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9章 抵达艾菲斯

    苏业很快挑选出比较重要的青铜法术,疾病抵抗、魅惑术、敏锐之目、元素附加、元素陷阱、元素护盾、毒性抵抗、岩石护盾、岩石双臂、岩石铠甲、强震冲击、石墙术、陷阱术、沼泽术、流沙术、火焰喷发、传音术、风行术、治愈伤口、精通水性、水行术、水下呼吸、霜冻飞液和藤蔓术。

    24个魔法阵图,就算一刻不停,至少要花费6个小时。这还是苏业的刻画能力强大,而且提前准备,普通的青铜法师半个小时也别想刻画出完整的魔法阵图。

    刻画完第十二魔法阵图后,苏业感到疲惫,于是离开魔法塔。

    船舱剧烈摇晃

    苏业急忙扶着墙,摇摇晃晃推开舱门。

    天气灰暗,小雨淅沥沥,海浪起伏,白花花的浪头拍打船体,强风在耳边呼呼作响。

    甲板湿漉漉的,像抹了一层油。

    外面的水手松了口气,眯着眼,在风中大声道:“苏业阁下,幸亏您现在出来,不然我们可能会进去提醒您。”

    “有大风暴?”苏业晃晃悠悠抓住门板。

    “对,而且范围很大。那位黄金法师飞到半空观察过,据说绵延数百里,持续多日,绕不开,只能放弃前往米利都,改道艾菲斯。”

    “好,我知道了。我对航海的了解不如你们,如果有需要的,可以叫我,我已经是青铜魔法师。你不用在这里守着了,去做你的事吧,如果有重要的事记得通知我。”苏业大声道。

    “遵命!”水手在起伏不定的甲板上快速行走。

    苏业在船舱找了绳子拴在自己腰间,然后慢慢走到船舷边观察远处。

    东南方黑云压顶,仿佛是漫天海兽汹涌而来。

    海龙号正驶向的东北方则一片晴空。

    “可惜了……”

    海龙号原本要前往爱琴海东岸第一大魔法城市“米利都”,那是哲学之父、希腊魔法之父兼水之王“泰勒斯”的出生地,也是希腊地区魔法师最多的城市,甚至多于雅典。

    不仅水之王泰勒斯在那里常住,连几何王毕达哥拉斯也那里,毕达哥拉斯的希腊弟子大多聚集在米利都。

    在米利都,也有火之王赫拉克利特的专属魔法塔。

    雅典即便有苏格拉底和柏拉图,魔法师的数量和力量,都不如米利都。不过,雅典的成长更快。

    米利都也是波斯帝国不愿意攻打的城市之一,双方签订了和平契约。

    现在海龙号的方向是艾菲斯,是一座繁华程度仅次于米利都的爱琴海东岸城市。

    这里,是火之王赫拉克利特的故乡,但他已经多年没有回来。

    苏业还记得前几天刚看过的艾菲斯城的资料,这里在多年前魔法师还不少,但火之王离开艾菲斯游历世界,再也没有回来,整座城市的魔法师逐渐凋零,完全被战士主导。

    第二天清晨,海龙号抵达艾菲斯城的港口。

    船长贝尔克先是委婉地表示柏拉图学院的命令是把苏业送到第一座爱琴海东岸的城市,然后带领全体船员送别苏业。

    苏业表面笑嘻嘻,心里暗骂那帮不是人的老师,向海龙号全体船员挥挥手,走到码头。

    苏业环视四周。

    淡淡的海水味突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浓烈的腐烂鱼虾的气味。

    澄清的海浪卷着碎木片和垃圾杂物拍打的码头,发出哗哗的声音。

    密密麻麻的船只随着波浪轻轻起伏,发出轻微的撞击声。

    码头上,到处是小山一样高的货物。

    在货物间的道路上,满地污迹脏水,人来人往,踩得啪啪作响。

    身穿波斯服饰的商人正在和身穿埃及服饰的人相互指着对方大骂。

    一个背着鱼筐的年轻人脚下一滑,摔在地上,满筐的鱼跳出来,在地上噼里啪啦地跃动,一片银亮。

    “噗通……”掉进海里的水手醉醺醺地喝骂。

    一个手持鞭子的埃及人虎视眈眈盯着搬运陶器的奴隶,时不时空抽鞭子,提醒他们。

    刚刚下船的波斯妇女即便被纱巾蒙着脸,依旧让人看出她们花容失色,提着裙子大呼小叫躲避那些一身是汗的搬运工。

    一队身穿皮衣的北欧人横冲直撞,全身的皮甲都被污垢糊住,手持巨斧大锤,附近的人纷纷躲避。

    一个满身金饰的年轻贵族捏着鼻子,扶着仆从的手臂,踮着脚,像是在沼泽地里一样小心翼翼行走。

    喊叫声、喝骂声、吵架声、讨价还价声、孩童的哭闹声、物品的碰撞声等等交织成一个混乱的世界。

    苏业静静地看着。

    这里的码头和雅典的码头完全是两个世界。

    雅典的码头有马车,有各种魔法道具辅助,有各种搬运工具,管理得井井有条。

    但这里,没有任何跟魔法有关的工具,到处都是搬运东西的码头工人,到处都是堆积的货物,散发着浓重的腥臭味。

    “嘿呦……嘿呦……”

