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37林家集

    次日,章家与南通各商家的生意都已经交割清楚,除了从明大礼那里购买的货物之外,孙少杰也从其他商号之中购买了一批普通瓷器和一批湖笔徽墨宣纸,以及一些其他纸张,载着刚刚出售货物带来的两万多两现银,出了长江口,朝福建沿海驶去。

    顺着西北风,船行飞快。目前大文朝的大型海船,主要是福船和广船两种船型。福船船体宽大,行驶平稳,载货量大,使用的相当广泛。而广船的船型修长,结构稳固,吃水深,在大风大浪中的表现要优于福船,作为战船也更加坚固,还有一点就是在深海中的行驶速度也要比福船快,甚至比西方大帆船更快。

    章泽天这次南下,船上运载的货物并不算多,在平稳的北风吹拂之下,船行飞快,几天之后就到了福建。

    此时的福建近海,挂着“郑”字旗的快艇已经见到几次,听说他们要去彰州的月港之后,便不再索要郑家的旗帜或是税银,而是分出了一艘快船在前面引航,把章家的广船直接带到了港口之中。

    章泽天在离开南通之后便已经将船上的旗帜换成了海州张家的标志,另外还在船头两侧各涂上了一个形制复杂的徽记。他们不打算表露自己的身份,即使是面对官方时也是如此,否则若是被人知道他们船上带着超过40000两现银的话,恐怕连正规官军都会专门出海来宰他们这头肥羊。

    在月港,章泽天声称自己是第一次出海,问了价钱之后便把带来的文房四宝销售出去大半,剩余的一小部分他不打算再卖,准备带回即墨去给自家书院使用。

    江浙一带是大文朝文风最盛之处,所产文房四宝也冠绝天下,湖笔、宣纸、徽墨和端砚名声远播,就连在南洋一带和日本朝鲜都久闻其名。章泽天带来的这一批货物刚到福建,便有了接近一倍的利润,给他带来了四千两以上的收益。

    不过他运来的那批产自越窑的瓷器却颇受冷淡。天下闻名的景德镇瓷都距离福建不远,在月港这里占据着绝对的优势,章泽天运来的瓷器无论从质量上还是从成本上都无法与其匹敌,完全没有一点利润空间。

    好在他们这次只是采购了不到两千两的瓷器,大不了最后带回北方去销售,总不会赔本的。

    而且他们所运的这批瓷器之中,还有几种全新的款式,其上的图案富有文人气息,其实比此时景德镇的瓷器更上档次。他估计在这里受到冷落也只是因为这是景德镇的主场的原因。

    在月港,章泽天详细考察了一番瓷器市场,却发现了一个相当奇怪的现象,后世因为发掘沉船而出名的“克拉克瓷”在这个时候竟然没有出现。景德镇是大文朝外销瓷器的生产基地,克拉克瓷就是产自那里,但是在这个作为大文朝外贸窗口的月港里面,所有瓷器竟然都还是传统的大文朝风格,难怪他自己手中的那些欧洲风格的瓷器在明大礼那里被积压那么长的时间,原来这种风格竟然还没有流传到这边来,看来他有机会赚一笔大的了。

    做生意只是掩人耳目的手段,章泽天此行的重点当然还是去几十里外的林家集,联系顺风行的掌柜平枝清,打听章泽祥的消息及赎回人质的方法。

    这天,在花了三百两税银,购买了一面有效期一个月的郑家旗号,基本保证了自家广船的平安之后,章泽天带同章大强和白信,从月港租了一艘单桅快船,去了林家集。

    章泽天他们所租的小船来到林家集的时候是在中午之前,这天是正月初六,码头边的多数货栈商铺都已经开门营业,也有一些商船停靠在各家的栈桥边,有人在装卸货物。

    他们三人只有章大强来过,当时却不能自己做主,其实对这里都不熟悉,便让那船工随便停在一个码头边。

    林家集是海盗赃物的交易中心,其风格与明大礼的和义源类似,多有稀罕物品出现,而且货物的价格也比市面上正常货物低了一块,是以不少中小商人多会到此碰碰运气。当时他们租船时也只说听说过林家集的名声,想过来见识一下。

    靠岸之前,章泽天三人便已经看到顺风行的旗子悬挂在一家气派的门面之前,看来这顺风行在林家集也算是一家较大的铺面了。顺风行的隔壁是一家酒楼,可能是刚刚过年的原因,酒楼的生意相当清淡,没有什么客人。

    此外这里还有十几家大大小小的货栈商行,看形制基本都是大同小异,和在月港打听到的情况差不多,应该都是不同海盗上岸销赃之处,也不知道郑家的接受朝庭招安之后为什么还没有把这里扫平。

    几人留下那船工守船,自己在几个商号里面转了转。这些商号里面的货物都充满海盗特色,货物种类相当繁杂,只是比起南通的和义源来就都不够看了,规模最大的一家也只有和义源四分之一都不到的样子,也没有什么让章泽天眼前一亮的东西。

    此时天已过午,三人便来到顺风行旁边的宝和楼酒楼,直接上了二楼,点了些酒菜,吃起午饭来。

    酒楼上十分冷清,他们选了一个靠近顺风行一侧的靠窗位置,边吃饭边商量下一步的行动。此时正有一艘福船停靠在顺风行的码头上,看上去好像在往下卸货,几人便打算等这船走了,店里清静下来之后再去接头。

    可是那船在码头上停靠了许久,直到申时正(下午四点)之后,那船才离去。他们急忙会了账,进了顺风行的大门。

    此时顺风行的大门半掩,店堂里面东一堆西一堆地堆满了各色货物,几乎下不去脚。他们刚一进门,便有一个面色不善的伙计上前拦住了他们:“今天要盘货,不营业,有事请明天一早再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