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章:茅山弟子

    “刘乾,去找一下你大师兄,这臭小子都出去大半天了。”

    身穿青衣大褂,抽着旱烟,一字眉的九叔在屋中喊道,声音透着一丝无奈。

    “是,师傅。”

    刘乾点头应道,走到院中推自行车,若是步行去镇上,恐怕天黑也赶不回来。

    义庄在酒泉镇的郊区,青山环绕人烟稀少,羊肠小道坑坑洼洼,天晴还好,一遇上下雨天,那真是秒变泥腿子。

    即使今天天气晴朗,但凹凸不平的地面,还是颠的刘乾感觉屁.股变成八瓣,加上蛋蛋的忧伤,习惯了出门以车代步的他还没适应过来。

    半碗清水照乾坤,一张灵符命鬼神。

    脚踏yin阳八卦步,手持木剑斩妖魂。

    沉香清酒奠其志,道气长留天地人。

    红绳糯米今犹在,不见当年道士林。

    这是对茅山道士九叔一生最好的写照,降妖除魔,匡扶人间正气。

    是的,刘乾不是这个年代的人,而是一个从现代穿越而来的高三学生,周末宅在家中追九叔的经典僵尸片,谁知道祸从天降,被一道闪电劈中。

    莫名其妙穿越就算了,更要命的是穿越到死人堆里,刚醒过来的刘乾差点又吓晕了过去。

    而他因为戴着一副“洋气”的近视眼镜,谈吐斯文,就被定义为知识分子,全家惨死在海盗手上,只有他一人侥幸逃过大难。

    举目无亲的他被好心的九叔收留,并顺理成章的成了三弟子。

    尽管自己喜欢看九叔的电影,喜欢正气凛然的九叔,可不代表他想穿越啊,现在是民国初年,兵荒马乱不说,还妖魔横.行,一个不小心,说不定小命就没了。

    别人穿越都有金手指,像什么咸鱼系统、天师系统、帝王系统等等,凭什么到他这,却什么都没有呢?

    同样是穿越者,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还有一点让刘乾疑惑的是,如果他没记错,酒泉镇不是电影《驱魔道长》中的那个小镇吗?九叔的确有两个徒弟,可为什么不是阿星和小月,而变成了秋生和文才。

    难道是自己的到来引起了剧情的改变或者...

    “师弟,你这是要去哪?”

    义庄门口,百无聊赖倚靠在墙壁上发呆的文才,顿时变的精神抖擞,好奇道。

    “去镇上找大师兄。”

    刘乾随口应道,他急着找人,那有功夫和他闲聊。

    “师弟,你见多识广,听说洋婆都是前凸后翘,腿子长,是真的吗?”

    留着马桶盖发型,外表看似忠厚老实的文才探头偷瞥了一下屋内,压低声音贼兮兮的问道。

    刘乾无奈的摇了摇头,哭笑不得。

    “也不全是大的,哪里都有小的,相对而言,洋婆普遍大一些。”

    这个问题文才一天不知问多少遍,让他很是无语。

    可惜手机、电脑不在身旁,不然刘乾真想把某些小电影翻出来给文才和秋生看看眼界,让他们见识什么叫人兽大战。

    “你可以去问下师傅,省城也有不少洋人,或者师兄找机会去一趟省城。”

    “师弟,别开玩笑了,让我问师傅,这不是害我...”

    趁着文才心虚查看身后,刘乾跨上自行车,一溜烟的跑远,身后传来九叔的训斥声,“什么问师傅?整天就知道胡思乱想...”

    一路颠簸,刘乾终于来到酒泉镇,乡亲们热情的主动跟刘玄打招呼。

    九叔在酒泉镇有很高的威望,乡村们无论是求家宅平安、看风水、还是驱鬼捉妖等,都会首先想到九叔,因为他不但法术高超,而且只要力所能及,几乎是有求必应。

    “刘乾,买东西?怎么不见九叔?”

    “要不要帮九叔打一瓶酒,我们新到了几坛上等好酒,可是顶呱呱,又香又醇厚。”

    酒店老板笑容满面的从身后拿起一坛白酒,放在柜台上,乡亲们的过度热情,让刘乾有点吃不消,只能摆了摆手。

    “不用了,赵大哥,家里还有酒没喝完,师傅在家忙着,我来找大师兄的。”

    说完,推着自行车匆匆离开,身后传来其他人和赵大伯开玩笑的声音。

    “赵老三,你看你多粗鲁,把我们酒泉镇的大知识分子都吓成什么样了!”

    “刘二狗,放你娘的狗屁!!老子长的很吓人吗?比你可好看多了,我不过是担心九叔没酒喝而已。”

    “你是猪八戒照镜子-臭美。”

    一对活宝斗zui,玩的不亦乐乎。

    刘乾忍俊不禁,乡下人说话虽然粗鲁,但却没什么坏心眼。

    这个时代的老百姓大部分都很淳朴、善良,却让习惯了现代都市冷漠的刘玄有些招架不住。

    走了好几条街,问过几家米店,终于看到秋生的身影。

    “老板娘!”

    一个身材高大,相貌英俊的年轻人急匆匆来到米店,笑嘻嘻的打招呼。

    这青年正是九叔的大弟子秋生,也是刘乾的大师兄。

    “小xiong弟,买米?”

    见生意上门,留着过肩长发,穿着粉色衣衫,打扮妖艳的中年女子满脸堆笑的迎了上来,虽然已近中年,却包养的相当不错,皮光ròu滑。

    真是半老徐娘风韵犹存!!

    “是啊,到米铺来不买米买什么?!”

    秋生看到老板娘走过来,眼睛顿时一亮,油zui滑舌道,秋生的性格与文才迥然不同,他伶牙俐齿,爱耍小聪明,而文才性子憨厚,呆头呆脑。

    不过俩人有个共同嗜好,那就是一样的好色。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