    十几个光着膀子的搬运工拖曳着绳子,绳子的另一端绑在一大堆木箱上,木箱的下面,还有几个工人不断在前面放置滚木,还有几个工人不断从后面取回圆木。

    苏业看着这种原始的搬运方式,轻轻摇头。

    “蓝星的古希腊,大概就是这种程度……”

    这里的一切跟雅典的狮子港比,好像多了一层朦朦胧胧的灰尘,蒙在货物上,蒙在船只上,蒙在衣服上,蒙在眼睛上。

    苏业迈出一步,突然发现一个蓬头垢面的人扫了自己一眼,那人腰间围着一块布,看上去比用了三年不洗的抹布还脏,全身脏兮兮的,一双眼睛贼溜溜发光。

    两人四目相视,那人急忙避开,扛着一个木箱向前走。

    随后,苏业发现有多个人的目光掠过自己。

    苏业心中警铃大作,忘记这里是码头或城市边缘,当这里是危险的丛林。

    苏业立刻使用召唤学徒仆从和召唤黑铁仆从,唤出三个火焰地精和王大锤。

    不远处的海龙号上,观察苏业的人轻轻点点头,转身离开船舷,各自忙自己的。

    附近的人立刻露出惊讶之色,看待苏业的目光多了一些敬重。

    但是,还有人的目光在苏业的手上、地傲天的手上和王大锤的王冠上瞄来瞄去。

    苏业站在地上没动,而是第一时间使用献祭得来的魔法固化能力,将青铜法术“岩石铠甲”进行魔法固化。

    皮肤表面涌动火辣辣的感觉,像是抹了辣椒,又像是有火焰掠过。

    苏业神色不变,几秒后,火辣辣的感觉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清凉的感觉。

    右手轻轻摸了摸左手背的皮肤,不仅没有感到粗糙,反而更加光滑,好像皮肤更加紧致。

    皮肤的颜色稍稍深了一丝,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血管也不如之前那么清晰。

    苏业暗暗松了口气,岩石铠甲本来就是青铜位阶最强大的防护法术,经过魔法进化之后,如同一层石英岩铠甲加身,防御力全面超过白银法术,直逼黄金法术……

    苏业正想着,就见三个火焰地精突然双腿跪下,用力磕头。

    王大锤也翻身下羊,半跪在地。

    “叽叽咕咕!”

    “赞美伟大的陛下,感谢您赐予我永久的力量。”

    四双眼睛,四重感激。

    “你们身上也增加了固化岩石铠甲的效果?”苏业盯着四个仆从仔细看。

    “叽叽咕咕!”三个火焰地精拼命点头。

    “对,伟大的陛下!”王大锤无比激动。

    “咩……”黑魔羊一边咩咩叫一边点头。

    苏业哭笑不得看向黑魔羊,它身上竟然也获得魔法固化的效果。

    自己的手下,好像有点强。

    随后,发现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

    苏业盯着王大锤。

    “我现在能不能打过王大锤?王大锤也是神迹仆从,我的天赋在他身上……算了,不想这么多,以后再说。现在最要紧的是找一家旅馆,然后学全所有魔法。”

    苏业右手的食指与拇指轻击两下,挺胸抬头,面无表情地走进人群。

    第二天中午,苏业带着仆从离开“大橡木”旅馆,前往城中最大的奴隶市场。

    经过一天的努力,苏业已经掌握所有38个基本青铜法术,并在昨天花费一枚银孔雀,从旅馆一层的酒保那里,深入了解了这座城市。

    不了解的时候,苏业不想留在这里,了解之后,苏业决定今天就走!

    这座城市太危险!

    或者说,整个爱琴海东岸城市都非常危险,魔法之城米利都也好不到哪儿去。

    苏业简单做了一下安全度排名,愕然发现,在荒郊野外找个山洞一猫是最安全的,其次是波斯帝国的大城市,米利都只能排到第三,至于这座艾菲斯城,差不多排到一百名之外。

    不过,去波斯的唯一问题是,可能回不来。

    艾菲斯的奴隶市场比码头更有秩序,但气味更难闻。

    这里由一排排乌褐色木屋组成,小的只能容纳几人,大的能容纳上百人。

    码头虽然一片混乱,但每个人的眼睛里,都有光芒,一种灵性的光芒。

    这里的奴隶的眼中,没有灵性,也没有光芒。

    在这里,有各种各样的奴隶。

    矮人奴隶像一个个木头墩子坐在地上,面色犹如铁铸。

    人类的女**隶习惯性地摇动身体,不断搔首弄姿,只有人靠近的时候,她们的眼中才浮现淡淡的求生意志。

    人类的男性松松垮垮站着,带着木枷,双目无神。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