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我回来对你负责(1)

    ——————————————————————————————————————————

    第七章我回来对你负责(1)

    “任先生,这已经是你今年第二次殴打男明星了。”

    “哦!”任思齐躺在舒适柔软的沙发上无所谓的应一声,半眯着的眼,让人觉得他立即就能入睡。

    不过,对面的心理医生巫五行倒是不担心他会睡着,近一年来任思齐不服用大量的安眠药根本无法入睡。他低头在纸上记下一行字,“能跟我说说你为什么打他吗?”

    “欠揍。”任思齐眼皮都没抬。

    巫五行真心觉得不配合治疗的他才是最欠揍的,他极有耐心的引导,“为什么他这么欠揍?”

    任思齐知道自己躲不过,一挺身坐直了身体,看着巫五行道:“他在与女演员演吻戏的时候伸舌头,床戏的时候吃豆腐,手都伸到人家裙子里了,不揍他还留着他?”

    “嗯,这么说他还真挺欠揍。”巫五行又在纸上记下一行字,“你在警察局为什么不说他吃女演员豆腐的事?”

    “懒的说,反正我有病,打了也白打。”

    这句话任思齐不是第一次说,巫五行已经不再辩驳他了,只引导他多说一些内心的想法。不过久病成医,五年的心理治疗,任思齐早就摸清了心理医生那一套,根本不给他碰触他内心的机会。

    俩个人东拉西扯的说了一个小时,巫五行看着手上的记录,真真的有些挫败感。不过好在他还有一个杀手锏没放出来,想到那个杀手锏,挫败感才消失了一点。

    治疗结束后,巫五行叫住走到门口的任思齐,“因为我个人的原因要去美国一段时间,所以从下个月开始就没办法在为你治疗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将你的病例转给我的学生,她是哈佛医学院的高材生,在美国心理学的领域里被大家称为一匹黑马,有一张很棒的成绩单。”

    “他成绩好不好与我何干?现在这个社会,高分低能的人比比皆是。”

    巫五行递了一本原文书给他,“你看看她写的书就不会认为她是高分低能了,麦克莱恩医院竭力的挽留她,不过她为了与家人团聚毅然的拒绝了聘书回国。”

    “中国人?”任思齐皱着的眉头稍稍舒展一些。

    巫五行点头,“相信我,她会比我做得更好。”

    “那是因为你做的也没多好。”任思齐一点面子都不给,“行吧,反正我只是需要一个医生,医生好坏无所谓。我去找护士领药,你把新医生的电话告诉我助理就行了,让他们约时间。”

    巫五行僵着脸送他出门,等人走了,狠狠的输出口气,回头抓起电话,语气里已经隐隐有些暴躁。“你最好明天就回国,赶紧把这尊瘟神接手,我觉得我也快得焦虑症了。”

    电话的另一边传来清脆的笑声,“老师,您再坚持一周,下周我就杀回去。对了,换医生的事,他答应了没有?”

    “答应了。为了你,我这半辈子的医德都搭进去了。”

    “谁让我是您的得意门生,用您的一点医德换你高徒一辈子的幸福,值得。”

    “你这个臭丫头,见面我非抽你不可。”

    “见面您就不舍得了。”

    巫五行莞尔,想到这个得意门生的伶俐模样,他还真是气不起来,反而有些替她担心,“你们有七年没见面了,丫头,你要有一个心理准备。他已经不是你当初认识的那个任思齐了。”

    她曾给他描述的任思齐,古板有礼,翩翩君子。可这两年他接触到的任思齐,暴躁毒舌,过于偏激。他已经把真实自己紧紧的包裹起来,然后塑造一个玩世不恭的形象,不让任何人窥看到真正的他。

    “我也不是当初他认识的那个我了。”她笑了一声,“老师,可以尽快把他的病例给我看看吗?”

