迷迷糊糊,在村西头的那间废宅门口坐了一会儿醒酒,回到家一直说发冷不舒服,想不到当天半夜就咽气了。”

    “你们没睡同一张chuang?”

    “阿牛怕是风寒,担心传染给我和孩子,我就睡在隔壁的房间,本想着第二天一大早去请大夫,谁知...”

    真相水落石出,原来鬼也不是外面惹回来的,而是从废宅惹来的。

    因为阿牛喝多了酒,精神变差,所以在门外歇息时,鬼魂乘机黏上带回了家,连带着村子里的几个年轻人跟着一起遭殃。

    (新书,求鲜花,评价票,评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