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我回来对你负责(4)

    ——————————————————————————————————————————

    第七章我回来对你负责(4)

    因为脑震荡,任思齐被留院观察。

    格雾趁他晕着,撵走了秦翡和贝仙,主动请缨留下照顾他。任思齐晕的根本没劲赶她走,索性倒在床上闭着眼,看都不看她。

    直到夜深,窝在沙发上的小人还在对着手机戳戳戳,任思齐就忍不了。“不许玩了,睡觉。”他声音冷硬的开口,带着教育她时惯有的严厉。

    格雾先是恍惚一下,意识到是任思齐发出的声音,喜不自禁,却是抿着嘴压着笑意,只问:“我打扰到你了?”

    任思齐气结,“要玩把灯打开再玩。”

    “你本就入睡困难,开了灯便更加睡不着了。不用管我,我习惯黑着灯看手机了,你睡吧。”

    “黑着灯看手机,眼睛还要不要了?”任思齐急了,撑着胳膊坐起来,问出了自见她那一刻便想问的话,“你这几年到底怎么过的日子?”

    “怎么过的日子?”格雾跟着他重复一遍才喃喃的回答:“睁开眼就往学校或者医院跑,累了也不管是哪里倒下就睡。我在地铁里睡过,在图书馆里睡过,在医院的厕所里也睡过。”

    她笑了一声,好似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事。“还有一次,我给一个有暴力倾向的患者打完镇定剂后,就趴在他床边睡着了。等我醒过来的时候,才发现根本没给患者上绑带,病房的门还是锁着的。如果患者先醒过来并且发病,我都不知道自己要面对什么。可是那一刻,我却一点都不害怕,反而有些遗憾。因为我在想,如果面对那种状况,我都能全身而退的话,我应该就可以回国了。”

    暗黑的房间里,她的眼眸格外的亮,那种光亮看的任思齐心酸。“你没必要这样的。”

    “那我应该怎样呢?”格雾站起身,走到床边,俯视着他。“应该离你远远的,应该把你忘了,应该找一个更好的人爱,然后和他结婚,生儿育女?我是应该这样吗?”

    任思齐哑声,他知道自己应该说“是”,可是那个“是”字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在没见到她的时候,他或许可以假装大度的说“只要她幸福就好”,可是此时此刻,他连想一想都觉得嫉妒。

    格雾很满意他此刻的表情,伸出手指在他额上划拉一下,似是要抚平什么。“看,你不是也说不出口。任思齐,我们从没分手,虽然天各一方,那也只是天涯咫尺。我为了成为最般配你的人而努力,从小到大,一直都是。”

    他握住她的手腕,手微微发抖,最终还是甩开了她。

    “那么,就到此为止吧。”说完,一头倒下,只觉得头晕的更厉害了,心口还泛着恶心。

    “这可不是你说的算的。”格雾不甘示弱的回嘴,看出他的不舒服了,还是闷声坐回到沙发上,心有不甘的又撂了句狠话,“开始是我开的,结束也得由我说。任思齐,有一天你把我耐性耗光了,你就是哭着求我,我都不搭理你。”说完愤愤的接着戳手机,你不让玩我偏玩。格雾较劲似的,一直玩到下半夜才睡。

    第二天睁开眼才发现自己是躺在病床上的,而原本应该在病床上的人,已经不知所踪。

    格雾揪住来办出院的贝仙质问,贝仙一副吓破胆的样子,明显之前是被任思齐威胁过的。她不为难他,只让他告诉任思齐要按时来复诊,便裹着大衣走。

    七年她都熬过来了,还会在乎这一时半刻。任思齐之所以逃走,是因为拿她没有办法,只能躲起来拖一阵算一阵。不过,拖得了初一拖不过十五,格雾从回来至今,总算是有种胜券在握的感觉了。

    不过任思齐这一消失就是半个月,格雾便趁着他不在,回了格家。

    格父格母见到女儿自是惊喜,只是一听她辞了麦克莱恩医院的工作,脸色立即变了。

    “你立即给我回去,我帮你订机票。”格母格外的激动。

    格雾见她情绪波动这么大,拧着眉说:“妈,你是不是犯更年期了,我还是给你开点药吃,更年期养不好,很容易得情绪病。”

    更年期妇女最听不得的就是别人说自己更年期,格母把手里的电话一摔,扭头就上了楼生闷气。脾气大的,吓得家里的保姆缩在厨房都没敢出来送茶。

    格雾摇头叹气,“辛苦你了,爸爸。”

    格父敲了她一下,问她道:“想好了?”

