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 101章 我们假戏章真做

    虽说一波多折,但到底事情办的顺利,回家时康琴心心情很好。

    却见康画柔侯在大门外。

    她忙走过去问:“阿姐,你怎么不待在屋里,出来做什么?”

    “自然是等你了。”

    康画柔满眼担忧,直说道:“沈丘他们回来了。”

    康琴心惊诧:“阿姐知道了?”

    康画柔颔首,拉着她进去,坐在沙发上紧皱着眉头,“这么危险,为何要你亲自出去跑,不能交给阿忠他们吗?

    你说你要是在外面有个好歹,让家里怎么办?”

    “阿姐,我身手了得,怎会出事!其实,阿忠他们也在外面忙呢。”

    康画柔摇头,仍是表情凝重。

    “真的没事,我这不平平安安的回来了吗?”

    康画柔叹道:“那还不是多亏了司二少,否则就你这点功夫,糊弄糊弄小舅舅手下的人便罢了,真要出去舞刀弄枪,还嫩着呢。”

    “阿姐,你怎么尽涨他人威风灭自己志气呢?

    我的功夫是小舅舅亲自传授的,要不是他们人多势众,我们才不会吃亏呢。”

    康琴心说着转身,问道:“对了,沈丘呢,他们都回来了?

    受着伤呢,现在怎么样了?”

    “都挺好,我安排他们休息呢,没什么要紧事。”

    康画柔刚答完,就见沈丘出现在门口,苍白着脸色:“二小姐。”

    康琴心唤他进来,又站起身询问:“你肩上的伤怎么样了?

    受了枪伤,怎么不住院,急着回庄园来做什么?”

    沈丘左边胳膊吊着绷带,晃晃悠悠的走了进来,满口无所谓的应道:“不过就是点小伤,能有什么大碍!我堂堂男子汉大丈夫,就这么点伤躺什么医院,少爷吩咐我来保护康小姐是信任我,我自然要回来的。”

    康琴心让他坐,亲自给他倒了杯水,说道:“我身边暂时不会有危险了,明日你们都回医院去养伤。”

    “别,真的不是和康小姐您客气,兄弟们都没大碍。

    如果要紧,我们也不会一群伤患来保护您,早就规规矩矩的和少爷说明实情,让他换其他弟兄过来了。

    二小姐安心,我们绝不会拿您的安全开玩笑的。”

    康琴心被他这一本正经的说辞逗笑了,“我是替你们考虑,你倒是反过来让我安心。”

    沈丘乐呵呵的笑着,打听了几句假钞的事。

    “剩下的那几家也办好了,没事儿。”

    沈丘终于放心了,坐在那喝起水来。

    听他们提及沈君兰,康画柔就道:“对了,刚刚沈家少爷来过,等了你许久都没见你回来就先走了。

    心儿,你吃过晚饭了没有?”

    “吃过了,那我待会给他回个电话。

    阿姐还不知道吧,沈君兰现在搬到了梧桐公馆住,离我们家这边倒是很近。”

    康画柔说道:“他讲过了。”

    康琴心点点头。

    沈丘站起身告辞。

    “行,那你们就在庄园里住着,想吃什么记得和朱婶说。”

    他离开后,康画柔又紧张的询问了她和司雀舫之事,“心儿,你和他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爸妈可马上就要回来了。”

    “就这样呗。”

    康琴心含糊其辞。

    康画柔追问:“这样是哪样?”

    “就、外面传得那样子。”

    康琴心暂时不太想谈这事,站起身上楼道:“阿姐,我回房间给沈君兰回个电话,你也早些休息吧。”

    见状,康画柔叹了一声。

    沈君兰正在等她电话,但接通后,除了抱歉还是抱歉。

    沈君兰对她歉意,就好比她对司雀舫的谢意,根本道不完。

    康琴心听着,啼笑皆非道:“你若来来回回就这么句话,我可就挂了啊?”

    “等等。”

    沈君兰还是想问正事的,“那司二少抓了我二叔的人,准备怎么做?”

    “我问过,二少没说,我想大概是带回去审问一番,拿份供词吧。”

    “你们不了解沈家的规矩,这一人做事都是要连累全家的,所以沈家这些年上下齐心。

    就算是颜帮那样的权势,也防不住底下有人要背叛,但在沈家做事的人,身家性命都在沈家人手中,是断不敢背叛的。”

    沈君兰直接道:“我二叔能吩咐他们办这样的大事,信任程度就更不用提了。”

    康琴心有些不满沈家这种做法,但各家有各家的行事风格,她不好多说什么。

    “不对,沈家不出叛徒的话,那上次你们那个张管事?”

    康琴心大惊,提声道:“沈君兰,你早就知道你二叔有问题了,是吗?”

    “没,不是你想的那样。”

    沈君兰见她误会,连忙解释道:“这是沈家从前的规矩,不过我不太喜欢,和我爸提过很多次,如此未免太不人性化了。

    加之,我们毕竟是在新加坡重新起家,许多事上没从前在国内那样严谨。

    何况,我对事务接触得不深,听我二叔说现如今港里用人没从前那样苛刻了,若真有几个叛徒为了利益背叛沈家也有可能,我就相信了。

    琴心,我当时是真的不愿意去想要我性命的会人是他。”

    康琴心点头,“我理解。”

    “所以这都是我后来知道的,其实港里虽说现状是真的如我二叔说的那样,但他自己用人却还是秉承着从前的规矩。

    所以说,他手下出现叛徒不可能。”

    思及那次的事情,康琴心再道:“但那次,张管事虽然没供出什么来,但他下面的人却把张管事招出来了,可见你二叔的人口风也不是那么紧嘛。”

    “所以我才觉着二少有手段,竟然能从张管事的亲信嘴里套出信息来。”

    听他这样说,康琴心不免就想起那个男人。

    方才她下车时,司雀舫半真半假的问自己:“琴心,若是把咱们现在的关系弄假成真,你觉得怎么样?”

    怎么样?

    “不怎么样。”

    康琴心快步的走出去很久后,才听见汽车发动的声响。

    那时候他的沉默,不至于生气吧?

    电话那边唤她:“琴心?

    你还在吗?”

    “我在听,你说。”

    沈君兰重复道:“我刚问你,能不能安排我和二少见一面?”

    康琴心笑着接道:“正好,二少说要帮你,让我约你出去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