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5章 矢口否认

    康琴心有心打探陆氏银行开张的日子,打电话给几个擅搜市内时报的朋友问询,但陆家新搬来不久,且又是沪上家族,和他们没有往来,竟都没听说。

    她有些丧气,却在静等消息时接到了魏悦希的来电。

    康琴心拧了拧眉心,声音略带疲倦,“阿希,这么晚了是有什么事吗?”

    “表姐你忘了?

    工作室的事情呀!”

    那头魏悦希语气欢快,丝毫没有留意到时间,兴致勃勃的继续道:“上次你不是让人把工作室的装潢设计图纸给我送来了吗,我和言卿看了看都觉得不错。”

    “那好,我找人安排下去。”

    康琴心现在虽没心思过问这些,但工作室是她决定开的,就得认真对待。

    “表姐,你声音怎么不太对,是不是生病了?”

    “没有,就是刚从银行回来不久,有些累而已。”

    魏悦希语露失落,“是吗,我还准备找你商量工作室未来定向风格的事情呢。

    我和言卿都觉得新时代潮流好,像那些礼服啊佯装之类的过于正式,我们可以朝着轻简的风格转换。

    但盛助教却觉得旗袍之类的国粹更好,说是更显气质,但我们的工作室又不是只面向华民……”康琴心听得出来她是真的纠结,笑道:“我不是说了吗,求同存异,你们各抒己见很好。

    你和言卿可以继续坚持你们的想法,但也不用非要盛助教改变他的坚持,不是吗?”

    魏悦希担忧:“那岂非过于混乱,没有针对性了?”

    康琴心摇头回道:“那不至于,再说你们将来也可以尝试着元素融合,或许能引领一种新的潮流。”

    “表姐你这么看得起我们,我们肯定不会让你失望。”

    康琴心继续鼓励,“明日我吩咐阿忠带人去艺息馆那边,你若有时间亲自过去指挥装潢都成。”

    “那表姐你不过去了吗?”

    康琴心嗯了声沉默。

    魏悦希不死心再问:“我知道你接管了银行很忙,但这毕竟是工作室初日动工,就真不去吗?”

    “等开张的时候我会去的。”

    “但我还想把我们的设计图纸给你看看的。”

    康琴心不忍打击她的热情,思量后应道:“那你先交给阿忠,他会给我送来的。

    若是有空,我下午会过去,正巧设计室的名字还没商量,你若有意见尽管提出来。”

    魏悦希这才肯挂电话。

    康琴心洗了个澡,又去书房找了几本经济学书,翻看了些银行相关的理论知识。

    她算这方面的新手,就算有康英茂教着,仍需要多看多学,待到半夜才睡去。

    次日清早楼下大动,康琴心醒来下楼,见居然是康画柔回来了。

    她惊讶万分,冲上前道:“阿姐你回来怎么也没提前告诉我,我好去机场接你呀。”

    康画柔一身白色水墨旗袍,长发半梳披在肩上,温柔的看着她道:“清明都过去有几日了,我怕被爸妈发现,所以先回来了。

    班次实在太早,怕你跑出去接我,所以才没有告诉你,这不给你个惊喜嘛。”

    康琴心浅笑着和她拥抱了抱,欢喜的拉着她的手上下打量了番,“阿姐你和以前有些不同了,人精神了许多,果然应该多出去走走。”

    “是啊,我这次回上海认识了好几位新朋友。”

    以往康画柔从上海扫墓回来都是消极沉沉的,这次却开朗了许多,康琴心很高兴,陪她用完了早餐都不舍得出门。

    他让康英茂先去银行,自己则在家陪长姐收拾。

    康画柔奇道:“你已经开始去银行上班了吗?

    其实你有事可以先去忙的,不用特地留下来陪我。”

    康琴心靠在沙发上叹气:“银行事情是多,但我也没办法解决啊。”

    “遇上麻烦了?”

    康画柔关切。

    康琴心还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外边就有人进来说道:“二小姐,宋警官来了。”

    “什么宋警官?”

    康琴心莫名其妙的嘀咕了声,紧接着就想起来了,“不会是早前来过咱们家的那个宋警官吧?”

    她话声刚落,宋修立就来到了大门前,“康二小姐,正是在下。”

    康画柔唤阿岚将行李送上楼,在旁边坐下。

    康琴心见他不请自来,敛色正经道:“是你啊,进来吧。”

    等人进屋,她又问:“不知宋警官大清早的找我,所为何事?”

    “康二小姐心知肚明,很清楚在下是来找您的。”

    宋修立意味深长的看了她眼,又拿出纸笔准备做口供。

    康琴心不太喜欢这人,直问道:“这是出什么事了?”

    “坤元皮革厂的黄老板昨晚上被人打了,现在正躺在医院里呢。”

    康琴心一时没反应过来,皱着眉问:“什,什么皮革厂?”

    “黄坤黄老板,他昨儿可是有去开泰银行取过钱的,听说还是康二小姐亲自接待的,你现在不会说你不认识吧?”

    “哦,是他啊。”

    想起是谁来的康琴心面露笑意,“这黄老板被打了,你来找我做什么,该不会以为是我打的吧?”

    她确实有警告过黄坤让他小心些,但也明白他不过只是个听令行事的,幕后操纵他的是沈英豪,或许还有陆家,康琴心还没幼稚到真找人去打他一顿。

    宋修立写字的动作微顿,抬头诧异道:“康二小姐这是承认了?”

    康琴心冷笑,“你何时听见我承认了?

    宋警官,请注意你的措词。”

    “但黄老板醒来之后报警,跟我们护卫司署的人说就是康二小姐您打的,这是受害者证词。”

    宋修立还真就转身从下属那取来一份文件交给康琴心看。

    康琴心接过,看了两眼就还给他,“宋警官,这上面写着黄老板的受害时间是下午四点半左右,又发生在青港附近,那时候我人在广源总部,整个银行的人都可以为我作证。”

    宋修立纠正道:“康小姐你是误会了,黄老板的意思是您派人去的。

    您这样的身份,就算要打人,自然也用不着亲自动手,不是吗?”

    康琴心觉着,这位宋警官对自己可能是存着某些敌意,这话中认定她的意思是明明白白的。

    她启唇反问:“请问宋警官,对黄老板动手的人可有抓住?

    可是在场有人亲口承认了是我康琴心指派他去的?”

    宋修立摇头,答道:“对方撤得很快,还没有抓住施暴者。”

    “既然没有,那就是黄老板的空口说辞咯?”

    康琴心闭眼,拿起旁边的电话边拨同他道:“没有证据胡乱造谣编造,对我的声誉造成了很大的影响,我要告他,还有你。”

    她的电话还没拨出去,宋修立便飞快的用手替她挂断了信号。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