    格雾点头,无比坚定,“我已经有足够的能力保护自己了,所以我们的约定你要遵守。”

    格父颇为无奈的叹口气,看着女儿满心说不出来的滋味。这些年,他一直在问自己做的是不是错了,可是时间不会给任何人后悔药,就算是给了他,那种情况,他应该还是会那么做。

    七年前,他除了带任思齐去了精神病院劝他离开格雾外,还带了格雾去过一趟。

    看着那些疯癫的病人,他问格雾:“你做好准备面对这样的任思齐了吗?”

    “不管他变成什么样,他都是我的小哥哥。”

    “有一天你的小哥哥连你都记不得了,你又如何自处?他疯狂后伤了你,等他清醒了自责,你又如何自处?”格父语重心长的道:“我是你的父亲,自然希望你可以找一个更好的伴侣。可是就算我不站在父亲角度,只用旁观者的心态来说,我仍旧会劝你们分开。就拿这次事来说,你受伤固然难过,可是比你更加难过的就是任思齐。他站在病房外,心里只怕恨不得给自己一刀。”

    他转向格雾,郑重的问:“如果下一次你再受伤,还希望让他比你更难过吗?”

    答案当然是不想的。格雾握紧拳头,看着那群癫狂的病人,红着眼问:“如果我成为一个很强的人,不会因为他受伤,你还会不赞同我们在一起吗?”

    “孩子,我们的赞同不赞同对你重要吗?”

    “对我来说倒是无所谓,可是对任思齐来说应该是很重要的,他那个人最古板了。”格雾就连抱怨任思齐的时候,脸上的表情也是柔和的,看的格父连连叹息“女大不中留”。

    “等你变强那天,就带他来拜见岳父吧。”他玩笑着道,格雾却是极其认真的应他,“一言为定。”

    七年前的一言为定,此时终于到了应约之时。

    格父还是那句叹息:“女大不中留啊!”

    格母就没有格父那么好说话了,得知她辞了工作已经是气愤不已,再听她说不住在家里,更是恨不得抄起鸡毛掸子抽她一顿。格雾捂着头逃出格家的,下了楼还能听见母亲的叫骂。

    她缩着脖子给格父发微信,“我妈这更年期真有点严重,你还是带她去医院看看。”

    不一会儿,微信里传来格母的怒骂:“有本事你永远都别回家……”

    格雾摸着耳朵关了微信,看了看时间,打车回了诊所。

    秦翡预约了下午看诊,等她回到诊所换好衣服,秦翡就一阵风似的冲了进来,还抱着一叠娱乐杂志,美其名要给格雾普及一下任思齐圈子的消息。

    “这个小鲜肉真可谓器大、活好、耐力佳。老干部就不行了,外强中干,坚持不了多大一会儿就软了。这个歌神更惨,据说是受过伤,那玩意早就是中看不中用了……”秦翡捧着八卦杂志,指着内页的男明星们一一评价,说的好似她每一个都睡过一样。

    格雾明知她是乱说,却仍旧兴致勃勃的听着。就在她想八卦一下小鲜肉除了“器大、活好”之外,是不是“财也粗”的时候,电话铃响了起来。

    电话接通,贝仙焦虑又慌张的声音劈面而来,“格小姐,老板出事了。”

    格雾被吓得腾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出什么事了?他在哪?”

    “北山派出所。”贝仙急的已经有些哽咽,“老板把枔易打伤了,枔易说要追究责任。老板的情绪很激动,要杀人一样。格小姐,您能尽快赶过来吗?”

    枔易?不就是秦翡刚说的那个小鲜肉吗?看来这大白天的还真是不能说人。

    “我立即过去,在我没到之前,你要尽量安抚他的情绪。”格雾想了想,补充一句,“在我没到之前,不要告诉他你叫我过去的事。”

    格雾挂了电话就收拾东西要走,秦翡看着她心急火燎的样子,翘着腿说风凉话。“制作人就是不一样,想打谁打谁,男主角都不放在眼里,有钱就是任性。”

    “别说废话,知不知道枔易的背景?”

    “知道点。”秦翡的指尖徘徊在杂志上枔易的胸肌上。

    “走吧,路上说。”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