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6章 善意的提醒

    他不可思议的望着康琴心,康琴心亦疑惑的反看向他。

    康画柔的视线在二人之间徘徊,出声劝道:“心儿,别闹了,宋警官也是例行询问。”

    宋修立端正了语气,客气道:“我找康二小姐只是希望您能配合调查,或许是我言语失当了,还请康小姐见谅。”

    “你明白就好。”

    银行多事之秋,康琴心也不愿把这种事闹大,坐回去认真道:“虽说黄坤被揍对我来说是个好消息,但这次还真不是我派人去的。

    宋警官,你以后有时间还是多关心下市内其他的事情吧,就这种官司你管不了。”

    宋修立瞠目,很不明白她的意思。

    康琴心弯身过去,抽出他记录的笔,慢声说道:“如你所说,就算我真的要对黄坤动手也用不着亲自动手。

    大家都是明白人,这种私人恩怨闹到护卫司署那儿就有些说不过去了,既是私怨谁还能留下证据等着被查?

    所以我劝宋警官,往后还是把工作重心放在市民安全这方面上,这些事你们管不了。”

    宋修立对她的坦白和嚣张感到惊诧,却无言反驳,哑口无言的愣在那。

    “宋警官贵人事忙,我就不强留您了。”

    康琴心起身送客,这次对他的态度显然没有从前那样有礼。

    宋修立只能郁闷的离开。

    她转身,见康画柔正望着自己,浅笑道:“吓着阿姐了?”

    “我倒没有,只是你这样会得罪人的。”

    康琴心摇头,“这宋修立早就见我不爽了,我也不知今年怎么总和护卫司署的人杠上,这三天两头就被他找上门问话,今天实在没功夫应对。

    何况,我说的都是实话,这市里不太平,他们护卫司署的人如果真有用,就不该总盯着几大家族的人和事奔波。”

    “你把握好分寸就成。”

    康画柔柔声提醒了句,这些对外的事宜她不懂,也不会干涉。

    康琴心送她回楼上休息。

    康画柔又问:“爸妈何时回来?”

    “就这两日。”

    “到时候书弘也会回来。”

    康琴心明白她的忧虑,“我知道阿姐在替我担心,没事儿的。”

    康画柔点头。

    康琴心回房打电话找郭南,问黄坤的事情是不是他做的。

    黄坤在那边得意洋洋的邀功:“表小姐您知道了,怎么样,我这是不是替您分忧了?

    敢害我们表小姐,我当时就打得他满地找牙,保管他娘见了他都认不出来。”

    康琴心被他的说辞逗笑了,“你就知道动武。”

    “拳头才是硬道理,爷说的!”

    听他提起叶岫,康琴心再问:“这件事是小舅舅吩咐的?”

    郭南如实道:“是爷吩咐的。”

    “我昨晚和他通电话,他倒是没和我说。”

    “爷说不用告诉您,咱们操纵不了那姓黄的,就是给他点教训瞧瞧。

    爷怕你觉得他插手会高兴,都是秘密交代没想惊动您的。

    对了,表小姐是怎么知道的?”

    郭南后知后觉。

    “刚刚护卫司署的警官来庄园找我问话了,那黄坤还真以为是我派去的人,和警官那样一说,姓宋的就找上门了。”

    郭南皱眉,“这没根没据的凭啥子找上您啊?

    我们当时可没有留下什么证据,他们查不出来的。”

    康琴心笑道:“你办事我自然是放心的,我打来呢就是找你确认下。

    顺便提醒你,以后不用这样替我出气的。”

    郭南一如从前那样应的爽快,但康琴心知道,只要有叶岫吩咐,他还是照做。

    下楼出门,前往银行,先是照例开会过问了假钞收回的进度。

    果然,正常市民听说能以一换多自然都纷纷前去银行兑现,但有心囤着这批假钞的人迟迟没有现身,而这些人手中的假钞数额不小。

    康琴心觉得不能坐以待毙,打电话让袁帆通知开泰各大分行,将取钱记录找出来,和已经换回来的假钞记录做统计对比。

    她准备针对性的处理这件事,尽量把假钞都收回来。

    这还是早上宋修立给她的灵感,有时候,必要的手段也没什么坏处,或者说更有效。

    银行里的人加班加点,康琴心也不便离开,艺息馆工作室那边她就没去。

    结果,魏悦希却找上了她。

    康琴心出言抱歉,魏悦希摆手道:“放心吧表姐,我不是来催你的。”

    “那是有什么事,都找到银行里来了?”

    魏悦希忽然神神秘秘凑近她说道:“我知道表姐在查陆家银行的开张日期,这个月十五。”

    康琴心好奇的望向她。

    “我从言卿那打听来的,表姐忘了?

    裴家和陆家是亲戚啊!”

    “我没忘,这对我来说确实很重要,谢谢你了阿希。”

    康琴心看向旁边日历,今天初八,也就是说还有一周。

    她立即拿起电话打内线吩咐:“让副行长过来。”

    魏悦希听见这话,“嗳”了声急道:“表姐,我还在这呢!”

    康琴心反应过来,怕他们见面尴尬,体贴道:“我给疏忽了,那我过去找他,你在这等会儿。”

    康琴心找到康英茂,告知她陆氏银行的开张日子,又督促着问袁帆那边取钞客户的资料送来没有。

    “开泰那边的人说袁副行长出门有小半个时辰了,应该快到了。”

    “那你再催催换钞客户的资料,让秘书部努努力,我要尽快拿到还没有来兑现假钞的人员名单,以及他们的家庭住址。”

    康英茂见她语气果断,知她是存了什么想法,并未劝解,且配合道:“二小姐放心,我会整合好的,也会联系阿忠让他准备好人手。”

    两人配合默契,康琴心放心回了办公室。

    魏悦希还留在那,喝着水惬意的看着自己带来的手稿纸,见她进来笑着道:“表姐你看,都是我和言卿从前画的,还有盛助教的稿纸也在这里。

    我觉得这么重要的东西,我还是要亲自带来交给表姐的。”

    康琴心哪能不知道她此行目的最关键是告诉自己陆氏银行的开张日期,过去和她并排坐下,感激道:“阿希,谢谢你。”

    魏悦希直接道:“我其实都不知道你在打听这事儿,其实我觉得是言卿暗示给我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