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518章 小世界:曲·江9

    见江正鸣也看过来,江云皎一下子捂住自己的脖子,用自己不算太聪明的脑袋飞快地想说辞。

    “是、是我自己!我吃饭……我吃饭噎着了!捂着脖子咳嗽的时候掐的,不然怎么这么淡……”

    说着又看向那工作人员:“你就是咸吃萝卜淡操心!盼不得别人好,做什么都喜欢阴谋论!”

    工作人员:“……”

    都这会儿了,见江云皎还如此执迷不悟地护着家暴狂,他也有些不服气。

    “既然没有家暴,为什么才结婚五天就要离婚?”

    说着一顿,“是不是他用离婚威胁你的?不要怕,大胆地说出来!在这里有人给你作主!”

    江云皎狂躁了,柳眉倒竖,杏眼瞪的圆圆:“做什么主!你事儿怎么那么多!”

    江正鸣看向曲意:“你俩要离婚?”

    曲意低头:“……我没有。”

    脑袋耷拉着,瞧着竟有几分委屈。

    江正鸣就知道,这小子这么喜欢自个儿闺女,怎么可能会离婚!

    肯定是这个不孝女!

    巴掌顿时就呼在了还在和工作人员叭叭着的江云皎后脑勺上,江云皎捂着脑袋回头看过来。

    “还学会始乱终弃了啊?把人家吃干抹净还骗人家结婚,这会儿想踹了人家?我告诉你江云皎,只要我没死,女婿就他一个!”

    江云皎:“……”

    她看向曲意,想拽他袖子又不敢,眼巴巴道:“曲、曲意你说句话啊……”

    说完还挤了挤眼睛。

    意思很明显,难道你不想离婚吗?

    对于江云皎的挤眉弄眼,曲意视而不见,“江……阿皎,爸有心脏病,我们就不要气他了。”

    因为那场大梦里,江正鸣就是死于心脏病复发,所以当曲意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江云皎顿时不说话了。

    但是看向曲意的目光有些忐忑。

    觉得自己实在太糟糕了,连这点儿小事都办不好。

    因为这一家人都说男方没有家暴,而江云皎身上有没有其他伤痕,这事儿就这么了了,甚至还批评了离婚处工作人员几句。

    导致一行人出来的时候,工作人员一直瞪着曲意。

    感受到这人视线的曲意偏头看了他一眼。

    那人磨着牙问道:“既然没有家暴,之前不为什么解释?”还故意挑衅他!

    曲意:“清者自清。”

    工作人员:“……”

    看着一家三口亲亲热热上车离开,工作人员好像明白了。

    什么清者自清!

    分明是这狗逼男人不想离婚!

    看那老丈人,明显很喜欢这个女婿,闹到局里来,肯定得请家长来,有着老丈人撑腰,这不就没离婚么!

    呸,真狗!

    ……

    江云皎看着阔别许久的江家别墅,眼中闪起了泪光。

    江正鸣心大,根本没注意到,一下车就朝家里头走去。

    曲意看着憋泪的小姑娘,抬手拍了下她的脑袋,“走了。”

    “啊、哦哦。”小姑娘用力将眼泪憋回去,朝曲意笑了笑。

    一进门,就迎来了江正鸣审视的目光。

    当然,审视的对象是江云皎。

    “说说吧,又想整什么幺蛾子。”

    江云皎:“……”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