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四百六十二,封千口费

    这个时候池小曼跑来z市做什么?

    一想到伊兰幽给自己安排的任务,沈飞就觉得胸口发紧。

    “怎么了?”陆欣婷看着沈飞说到:“小曼也是想帮幽幽。”

    “大小姐知道么?”沈飞问到。

    “额……”陆欣婷犹豫了一下说到:“小曼不让我告诉幽幽……”

    “……”沈飞沉下脸色。

    “沈飞,小曼说赌上了我们的友谊……让我对幽幽保密的……”陆欣婷拉了拉沈飞的手说到。

    “跟她赌上友谊的人是你,不是我。”沈飞说到:“这个时候小曼过来,还不许告诉大小姐,真出了事……”

    “那……那也天亮之后再说吧。”陆欣婷说到:“这个时间,幽幽肯定早就睡下了。”

    “……”沈飞也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深呼吸了一下说到:“我知道了。”

    “那你一会儿就回自己的房间,不要出来哦。”陆欣婷说到:“不然小曼见到你,要是也让你保密,你再告诉幽幽就不好了……”

    “嗯。”沈飞点了一下头,他知道应该怎么做。

    “那……那你就回房间休息吧,天已经很晚了。”陆欣婷说到。

    “所以现在,你是想让我给你保密是吧?”沈飞看着陆欣婷问到。

    “嗯。”陆欣婷点了一下头。

    “那……封口费。”沈飞看着陆欣婷的双唇,嘴角微微上扬。

    “你!”陆欣婷面颊一红,哼了一声,微微仰起头,在沈飞的脸颊上快速的亲了一口说道:“这样……总可以了吧……”

    “我说的是封【口】费。”沈飞嘴角一抹坏笑不加收敛。

    “你!你欺负人!等陆叔回来,我会告状的!”陆欣婷哼声威胁到。

    “哦?你要怎么告状?”沈飞往陆欣婷的身上靠了靠:“说来听听。”

    “我……”陆欣婷吞了一口口水,也知道这种事情实在不好告状,总不能跟陆叔说,沈飞耍流氓,变着法子要亲亲,亲了脸还要亲嘴巴……这话,羞死她她也说不出来啊!

    “怎么?说不出来了?”沈飞见陆欣婷往后躲了躲,便又往前贴了上去,看着陆欣婷脸颊绯红,沈飞便笑了笑佯装要起身说到:“要不还是我跟陆叔坦白算了。”

    “你敢!”陆欣婷立即伸手抓住沈飞的衣领,将人拽了回来。

    “嗯?”沈飞注视着陆欣婷的双眼,这双大大的眼睛清澈如月下湖泊,波光粼粼的。

    陆欣婷抿了抿嘴唇,便一仰头将双唇覆在了沈飞的嘴唇上。

    扑面而来的馨香,便是那无限美好的滋味萦绕舌尖。

    陆欣婷刚要结束这一吻,便发觉一双手绕过她的身子,紧紧拥住她,任她如何挣扎也躲不开。

    只等这个绵长的吻越发炙热,让她脑子一片空白,对方才终于放开了她,还使坏似的咬了一下她的下唇,不轻不重,却让她脸上的红晕直接蔓延到了脖颈。

    “封口费,我收到了。”沈飞起身说到:“我回去睡了。”

    说罢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陆欣婷的屋子,门一关,沈飞便将后背抵在冰冷的门上,闭着眼睛大口喘着气。

    真是危险啊……

    看来以后晚上还是少来她的房间比较好。

    至少结婚之前……还是要注意的。

    低头扫了一眼,暗怪自己的不镇定。

    摇了摇头,沈飞无奈的回了自己房间,看来还是先冲个冷水澡再睡吧。

    也不知道能不能睡得着……

    沈飞离开之后,陆欣婷抱着被子,将整张脸埋在被子里。

    这个沈飞真是坏透了!

    大半夜的就为了来欺负自己是吧!

    而且,而且欺负了之后就头也不回的跑了!

    跑了!

    连一句甜言蜜语都没有!

    还说什么【封口费已经收到了。】

    合着这家伙就是来讨债的被!自己欠他的是么!

    过分!

    太过分了!

    直到池小曼抵达之前,陆欣婷接到了陆叔的电话,她才起床洗了一把脸,换上一套家居服,到客厅接待池小曼。

    车子停在了陆家,池小曼一下车就瞧见隔壁别墅二楼窗户的灯突然亮了起来。

    看了一眼隔壁别墅的二楼,池小曼还没来得及好奇,就听见陆叔在她身边拎着她的行李箱说道:“夜里凉,还是先进屋吧。”

    “好的。”池小曼应了一声收回目光便走进了别墅。

    “小曼。”一瞧见池小曼,陆欣婷就立即起身迎了上去。

    “欣婷!”池小曼一见陆欣婷就有一种想哭的冲动,给了陆欣婷一个大大的拥抱之后,又立即往后退了一步说到:“我身上凉,别害你感冒了。”

    “没有的事,先去我房间吧。”陆欣婷拉着池小曼的手说到。

    “好。”池小曼应了一声又看向陆叔说到:“陆叔,给您添麻烦了。”

    “没事,行李我先帮您拎到大小姐的房间。”陆叔点了一下头说到。

    “好,辛苦了。”池小曼歉意道。

    陆叔先拎着行李箱上楼,池小曼和陆欣婷亲昵的挽着手臂跟在陆叔后面上了楼。

    “请早些休息。”放下行李之后,留下这句话,陆叔便离开了陆欣婷的卧室。

    “小曼,时间太晚了,佣人都下班了,我就没收拾出来空余的客房,今晚你先跟我将就一晚上,明天再给你安排单独的房间。”陆欣婷说到。

    “已经很麻烦你们了。”池小曼说到:“我也是没办法了,才叨扰到你这里来了。”

    “没事,大家都是好姐妹,你还没说怎么大晚上的突然过来了。”陆欣婷说到:“你只说是来帮幽幽,但是这也太突然了吧。”

    “这事儿说来话长了。”池小曼说到:“虽然我不知道自己究竟能不能帮上什么忙,但是只要一想到幽幽要自己面对那些……我就……我相信我一定能帮上什么。”

    比如说关键的时候,她还是可以替伊兰幽去死的。

    用自己的心脏……帮伊兰幽争取逃生的时间……还是可以的。

    她有这个信心。

    “哎,还是先睡吧。”陆欣婷虽然有一肚子想问的,但是见池小曼眉宇之间尽是疲惫便压下了好奇心:“什么事都留到天亮以后。”

    “嗯。”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