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胆2089章 你好大的胆子

    康日孝在生意场上打滚数十年,为人精明老道,就算事情败露,也并不打算就此认罪。

    他进庄园前就计划好了,无论对方如何威逼,只要咬定了不知情,没有证据,她一个小姑娘能拿他怎么样?

    尤其是,康日孝见她面容稚嫩,身形娇滴,只当其色厉内荏,就没当回事儿。

    于是,他气定神若的慢慢打感情牌:“侄女,你爸年前身体就不好,对这边银行里的事务就更不过问了。

    你大哥书弘么毕竟年轻,以前许多事我找他商量他也拿不定主意,最后还得劳烦你爸爸。

    早前你爸随你旭叔叔去丽山岛度假养病,你叔叔我,银行内外那么多事情确实是忙不过来。

    我跟你说,上月初我在英国和人谈业务,十三号飞苏联,十六回新加坡和几个老客户吃饭谈事情,没两日又回了国内,二十五号跑美国,大小那么多经济会议参加了不少,是真的忙。

    至于开泰里的事情,那不早就由你们做主让袁帆负责了吗?

    我想着那年轻人和书弘感情要好,做事沉稳,就放心放权了。

    许多事确实没有亲力亲为,现在发生这种情况有我的疏忽,但你们不能全怪在我身上。

    说到底,若不是昨天接到电话了解了情况,我是到现在都不知道银行的钱库里出了假钞这种事情,琴心侄女,你可要相信我啊!”

    他满脸情真意切的模样,又抬手抹了抹眼睛,又是着急又是委屈,老泪纵横的令人悲切。

    然而康琴心一个字都不信,也看出了对方的打算,径自走到客厅的主沙发上坐着,轻描淡写的问道:“你真不知?”

    “我是真不知道!”

    康日孝立马提声强调,以为对方信了自己,满眼动容的走过去,双手撑着膝盖就准备坐在她对面继续诉说。

    康琴心忽而凉凉的出声:“我让你坐了吗?”

    前来上咖啡的朱婶微惊,鲜少见二小姐如此的。

    康日孝面色忐忑,忙琢磨着措辞开口:“一笔写不出两个康字来,你还能觉得叔叔我存心害康家不成?”

    康琴心端起咖啡,她是有些累也有些睡眠不足,本想着提神,但送至嘴边又放下递回去,柔声言道:“朱婶,大清早的我还是不喝这个了,给我倒杯牛奶吧。”

    朱婶“哎”了声,有些犹豫的去看康日孝。

    康琴心知道她在迟疑什么,决然道:“他今天不是府上的客人,你不用招待。”

    朱婶这才利索得离开。

    康日孝听她这种语气就知道事情不容易糊弄,但还是装作反思模样的念叨起来:“二侄女你想想,我这辈子走到今天都是你父亲提携起来的。

    如果不是他教我,我现在可能和老家那些同宗兄弟差不多,还留在国内艰难度日,哪有现在的安好?

    开泰银行里的假钞有我的责任我不推脱,但要我现在就拿出这么大笔钱来填空,我委实没有办法。

    你也晓得的,你婶婶和几个妹妹一大家子全靠我一个人的薪水过日子呢……”“你有钱买私人别墅却拿不出二十万,你逗我呢?

    康日孝,我找你来不是和你打商量,我就给你一天时间。”

    康琴心说着望了眼钟表,“今天下午四点半之前,我要看见二十万入库。”

    康日孝见她态度坚决,根本没将自己早前的那番话听进去,也不高兴了,沉下脸道:“二侄女,你说这话就是没把叔叔当一家人了。

    那所别墅是我朋友送给我的,我活这么大把年纪有几个相知好友没什么问题吧?”

    “哦?

    那里面的宝贝也是你朋友送的咯?”

    康琴心嗤笑得接过他的话,也不等回应立即再道:“对了,我忘记通知你了,昨儿从你家拿走的一批古玩卖了两万,等中午之前应该还会有一批进账。”

    她边说边接过新送来的牛奶,扬声逼迫道:“日孝叔,我能查到你的私人别墅,当然也能查到其他资产。

    我敬你是长辈,给你留面子,若是你不自己送还这二十万,让我的人去办,为求效率可不会认真替你估算价值,到时候你的损失恐怕远不止这二十万。”

    “什么?

    你居然动了我房子里的东西?”

    康日孝大惊,连着两步逼近她,不可思议的连连质问,“你好大的胆子!你、你怎么敢?”

    他气得满脸涨红,语气哆嗦。

    “放心,稍后典卖出去的收据都会给你送去的,你若实在是喜欢其中的哪件物事,也可以再去买回来。

    总之,你要么自己拿钱出来,要么就别怪我自作主张变卖你的财产。

    我知道你未雨绸缪,在国外的银行里开账户,但你以为你不把资金存在广源和开泰里我就拿你没法子了吗?

    我可记得,开泰成立之初,我爸把你分派过去做负责人时特地送了10%的股份给你,听说你早就有意要转卖了,是吗?”

    “康琴心,你简直欺人太甚!”

    康日孝两步上前破口大骂:“真是无法无天了你!你爸分我的股份,那早就是我康日孝所有,就算是你爸想要收回去也得拿钱来换,你凭什么想收回就收回?”

    他气势汹汹的伸手就要扬下去。

    康琴心不慌不忙的望过去,“怎么,还想动手?

    在这里?”

    她不过是个年轻姑娘,客厅里也没有站保卫,眼神更谈不上如何凶恶,但就是这轻描淡写的反问话震慑住了康日孝。

    他手势停顿的站在那,怒不敢言。

    “你可要想清楚,在康家动武力,你是认真的吗?”

    见康日孝怂了,康琴心站起身望着他字字清晰道:“我跟我爸的做事方法不同,跟你更没有什么情分,只要能达到目的,我是不介意对你采取点手段的。

    康日孝,我今儿就是想要收回你在开泰的股份,你打算如何?”

    康日孝后退几步,跌坐在那头沙发上。

    康琴心好整以暇的看着他。

    好半晌,康日孝才憋出来一句:“给你爸拨电话,我要亲自跟他说。”

    康琴心顺势抬起手将旁边的电话给他递去,“打,记得言简意赅的表达清楚,越洋电话可不便宜。”

    她这般说,康日孝反倒不敢接了。

    康琴心不耐烦的催道:“打啊!”

    “你,你到底想我怎么做?”

    他不敢拿电话,想到进来前外面庭院里所见到的打手和保卫,康日孝泄气了。

    他知道康琴心虽然不常在康氏企业和银行里走动,但她是从小跟着叶岫长大的,那叶岫的手段素来让人闻风丧胆……康日孝是真怕康琴心使用暴力手段对付自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