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风!风!风!

    乐天集团大厦。

    此刻,已经彻底被警察所包围了。

    在此之前,那些被大汉请来的记者,全部都被警察赶走了。

    “离开!”

    “离开首尔。”

    “无论你们来自哪里,现在我们要进行抓捕间谍的工作了。全部遣散离开首尔。”

    “……”

    警察开始封路,然后开始挨个挨个的遣散那些记者。

    两个警员悄声议论:“把记者赶走就行了,为什么要把他们遣返离开棒国?”

    另一个经验老道的警察悄声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听说上边是想要赖账了,这些记者现在什么事情都还不知道,只是听说了一些小道消息,什么都没有证据。现在把他们遣散离开棒国就是最好的决策,回去之后没有证据,他们就算报道出来了,我们棒国也可以有话说。”

    “如果他们还在首尔。那危险就加大了。等会儿我们要抓捕华夏人,这场景是绝对不能让外国记者拍摄到的。这也是绝对不能传出去的,甚至风声都不能走露。必须要把这些媒体记者全部赶走。”

    “唉,我总觉得这样不好,总觉得似乎是要发生什么事情了。”

    “能发生什么啊,什么都不会发生的。放心好了,我们的背后可是站着米国的。谁能拿我们怎么样?”

    “是啊……”

    来自全世界的记者此时都愤怒了。

    一个英格兰的记者义正言辞的吼道:“我们是新闻工作者,我们有资格有权利知道真相。何况我们不是你们请来的,我们是华夏人请来的。我们有护照和工作证,你们有什么资格驱逐我们?你们这是违法行为!”

    棒国警察嗤笑一声:“违法?我告诉你,在棒国,棒国人就是法!”

    一个华夏的记者站了出来:“我们华夏人刚才进了乐天,我有义务,我有必要在这里全程直播过程。你们说是抓捕间谍,但是进去的是我华夏人。我怀疑你们会伤害我华夏同胞,我不走,我必须要知道事情的全部经过,我必须知道事情的所有真相!”

    警察暴怒,抽出橡胶辊指着华夏记者:“华夏狗有什么资格在这里狂吠。滚!棒国不欢迎你们。”

    华夏记者猛然将自己手中的文件夹地上一摔。

    ‘嘭;’的一声,四分五裂。

    华夏记者彻底愤怒了,指着警察吼道:‘我们的华夏同胞现在在乐天,谁知道你们是不是欲加之罪?你们凭什么说我华夏人是间谍?说,说清楚!你们为什么要抓捕我们华夏同胞!我是华夏记者,我有权知道真相!’

    “阿西吧!”

    棒国警察暴怒,拿起对讲机吼道:‘这里有情况,有华夏人在暴乱。支援,请求支援!’

    话音落下,数十个膘肥体壮的棒国警察,拿着橡胶辊和盾牌跑了过来。

    华夏记者和摄像师,以及工作人员眼里闪过一抹惶恐之色,他们不是对手。

    但是,没有人后退一步!

    那棒国警察吼道:“现在,立即离开。关掉摄像机,关掉,我让你给我关掉。不准拍了。”

    说完,回头悄声对同伴说:“快,感觉局长上去抓捕要收尾了,这种事情千万不能被报道出去。一定不能被看见我们针对华夏人……想办法把他的摄像机砸了。”

    华夏记者咬着牙吼道:“继续拍。拍摄,继续拍摄他们的zui脸。把视频发回华夏,传回华夏外交部和大使馆。他们在欺负我们华夏同胞,不能让这件事情沉默……”

    话音落下,一个警察忽然冲上去一脚揣在摄像师身上。摄像师一个趔趄坐在了地上,还没回过神来,手中的摄像机就被抢走了。

    “不,不要……”

    摄像师爆吼一声,可是却来不及了。那警察抓起摄像机,快速的抽出了其中的内存卡,然后猛然砸在了地上。

    ‘嘭’的一声,塑料渣滓到处飞崩。

    场面一时间沉默了下来……

    这时,周围的其他国家的记者已经被清空,全部强制带到机场,强制遣返。只剩下了这孤零零的几个华夏记者。

    警察冷笑了起来,慢慢的逼近过去,猛然冷喝一声:“阿西吧。跪下!”

