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69章 画室,那股奇异香气

    偌大一个画室,十来个高高低低的画架,像威武不屈的武士一样,昂首林立着。因为正在画水彩静物,画板上的纸张一律都是红红绿绿的。

    从远处看,可见的几个画板上,角度、颜色都略有不同。有几个周身涂鸦着各种颜色的画板,侧身倚着墙脚。

    后门紧闭了,又堵上两张桌子,桌子上丢放着几本书,有一本还摊开着,上面铺着一层铅笔木屑。挨着墙的一侧,还堆了一摞厚厚的水彩纸,几个装纸的塑料袋子盖在最上面,有一个滑落到地上,扭曲了身子躺在地上。

    地上的铅笔木屑,铅笔末,撕碎的纸,揉成团儿的纸,将歪倒的笤帚埋住,只露出一个小把儿,像一个被掩埋身子的人伸出手去够旁边干得皱巴巴的搓把铁叉儿。

    几乎不能插足。因为地上还到处放着颜料盒,许多盒盖儿到处摆着。干瘪的颜料锡筒,文具箱,还有几本书在某个马扎旁边错落有致地摞着。

    呛鼻的气息是浓浓的广告漆味。也许时间久了,各种品牌的颜料味一混合搭配,就成了特殊的呛鼻味。那味道就像是身处在一个油漆作坊里,浓烈而持久不变的漆的腥味。

    这样满地的惨局,等到周一下午打扫卫生时才被清理干净。地面豁然开阔了,几对自动搭配的男女就在教室里嬉闹了,鬼不灵精的小毛借去厕所的间隙察看一下美术老师的办公室。

    经常是刚出去不久,就“噌”一下子跑回来,双手把住门框,定一定身子,“老师走了!”画架画板后面藏着的人开始涌动起来,安静的教室一下子有了活气。

    有几个丢下画板,伸伸懒腰活动一下筋骨,就趴在跟隔壁教室相通的门玻璃上,看那边跳舞的美女。

    美术室隔壁就是音乐室。有时候,从它门口走过,就不经意间瞥一眼,能看到的无非是一张铺满地面的毯子,门旁墙上离地一米高的地方镶嵌着一杆锃光瓦亮的扶手。

    在美术室,透过那个门玻璃,才看到,大大的一整块镜子镶在墙上。平时在楼道里,或在美术室里,只能听到声音却不见其形的钢琴原来就藏在镜子旁的帷幕后面。

    有时,中午我不回去休息,就来到美术室,急急地画着,就图比别人多画几张,多学点东西。隔壁的琴声断断续续地响着。

    一个音符一个音符被慢慢地敲出来,大概是哪个新手在练琴。呵,同一个心理,就是为了抓紧时间学习。

    当我实在累了,一直挺着的腰杆酸了,就放下画板,边甩着胳膊,边溜达着,走到那扇门前,踮着脚尖,看到对面镜子里一个女孩——那此在美术室当模特的女孩——她正把一条腿搭在扶手上,手绕过头顶,捏住另一侧的耳朵,身子往那条腿的一侧弯腰,弯腰,再弯腰。她通体黑色,是连体的紧身衣,把她的身子骨描画得轮廓清晰真实。细长的腿和胳膊,扁平又不算太细的腰。屁股小的只是在大腿根部稍微肿一些,看上去极结实。胸部太小了,看不清轮廓。也许是通体的黑色,把它们衬托小了。她圆脸,皮肤白皙,却紧绷着皮肉。头发很往后拢,额头显得很突出。也许练得太久了,阳光一晒,汗珠亮晶晶的,挂满了额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