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4章 放狠话

    沈君兰见时辰差不多,约她去旁边的酒楼里吃饭。

    银行里接连被取出七十余万现钱,再加上假钞之事萦绕心头,她很担心运行出错,委实没有心情,便拒绝了他的好意。

    沈君兰有些失落,自我安慰道:“你刚接管银行,忙碌些是应该的。”

    康琴心笑道:“等我联系了我表哥再约你出来,大家一起吃饭。”

    沈君兰这才离开。

    傍晚的时候,康日孝打电话来,道实在凑不出那么多现钱,问能否先补上部分,剩下的再宽限几日。

    意料之中的情况,康琴心让他先把凑好的钱送来。

    不过七万多。

    康日孝见她沉着脸色,解释道:“这件事我也是受害者,当时说好了不会来银行取的,谁知道就来了……”“开泰那边告诉你了?”

    康琴心没好声,谁会摆着白来的钱不要?

    也不知是否该骂他天真,“那你想必也知道情况了,现在开泰那边由袁帆主持,你不用去了。”

    “二侄女?”

    康日孝急声,大声道:“那姓袁的就是个外人,你摆着自家人不用,你把大权交给他?

    这件事你爸肯定不知道。”

    “现在早不是过去钱庄运营的模式了。

    外姓人怎么了,你姓康又怎么了?

    捅娄子的是你,帮着处理事的人是他。

    你别指望我爸会偏袒你,等他知道了全部实情,第一个不会放过你的就是他。”

    康琴心撂了狠话。

    康日孝哑口,心中又恨又气,“你不让我去银行干活,是想逼死你叔叔一家?”

    “得了吧,你死不了。”

    康琴心冷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从前做的勾当,这些年捞了多少好处自己心里明白。

    这回你和黄坤联手用假钞做银行的账,你不会不知道这是犯了经济罪,我不跟你论官司已经是给你面子了,还给你时间筹钱,不要得寸进尺。”

    “你!”

    康日孝咬牙忍住,拿手指着康琴心点点头,“你哥都要敬我三分面子,你真是能耐了啊。”

    康琴心懒得与他多言,冲外唤道:“来人,送客。”

    她一整日都在银行里对账目,又关注着各家分行收回来的假钞数量,离发行出去的委实差的太远。

    这件事有沈英豪在背后操作,哪怕舅舅出面也控制不了媒体多久的,康琴心心绪难安。

    她和康英茂留到了晚上七点,离开时共乘一车。

    康琴心觉得他神色不对,几番欲言又止的,“英茂哥,怎么了,有什么事直说就是了。”

    “二小姐。”

    康英茂唤了声,脸色还是纠结。

    “是银行里又出新情况了吗?”

    康琴心直觉不好,坐直了望着前面驾驶座的他,催促道:“现在是我负责银行,你别瞒着我。”

    “倒不是我们行里添了新情况,是索里街那边有家银行在准备新开张。”

    “是什么来头?”

    康琴心匪夷,“怎么无声无息的,先前都没听到风声?”

    康英茂回道:“是丽华堂大酒店的东家,陆家。”

    “陆家?”

    康琴心皱眉,“怪不得陆家突然搬来新加坡,原来并不止于发展酒店,还盯着银行这块。”

    康英茂言道:“新加坡华人银行这块素来是咱们康家的,这些年广源和开泰的分行开遍了整个马来,现在陆家来势汹汹,而我们银行却接连遭受暗害。

    二小姐,这其中定不简单的。”

    康琴心苦笑道:“世上哪有什么就该是我们康家的?

    总不能因为康家开了银行,别人家就不能做了吧?”

    她顿了顿,继续道:“你是不是怀疑假钞之事,和陆家也有关系?”

    康英茂颔首,“就是直觉,上回陆家小姐的生日舞会上,沈公子不是也去了吗?

    这说明陆家和沈家是旧相识,说不准就是沈二老爷和陆家人谋划的呢?”

    “那次舞会你也看见了,陆家在新加坡的人脉很广。”

    康琴心忧心忡忡,陆家有钱有基业也有人才,同政府及当地贵族的关系都不错,连和司家都沾着亲带故。

    若是真想要斗败康家,简直轻而易举。

    康英茂亦道:“若是这样,眼下这个坎怕是不好过。”

    康琴心明白他的意思,面上如常心中却慌乱起来,到家后连忙给叶岫去了电话,“小舅舅,报社媒体那边,还控得住吗?”

    “倒没再闹出新闻来,怎么了?”

    叶岫不解。

    康琴心觉得不可思议,“真没事情?”

    叶岫琢磨着不对,追问她情况。

    康琴心就将陆家的事告知了他。

    叶岫习以为常道:“哪一行都有竞争,当初康家不过是占了时机,陆家见这边势头好想来分一杯羹也是正常。

    生意场上,再寻常不过的了。”

    面对亲近的人,康琴心可做不到方才面对康英茂时的冷静,气恼道:“我知道行行有竞争,如果陆家正大光明开银行我不会有意见,但若先用卑劣手段害了我们康氏,我定不会放过他们。”

    “陆家银行若是真的开张,你们两家杠上是迟早的事。

    马来这边虽说市场不小,但毕竟也不向国内那么大,到时定是你死我活的场面。”

    叶岫语气深沉,直言再道:“心儿,你也怀疑陆家和沈家勾结害的开泰吧?”

    康琴心低声承认。

    “但事有缓急,你目前最重要的还是解决假钞的事,如果康家发行假钞这件事被大众渲染起来,那不用陆家刻意打压,康家便先失了华民的信任。”

    “我何尝不知这件事的急迫?

    不过我总觉得,假钞既然流通出去了,这件事瞒是瞒不住的。

    沈英豪能做到之前几步,肯定也会安排自己人积压假钞在手,而这些人,是银行无论开多高的钱都换不回来的。”

    这才是康琴心心中真正的焦虑,她知道,但凡沈英豪想要曝光开泰假钞这件事,媒体和报社根本阻拦不住,现在就看他是准备什么时候放消息了……叶岫是聪明人,当然也考虑得到这层,“我想,陆家银行正式开张之时,就是假钞消息公布于众让市民讨伐你们康氏之日。”

    康琴心被他一言点醒,确实如此!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