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1章 正主1到了

    她从自己的账户里取了十五万现钱送去开泰总行,同时也见到了康日孝口中那位姓黄的老板。

    他叫黄坤,是个身形极瘦的三十多岁男人。

    黄坤见她带着人进银行,又让工作人员上前安排,竟还挂着笑上前想要握手。

    康琴心脸色淡淡的看着他,“黄老板,我正想找你,你还就出现了。”

    “康小姐可是这市里的风云人物,不知您找在下何事?”

    黄坤讪讪的收回手,依旧谈笑风生,甚至还挑衅式的询问:“对了,日孝行长今儿怎么没在?

    我听说他回来了,正想继续找他办业务来着,没想到居然劳驾了康小姐您。”

    这人还真是够不要脸。

    康琴心不答反问:“康日孝为何回来,黄老板当真不知吗?”

    “小姐这话就让我糊涂了,日孝行长贵人事忙,我怎么会知道他因何而归?”

    康琴心看了看忙碌进出的工作人员,与他道:“这么大笔钱,黄老板可要好好收着。”

    “那是自然,来取钱嘛肯定是有用处,否则怎么会特地大清早的过来呢?”

    他嬉皮笑脸的接完话,又高声感叹起来:“康氏银行真不愧是新加坡的第一华人银行,果真是财大气粗。

    刚刚我来时他们还说今天不方便,没想到康小姐一到,我就能顺利取钱了。”

    康琴心知道他故意这么说,也不动气:“黄老板既然到了,那就是我们开泰的客户,先请休息室喝杯茶。”

    “哦?

    康小姐还有事要忙?”

    康琴心态度也不遮掩,“托你黄老板的福,我确实很忙。”

    她话落,袁帆就招呼秘书引黄坤去会议室。

    他们则去了办公室。

    袁帆进门就问:“二小姐,您从哪调来这么大笔资金,广源那边也需要日常流动资金的。”

    “不影响,是我自己账户上的。”

    康琴心简洁的答完话,问他要当日黄坤办理存钱手续时的记录。

    袁帆连忙说去找来。

    康琴心又唤住他:“还有当日在场的工作人员,都给我喊来。”

    袁帆面浮希望:“二小姐觉得还有办法把这笔钱追回来?”

    “追回来是不太可能。”

    既然是沈英豪在背后谋划,那就是有备而来,这钱出了开泰,哪这么容易让他们吐出来?

    康琴心只是想问些旁枝末节以做应对而已。

    袁帆领工作人员进来接受了问话,又把记录文件递给她,见其越看眉头皱的越紧,轻说道:“当日都是行长的亲信陪同,记录这般简单含糊,他肯定是知情的。”

    毕竟康日孝也是康家人,袁帆不好说的太过。

    康琴心懂他的意思,康日孝当然是明知假钞再放入库的罪魁祸首,只是现在的时势不容她将这件事揭露。

    她认真道:“这里的事,由你全权负责,再不准旁人插手,至于康日孝在银行里的职务,稍后我会和我爸打电话后起书罢免。

    还有,收购假钞的事情要抓紧,报社那边已经有报道出来了,我也不知道还能压下多久。”

    “报社这么快就得到消息了?”

    袁帆又惊又慌。

    康琴心“嗯”了声没有多言,转去会议室。

    黄坤正在和手下调侃开泰没钱及康家小姐故作潇洒强撑面子,说到一半见小弟使眼色,转身正望见康琴心立在门口。

    他表情滞了滞才如常道:“哟,是康小姐,您忙好了?”

    康琴心走进,并转身关门。

    黄坤和手下对视了眼,不明白的问道:“康小姐这是做什么?

    我等拿了钱就离开你们这了。”

    “黄老板怕什么?”

    “谁说我怕了?”

    黄坤坐的更笔直了些。

    康琴心走过去也不坐下,见他和他手下都警惕的望着自己,单手支在桌沿边喃喃道:“这笔钱你该不该得心中最有数,难道不该怕吗?”

    黄坤佯作不明白,“我听不懂康小姐在说什么。”

    “黄老板这笔业务完成得这般优秀,不知道回去之后沈二老爷会如何奖赏你?”

    她含笑侧着看他,目光探究。

    黄坤惊惧,未有说话。

    康琴心这才在旁边拉开椅子坐下,若似随意的问道:“存钱时的手续过程滴水不露,想来我要从那方面入手是不可能的了。

    黄老板待会回去了,替我带句话给沈二老爷,不知我康家是如何得罪了他,居然劳他亲自费心安排这样对付我康氏?”

    “呵,呵呵,”黄坤干笑两声,应付的答道:“康小姐找沈二老爷大可去沈家找,找我说这些话做什么?”

    “我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你还何必装糊涂?”

    康琴心面露不耐,“我康琴心说话不喜欢拐弯抹角,让你带话你就带话。

    告诉沈二老爷,这钱我今日让你们带走了,来日自然会让他还回来!”

    她说完站起身,往门口走了两步再转身:“还有,黄老板近来出门最好注意下安全,世道不太平呢……”“你,你这话什么意思!”

    黄坤冲着她的背影问喊。

    康琴心等到了门口才侧首回话:“字面上的意思,黄老板前来办事之时,就该想到这个后果。”

    黄坤脸色泛白,说不害怕是不可能的。

    他来办事存钱的时候,康家还只是康家,顶多再顾忌下叶家和魏家,那会子康氏千金和司家二少的恋情还没有真正实锤公布,而现在……袁帆就在外面,自然听见了她的话,看过去的眼神有些陌生。

    康琴心问他什么事。

    袁帆说二十万现钱点数完毕,康琴心颔首,让他找黄坤办交接。

    黄坤领了钱,临走前还想再见见康琴心。

    康琴心正在和康昱通电话,自然是不会浪费那功夫的,便挥手让人打发了。

    康昱已经得知了消息,问她是否应付得来。

    “事情还好,只要不让媒体把这件事报道出来,我有把握能处理好。”

    康琴心如是答话。

    康昱只从康英茂那边得知了个大概,不知详情,但事关沈家,还是忍不住交代道:“沈家背景复杂,和不少帮派关系都很不错,开泰的事你可以处理。

    但沈家的家事千万不要插手,一切等我回去再说。”

    “爸,你和妈几号回来?

    难得回趟老家,不多住阵子吗,现在国内毕竟比前两年安定不少。”

    康琴心言语关切。

    康昱却态度坚决,“银行接连遇难,总不能都让你一个人扛。

    爸爸不在你身边,如果、如果真的处理不了了,就去问你小舅舅拿个主意。”

    康琴心见父亲居然都一反常态允许她向叶岫求助了,知对方是在心疼自己,心中滋味难言,语气也有了动容轻颤:“我知道了,爸,我不会逞强的,您多保重身体。”

    父女俩都难得的失态,挂完电话后康琴心却笑了,她感受得出父亲在她接掌商事态度上的转变,现在是真的认同她。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