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百章 郑明鹤

    当天晚上,众人聚集在一起,办起了篝火晚会。

    在战争之中,他们拥有了一片属于自己的新家园。

    此时此刻,在距离的天堂寨上百里之外的霍山县县城,国军师长郑明鹤。

    他手下的这个国军141师,141师是六安市的守备师。

    原本郑明鹤只是当地的一个小军阀,后来中原大战,就投靠到了蒋公这里,也算是有了从龙之功。

    从一个守备旅,变成了一个守备师的编制。

    在六安市之中,141师师长郑明鹤,就像是一个土皇帝。

    不仅仅是当地的豪绅们,和他有着不少关系,甚至是四大家族之中的宋家,和他也有一定的牵连。

    也有人传言,天堂寨的匪首陈庆虎,和这个郑明鹤也是交情不浅。

    因为曾经有人见到过,郑明鹤过寿的时候,在祝寿的人群之中,有一人就是陈庆虎。

    可是,郑明鹤却和他称兄道弟,好不亲热。

    实际上,陈庆虎一开始和郑明鹤并不对付,因为郑明鹤走私烟土的车队,经常会遭受到陈庆虎的劫掠。

    当时,郑明鹤甚至带兵,一直杀到天堂寨之中。

    可后来两人达成了协议,一起发财。

    陈庆虎不仅仅帮助他走私烟土,还和毛坦厂镇上的黄三宝一起,将贩卖人口得到的钱,分红给陈庆虎一部分。

    几年下来,郑明鹤赚的可谓是盆满钵满,甚至比吃空饷,以及走私军火都要来得快。

    此时,他正在给自己的小儿子喝满月酒。

    整个六安市的豪绅,以及周边的一些地主,都跑过来送上贺礼。

    可是一向和他交好,甚至称兄道弟的黄三宝以及陈庆虎两人,却没有送来贺礼,甚至连一个人都没有派来。

    在查看礼单的时候,他便发现了这个问题。

    于是,郑明鹤便问道:“这礼单上面,怎么瞧不见黄老爷和陈庆虎两人啊。”

    此时,他的老管家便压低了声音说道:“这个,我们也很奇怪,不过他们两个,都没有派人来送礼。”

    郑明鹤听到这话,眉头一皱,心想难道这两人找到了新的靠山?瞧不上自己这个土地庙了?

    于是他便站起身来,背着双手,在房间里跺着步子。

    半晌,郑明鹤才说道:“你派几个人,连夜去毛坦厂镇上问问,看看是怎么回事儿。

    黄三宝和陈庆虎两人很熟悉,问了黄三宝,估计也就知道陈庆虎那边儿是怎么回事了。”

    “好嘞,老奴这就去办。”

    他说着,便哈着腰,向门外走去。

    两个141师的士兵,换上了便装,骑上两匹快马,就向毛坦厂镇上疾驰而去。

    第二天正午时分,他们才灰尘扑扑地来到毛坦厂镇地上。

    来到镇子上,他们就看到了镇子口的哨所,以及进进出出的百姓们。

    在毛坦厂镇子的边缘处,还有不少刚刚建立起来的建筑物,以及一处不时传来枪响声的兵营。

    郑明鹤的贴身警卫员王强,看到这一幕,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儿。

    毛坦厂镇这穷乡僻壤的,国军怎么突然把军队驻扎到了这里?而且看这些人身上穿着的军装,好像还是中央军的部队。

    于是他便问旁边的另外一个警卫员刘喜道:“喂,喜子,看出门道来了吗?”

    刘喜一脸懵地摇摇头道:“这俺哪能看出什么门道啊,俺就是知道,师座让俺干啥,俺就干啥。”

    王强苦恼地摇摇头道:“没看出来吗?镇上来了新人。

    你还记不记得,上一次咱们来这里的时候,镇子上是什么情况?”

    听到这话,刘喜便低头思索,努力地回想道:“俺记得,那是半年前,师座派咱们两个,来这里给黄老爷贺寿。

    当时镇子上没有国军的部队,在街上巡逻的人,都是黄老爷的家丁。他们当时拿着枪,神气得很。

    俺就记得这些了。”

    “对啊,可是现在呢,你看到巡逻的家丁了吗?

    现在巡逻的都是国军,还是中央军。”

    王强说着,就伸出手来,指着一队列队整齐,踏着铿锵的步伐,从街道上走过的小队。

    “看到了吗?队形这么整齐,口令这么响亮,连手里装备的武器,都是花机关和中正式。

    就这精气神儿,还有装备水平,咱们师的警卫营都比不上啊。

    就是看一眼都知道,这群人要是扔到战场上,那肯定一个比一个猛。”

    王强忍不住夸赞道。

    “那你的意思是什么啊?”刘喜问道。

    王强用手指,敲了敲他的脑袋道:“你这榆木脑袋啊,还能是什么?

    意思就是毛坦厂变天了,黄老爷这会儿指不定怎么样了呢。”

    这样说着,他就领着刘喜,拉住旁边一个赶集的老大爷道:“大爷,这毛坦厂镇上,什么时候有驻军了啊?”

    那卖炭的老大爷,将自己肩膀上的扁担放下来,上下打量了一下两人。

    随后便指着镇子说道:“前段时间,秦营长带着人,把镇上的黄老爷打死了。

    对啦,还有那些天堂寨的土匪,也被秦营长顺手收拾了。现在秦营长他们的部队,就驻扎在镇上,保一方平安了。”

    “打死了?黄老爷这么大个人物,就给打死了?没记错的话,他手里可至少有一百条枪呢。”

    王强难以置信地问道。

    老大爷扶着自己灰白的胡须,一瞪眼道:“那还能有假?当时我就在边上看着呢,那个刘大管家带着人,风风火火地想要找秦营长的麻烦。

    结果人家秦营长手下的兵,三五下就把他们给缴械了。

    后来黄三宝那个王八蛋,又去天堂寨搬救兵。

    结果这可倒好,天堂寨的匪首陈庆虎,前几天也被砍了脑袋。”

    说到这里,他就指着一个方向道:“对了,他们的脑袋,现在还挂在那边的空地上呢。

    你们要是想看,还能去看看。”

    听到这话,王强道谢一声,便拉起来刘喜,向老大爷手指的方向走去。

    没一会儿的功夫,两人就来到了那片行刑的空地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