    “我尽快把移交病人的手续办好,然后把诊所所有的病例都传给你。我想,除了任思齐外,这些病例里还有你感兴趣的人。”巫五行买了一个关子,便挂了电话。

    远在纽约的格雾对着电话呲牙瞪眼,却拿老师毫无办法。

    “格,你真的要走吗?”莱恩等她放了电话才开口问。

    格雾点头,“我今天来就是办理离职手续的,月末回国。”

    莱恩蓝色的眼瞳立即盛满了悲伤,“别走,为我留下来。”

    “莱恩,我要回去找我的爱人,我不能为你留下。”

    “你太残忍了。”莱恩捧着心口夸张的大叫,惹得格雾忍不住笑出声。她上前一步抱了抱这位工作中的好伙伴,与之道别,“再见了,莱恩。”

    莱恩耍赖的紧紧抱住她不松手的问:“他是你肩膀上的大雁吗?”

    “他不是大雁,却是送我那两只大雁的人。”

    “格,你结婚的时候不要发请柬给我,我太妒忌那个男人了。”莱恩松开抱着她的手,灰心丧气的道。

    格雾又笑了,眼里却隐隐有了惜别的泪花。

    她独自一人在医院里走了一下午才离开。

    整整五年,她的生活圈只有医院和学校,她没有浪费一分一秒,拼了命的学习、工作、积攒经验。还好,功夫不负有心人,别人要用八年甚至十年才能完成的目标,她只用了五年就完成了。

    “任思齐,我终于要回来了。”说出这一句话,格雾心里小小的松一口气。

    离开的这天,田甜将她送到机场,很是舍不得她离开。“我还有一年毕业,等我毕业就回国找你。”

    “行,到时候我带你去看你老公。”任思齐对那人有知遇之恩,见一面应该不难。

    田甜咧嘴大笑,附和道:“带上你男朋友。”

    “一言为定。”格雾揉揉这个傻姑娘的头发,“我走了,好好照顾自己。”

    “你也是,常联络。”田甜笑嘻嘻与她挥手,目送她进海关。

    十三个小时飞行,下飞机后格雾的小腿已经浮肿了,只不过兴奋的她根本来不及管小腿。迫不及待的用力呼吸一口家乡的空气,然后……被呛的咳出了声。

    来接她的于小鱼被她逗得笑的直不起腰来,接过她的行李,立即递了一个口罩给她,“一看你就刚归国的乡巴佬,一点都不了解国内的空气质量。现在,广场舞大妈都是带着口罩跳舞的。”

    “要不要这么夸张?”格雾拎着口罩哭笑不得,上了于小鱼的车便迫不及待的问:“他还好吗?”

    “大姐,你每次打电话都问这句,怎么回国了还问?他好得不得了,就是跟他沾边的人不太好。”于小鱼直接甩给格雾一叠娱乐杂志,每本杂志都有任思齐的新闻,头条几乎都是某个艺人被他打了,某个剧组被他砸了的新闻。

    “他和李智合伙开了一个公司,具体做什么我就不知道了,你们家这位大小也算是个明星,我们这些平民百姓是见到不到他人的。你要想见他,就只能找李智想办法。”

    格雾把杂志宝贝似的装到包里,“我不用去见他,他会主动来见我的。”

    “这么自信?”于小鱼挑着眉看她。

    格雾从衣兜里掏了一张名片给她,示意她看。于小鱼看到那个诊所的名字,嘴巴张的大大的。好半天才说:“任思齐见到你会不会砸了巫医生的诊所?”

    格雾愣了愣,她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明天就知道了。”

    “明天?”于小鱼猛地踩了刹车。

    格雾却是异常淡定,“他预约了明天做心理辅导。”

    “明天就要见你的思齐哥哥了,你现在居然这么淡定。”于小鱼真是对她佩服的五体投地。

    “为了见他,我已经准备了七年,还有什么值得我慌张吗?”她笑着道,可是于小鱼却从她的语气中听出了苦涩的味道。

    一晃而过的七年,物是人非。可是她却还是那个满心满眼都是任思齐的格雾,初心不改,丝毫未变。

    “但愿明天他不会砸了诊所。”

    格雾失笑,却不料第二天任思齐根本没踏进她的诊所。

    到了预约的时间,任思齐迟迟不到,半小时后他的助理才打来电话,“任总又把人打了,我们现在警察局,今天……”

    “在哪个警察局,我现在就过去。”

    “北山区的总局……”电话已经被挂断,任思齐助理贝仙听着忙音,皱着眉嘟囔:“她来干嘛?”来不及细想,警局里又传来任思齐的叫嚣声,贝仙赶紧冲了进去。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