    华夏记者眼里闪过一抹屈辱之色,渐渐地,演变为了无边的怒火:“我会去联合国告你们的。你们……你们在挑衅华夏。”

    “挑衅了又如何?你有证据么?”

    说着,警察冷笑着围了上来,轻声道:“正如你在这里被人打死,也没有证据的吧?”

    “最后给你一次机会,跪下!给我们下跪。然后,离开这里,滚回华夏!”

    记者没有后退,再次往前走了一步,而身后,摄像师,以及华夏的传媒工作人员,每个人都眼眶通红齐齐的上前一步。

    渐渐地,记者将自己脖子上的记者证摘了下来,沉声道:“你们这样的弹丸之地,也有一天能觉得自己伟大起来了么?”

    “你们这样的自大狂妄的种族,也有一天觉得自己光明着,正义着么?”

    “你们这样弱小的地方,也有一天会觉得自己强大了,了不得了么?欺我华夏无人?你们全国都在玩火!”

    说着,记者猛然爆吼出声:“Justicemaybelatebutneverabsent!”(正义也许会迟到,但从来不会缺席)!

    棒国警察暴怒,猛然一巴掌甩了出去。

    ‘啪’的一声。

    身材瘦弱的记者眼睛被打飞,被抽的一个趔趄。

    那警察暴怒的指着记者,疯癫一般的吼道:“我让你跪下!阿西吧!跪下!我现在以棒国警察的身份命令你,跪下。我怀疑你来棒国意图不轨,跪下,否则,我将以反抗拘捕罪名,将你……”

    ‘啪’的一声,清脆嘹亮。

    记者站直了身子,无声的,反手一个耳光又抽了回去!

    这一幕,谁也没有想到。

    他……他在这异国他乡,当着数十个警察的面,竟然敢抽棒国警察的脸?没有人想到!

    但是华夏的那些人想到了。

    这是血性。

    即使打不过,即使势不如人。但你敢打我一下,我死也要打回来!

    这是炎黄的血,这是大秦强汉的千古传承,是骨子里的东西。而也正是这种血性,才让华夏被满清统治数百年,奴役数百年,又被西方列强欺负一百年之后……依然还能重新站起来,再次登顶世界之巅的血性!

    每个华夏人都该有。

    “啊啊啊!”

    所有的警察都暴怒了,因为他们发现,那记者抽了一巴掌之后,身后的几个其他的华夏人,甚至女人,都扯掉了自己的工作证,撸起袖子准备上来打了。他们不怕,什么都不怕。

    ‘咔咔咔’

    忽然间,枪上膛。

    数十个警察,数十杆枪全部上膛,对准了华夏记者们。

    被抽了一巴掌的警察更是狂怒,枪口抵在记者的脑袋上疯狂的往前压:“跪下!跪下!我让你跪下!袭警……你竟然敢袭警,给我跪下,否则,我开枪了!”

    记者被抵在墙角,眼里闪过一抹笑意,冷声道:“开枪啊。试试啊……子弹的确可以打穿我的头颅,但却无法打穿我头颅之中的思想。在我的思想之中,华夏,不可辱。在我的思想之中,我们的民族,有一天会让你颤抖和匍匐!”

    “想让华夏人跪下?你翻开历史看看吧,中华上下五千年,向来只有下句丽向天朝上国下跪!”

    警察深吸一口气,冷声道:“你……”

    话音未落。

    忽然之间,首尔城中传来一阵阵的哄闹和sao动。

    远方。‘轰、轰、轰’的声音,有节奏的响个不停。像是走路的步伐声,像是雷鸣声,像是风声。

    大地似乎都在颤抖。

    远方,渐渐的传来了尖叫声和惊恐声……

    警察们下意识的停了下来,看了眼地面上不断的被弹起来的灰尘,愕然的转头看去。

    远方,什么也看不见,黑压压的一片……

    “那是?”

    “什么声音?”

    “……”

    疑问之中。

    忽然,整个首尔传来一声如同雷霆般的轰鸣声。

    ——风!风!风!

    汉的腔,秦的调,两千年前的口音!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