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8章 第甩不就开就打

    康琴心路上问他:“把真钞留给人家了吗?”

    “留了,留了等价的。”

    沈丘望了眼后座康琴心旁边堆着的假钞,又看向自己副驾上提前准备好的真钞,理所当然的道:“对于这种人,留足等价的钞票就不错了,我可没听银行里的号令两倍三倍的给他们。”

    康琴心很喜欢他直爽的脾性,满意的点头。

    有了沈丘等人的帮忙,康琴心行动的效率提升了不少。

    然而,途径市中心大道路口时,宋修立带着护卫司署的警卫拦住了她的车。

    时至傍晚,车水马龙的,康琴心不解的探出车窗,望着已走近的宋修立纳闷道:“宋警官何时去了交通局当差,这当街拦车是想做什么?”

    “康二小姐。”

    宋修立叹息了声,脸上透着两分无奈,“我也不想来麻烦您,但我们护卫司署接到报案,说您带人私闯民宅,我得找您回护卫司署做个问话。”

    “哦?

    那想必宋警长满市里找我,找的也挺不容易的。”

    康琴心刚在名单上将方才那位客户名划掉,与宋修立说话间已不动声色的将名单收好。

    抬眸,见对方震惊的望着车内堆积的现钞,笑着道:“宋警长,我就逛街想买点东西,不犯法吧?”

    “不、不会。”

    宋修立讪讪收回视线,但还有些没反应过来,谁家装半车现钞出来逛街的?

    银行家的千金就这么豪的吗?

    “什么私闯民宅?

    我和康小姐在市里遛弯呢。

    宋警长,我一直陪着康小姐,她有没有私闯民宅我最清楚不过了,你有什么事情就冲我沈丘来。”

    沈丘很起义的接过话,反问道:“话说,是什么人这么不懂眼色的报警?”

    “华民护卫司署自成立后,就以保障华民在新加坡的人身安全和利益为职责。

    有人报案,我们就要查案。”

    沈丘哪听他这套啰嗦,慢悠悠的说道:“所谓江湖事江湖了,跟你们这些没用的警卫有什么好说的,那人咋这么不懂规矩呢?”

    他口气太狂,宋修立走到驾驶坐那边,敲了敲车窗,而后问道:“你小子谁啊?”

    “我是沈家分队队长沈丘。

    看,后面跟着的车上都是我兄弟!”

    宋修立闻言,往他们车后一看,发现还真停了两辆车,十来个粗壮的男人紧紧盯着这边。

    这阵仗,比他带来的警卫还多。

    宋修立冷笑道:“沈家?

    嗯,真是哪哪都有你们沈家人啊!”

    他还记着天河桥前和沈家大打出手的场景。

    但是现在?

    环视了眼四周,因为无故停车已经影响了正常的街道运行了。

    他知道沈家都是些野蛮不讲理的人,说不定聊不上两句又要大打出手了,这地方也不合适动手啊。

    沈丘仰头应道:“那可不是,我们海上沈家有多少人,想必宋警官是听说过的。

    今儿我不管是谁想找康二小姐的麻烦,你让他来找我沈丘。”

    宋修立没想到这年纪轻轻的小伙子这么嚣张,瞧他的架势是不准备让自己带走康琴心了,心知不能蛮干。

    他转看向康琴心,好奇道:“康小姐现如今出行都有沈家专人保护,倒不知让司二少晓得了会作何感想?”

    先前护卫司署就收到了上面提醒,宋修立知道康琴心与司雀舫有点关系。

    康琴心面色如常道:“让宋警长费心了,这是我的事。”

    宋修立站直了道:“不管怎样,现在有人点名报案说康二小姐损害了他的人身安全,按照护卫司署的例行章程,我必须要找康小姐做个笔录。”

    康琴心手里的事情还多着呢,哪有功夫和他周旋,不悦的反问道:“他们告我什么呀?

    是我被抢了钱还是打死了人?”

    宋修立想了想,人家还真没丢失钱财,只能道:“这,打伤了人。”

    他话声刚落,沈丘就大声道:“笑话,康二小姐是什么身份,怎么可能动手打人?

    宋警长,就这么说吧,你看我们车里这么多钱,康二小姐还赶着逛街去买东西。

    这花不完钱,咱们也不好意思回去。

    咱们彼此都退一步,今日我和我兄弟都跟着康小姐,她做了什么我们沈家人最清楚不过了,我喊个兄弟随你回护卫司署做笔录,你看成吗?”

    她说着下车,朝身后那辆车招招手,唤来个小弟,交代了番。

    那小弟立即站到宋修立身旁,“宋警官,我们走吧,我到你们那喝杯茶去,你想问什么都行。”

    宋修立不甘的望着车内的康琴心。

    康琴心唤了声沈丘:“走吧。”

    宋修立原地挥了挥胳膊,实在是气。

    他的下属上前问道:“警长,那现在怎么办,就这么放康二小姐走了吗?”

    “放什么放,走,咱们跟上去,我就不信她买完东西还没空做笔录。”

    宋修立语气固执。

    沈家的小弟立即拽住宋修立,“别啊警长,我们不还要回去做笔录吗?

    你说你堂堂护卫司署的大警长,做跟梢这种事多丢人啊?

    再说了,有我们丘哥在,你们是追不上的。”

    听到这种毫不客气的大实话,宋修立更怒了,却偏偏没有办法,只能把他带回去。

    康琴心同沈丘道:“没想到你年轻轻轻挺会来事,三言两语就打发了宋修立。”

    “这种当官的没什么本事,就喜欢端官架子,我怕他做什么?

    他要是敢跟上来,我让人把他车轮胎戳了!康小姐你请放心,准不会坏了您的事。”

    沈丘边说边问下一家地址。

    康琴心报了地址,感激道:“真是多谢你了。”

    也就沈家这样势力的人家,可以不惧官威和护卫司署对着干,像康家这样的反而不便直接得罪,有他在确实轻易许多。

    他们跑到了晚上九点多,除了几家没人的,名单末尾还剩下三人。

    康琴心见他们都有疲色,愧疚道:“沈丘,辛苦你们了,等结束后我请你们吃晚饭。”

    “没事,我们跑码头的,这点体力小意思。”

    康琴心在车前清点好假钞,刚准备上车,忽然路口射来刺眼的汽车灯光。

    她心里一顿,幕后之人得了风声来拦截了,沉声说道:“沈丘,来麻烦了。”

    沈丘往那边一看,刚喊了句“兄弟们抄家伙”,就见康琴心蹭得溜上了车,“走,甩开他们。”

    沈丘惊讶的招呼人各就各位,三辆汽车连忙朝另外方向开去。

    他转身看了眼后面紧跟着的车队,费解道:“康二小姐,不打吗?”

    康琴心冷静道:“这不是逞本事的时候,能甩开就不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