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换位

    当其他乡里乡亲都还在生存线上挣扎的时候,杨志东一家被段启明请进了专门为他们布置的新房子。

    新房子是单独开辟的,不再有如此严密的监视,看上去,的确是有了极好的待遇。

    但可想而知,他们其实并不想要有这样的待遇。

    周遭的指指点点非但没有因此而小下去,反而有愈演愈烈的架势。虽然大家都生活在日本人的庇护之下,但似乎只有他们,能够被称得上是铁杆汉奸。

    虽然尽管生活变好了,但一起带来的困扰,却让他们一时之间没有办法接受。

    坐在家里,老两口连带着杨志东坐在一起,三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愁容。

    杨志东狠狠的锤了一下膝盖,愤愤的骂到,“这都叫什么日子了?咱们这个样子干脆不要出去见人了,简直丢不起这个人!你看看现在,就连接世上卖蔬菜的人,都知道咱们这一家的是大汉奸。屠杀了那么多的百姓,竟然还就成了日本人眼里的英雄。这叫什么呀?就这么个数典忘祖的样子,他也配叫中国人!”

    在认为没有人监视的时候,三个人也变得更加随意了许多。不再刻意控制音量的问题,而是肆无忌惮的在家中喊叫着。

    但说到底,老两口对于小儿子还是心存一些舔犊之情的,不可能就这么放弃,更加不可能和别人一样带着眼光去看他。

    更多的时候,他们都会考虑一下小儿子现在身处的处境,想想这些,他们就自然而然的觉得这一切又情有可原些了。

    老头劝说道:“这话也不能完全这样说呀!老二这一次也算是出生入死了,当时那种情况,他哪来得及考虑太多呀?而且,那丧心病狂的屠杀也不是他干的,不能人家说什么咱们就信什么呀!我自己的儿子,我还不清楚吗?没那么多的坏心思,就算是长歪了也不会太歪!这孩子从小就听话,估计是他们长官让他干,他也不敢不干!”

    虽然还抱着一丝希冀,但是心里头也基本知道,他的儿子的确是像人家说的那样,真的是死心塌地跟着日本人干的狗腿子了。但不管怎么说,他还是想要为儿子解释两句。

    反倒是杨志东,对于他这个弟弟,简直已经没有了耐心。

    杨志东说道:“爹,你就不要再为他说话了。都到现在这个时候了,你难道还没看出来吗?要不是他死心塌地的跟着日本人做事,要不是他让日本人很满意很满意。你以为日本人是慈善家吗?是善财童子吗?随随便便的就会给我们这么多的福利,这么好的待遇,这还不都是老二当汉奸换来的。你看着吧,将来这种东西还会更多,咱们算是做不了中国人了。”

    一家人都这样沉默了下来,过了不知道有多久,杨志东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来,去准备晚上的饭菜,他们现在是有很多饭菜可以挑选,再也不像之前那样干繁重的苦力,又吃不饱穿不暖了。可是这样的日子,他们却宁愿没有。

    好日子是需要付出代价的,穷苦的百姓不怕付出劳力上的代价,只怕付出良心上的代价。就算现在,这份悲在良心上的债已经让他们无力负担。又更何况,他们明知道这种事情只会越来越多,绝不会变少。

    …………

    同一时间,八路军太岳军区第四分军区司令部里。冯金祥带着年仅五岁的孩子,急匆匆的来到司令部里。

    先到何远,就立即抱怨的说道:“真真是犯了天煞孤星了!怎么遇上这么一群畜生?首长,你还不知道呢吧?那群不知死活的畜生又干出混账事来了!以前强抢人也就算了,现在可好,可是更厉害了!整整一个村子,只有这么一个孩子逃生,剩下的人全部都被屠杀。可就算是这个逃出来的孩子,现在状况也非常的不好。这一群披着人皮的畜生,真不是什么言语能形容得了的!首长,这一次的事情我们可不能忍着,非得好好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不行!对待自己的同胞,尚且能下这么狠的手,说他们是人,恐怕没谁会认同!”

    何远当然不可能不知道,这么大的事情,这件事情已经在乡村间传开了,何远早就已经收到了消息,更何况,他这边也有一个幸存者。而且,何远这边的幸存者,比起冯金祥那边的小孩子,显然要难缠得多。

    “谁说我不知道的?”何远说道:“这个村子应该不止一个幸存者,而是两个。其中一个就是你面前的这个小孩子,但也还有另外的一个,在我这里,是一个姑娘。从这个姑娘口中,我可是知道了一些你不知道的事情啊!你知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屠村呢?”

    冯金祥扭过头去,不高兴地说道:“总归都是畜生行径,为什么又有什么不一样呢?不管因为什么,他们也不该对老百姓下那样的手!整整的一个村子呀,不管是活着回来一个人还是两个人,总之绝大部分人全都被他们屠杀了。这样狠的手,他们是怎么做得出来的呢?”

    何远说道:“当然是他们的错,难道是百姓的错吗?下手的理由实在荒谬,别跟人家就披着人皮的畜生,这群畜生要不是连人皮都没披!好好的一个姑娘,原本很快就要出嫁了,他们这群人到的当天,这个姑娘就被带兵的班长给霸占了,只等到第二天凌晨的时候,这个姑娘的父亲拿着菜刀进屋,把那个班长杀了。他们一家三口逃跑的路上,被伪军的带兵官发现,她的父亲为了保护她,被当场杀害。母女两个人在逃跑的路上又遇到了危险,姑娘的母亲也舍身救人,最终活着逃出来的,就只有这姑娘自己了。整个村子被屠杀就是因为这件事情。如果不是货真价实的畜生,能干的出这种没有人心的事情吗?肯定是干不出来的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