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想给你一个更好的我(5)

    ——————————————————————————————————————————

    第六章想给你一个更好的我(5)

    麦克莱恩医院成立于1811年,长期以来,医院的精神疾病治疗及精神疾病医护人员的培训方面一直处于世界领先的地位,格雾考到医生资格后便跟随导师在这家医院服务与学习。

    刚安抚完一个躁郁症患者后,格雾揉着右肩疲惫的进了医生休息室。在控制躁动的病人时,肩膀被他用手肘狠狠的砸了一下,大概是牵动了旧患,再加上近日的忙绿,此时肩头隐隐作痛,痛的她几乎抬不起胳膊。

    莱恩医生敲门进来,见她痛苦的晃动手臂,立即将止痛贴布递过去。“我就知道你旧病复发了。”

    格雾也不与他客气,脱了医生袍,拉下衣领当着他面贴上了止痛贴布。

    莱恩看到她肩头丑陋的伤痕,皱着眉道:“要不要再做一次磨皮手术。”

    格雾拉好衣领,“不做了,美容科的医生说做多少次这个疤痕也去不掉,我就不遭那个罪。你要是认识好的纹身师傅可以介绍给我,我打算在这疤痕上纹点东西。”

    “哈,你还真问对人了,我姐姐就是一名出色的纹身师。你要是想纹身,假期我带你去。”

    “好呀。”俩人约好,莱恩便回到岗位。

    格雾已经到了下班的时间,换好衣服就离开了医院。她来美国后,便不再与家里要钱,依靠着奖学金和打工生活。她租住在一个华人聚集的社区,与她同屋的是一个去年刚来留学的小妹妹,叫田甜。

    田甜的语言关还没过,每天的任务就是背单词、学说话。

    她倒是个用功的孩子,不过在用功的孩子也有偷懒的时候,田甜不学习的时间,全部用来追星。国内的大小明星,就没有她叫不上名字的。

    这件事,还要从她搬进来那天说起。

    格雾在等田甜来的时候,正在用网页搜任思齐的新闻。她到了美国便接到于小鱼传来的他归国的消息,那一刻真是恨不得立即坐飞机回国。可是,她知道就算她此时站在任思齐面前,任思齐也不会如往昔一样待她。他会把她推的远远的,除非,她能证明她可以为他负责了,她再也不会因为他而受伤。这也是她这几年拼了命学习工作的动力,她要迅速的证明自己。

    田甜进屋正看见她笔记本搜索栏上的“任思齐”三个字,眼睛一亮,很是惊奇的问她,“你在国外都听过他名字?”

    这一问倒是把格雾给问懵了,“你认识任思齐?”

    “当然认识了,我老公的成名作就是他一手打造的。他对我老公有知遇之恩,就是对我有知遇之恩。”田甜异常兴奋,还翻出她“老公”的照片和专辑给她看,格雾才知道她口中的“老公”根本不是真正的老公,而是一名刚刚崭露头角的男歌手。

    田甜提起自己的偶像,格外的兴奋,“大家对制作人和词曲创作者都不太关注的,不过这么帅的制作人不关注的人眼真瞎。要我说,任思齐就应该自己出道,说不定比我老公红的还快呢。对了,你还没说你怎么知道任思齐的?”

    “他是我男朋友。”

    “哈哈哈哈哈,你还真含蓄,我都是直接叫老公的。以后让你男朋友多关照我老公哦。”田甜挤眉弄眼的与格雾说,完全把她当成志同道合之人。

    格雾这下尴尬了,想与她解释几句,可这小丫头根本不信。还反过来劝她别走火入魔,追星可以,丧失理智就是给爱豆招黑了。弄的格雾哭笑不得,索性就让她误会吧。

    不过,也托了田甜这个追星狂人的福,从她那里得到了许多关于任思齐的小道消息。例如他做制片人了,他在片场揍了好几个龙套,他在某部电影里客串了一个角色,他和某个女明星传出了绯闻……这个肯定是假消息,她的思齐哥哥洁身自好,绝对看不上那些俗气的妖精。

    格雾刚进屋就被田甜给拉到了她的房间,急躁的与她说:“你男朋友出大事了。我老公影迷会的会长今天去公司探班,结果正撞见任思齐揍人,据说揍的还是公司力捧的小鲜肉,小鲜肉刚从韩国做回来的鼻子都被打歪了。”田甜说着话就开了电脑,打开影迷会会长传给她的照片给她看。

    格雾看着照片,只觉得心脏发沉。

    “据说小鲜肉要告任思齐,任思齐在现场大放厥词说自己是神经病,杀了他都不犯法。格姐,你男朋友真是疯狂。这个新闻要是爆出来,真就出大事了,你说现在应该怎么办……咦,格姐,你干嘛去?”

    “收拾行李回国。”格雾头也不回的回了屋,也不管什么东西,一股脑的往箱子里装。

    田甜傻了眼,反应过来后拍手叫好,“这才是真爱粉的表现,我帮你订机票。”

    俩人一起动了起来,很快就收拾好了,只是刚走到门口,门铃便响了起来,门口竟站着两名警察。

    格雾开门询问才知,是隔壁的房东报的警,隔壁住户已经三天没出过屋了,屋里漏水,水已经将楼下淹了。警察从她房间的窗户跳到了隔壁,很快就将门打开,急呼着:“叫救护车。”

    格雾表明身份,跟着警察入内。房间的墙壁被报纸覆盖住,屋子里散落着许多打印的资料,一个男人倒在地上,轻微的抽搐着,手却握着一只笔不停的往自己身上戳,说不出的诡异。

    只是,这种诡异的景象对她来说一点都不陌生。

    从此时的状况看,这个人至少是患有自虐症的。她小心翼翼的靠近,将那人翻过来看清脸庞时不犹一怔。

    她不确定的唤他,“秦守,你能听见我的声音吗?如果你有意识的话,就点点头。”

    好半响,那人缓慢的点了一下头,格雾松一口气,心却沉了沉。只因为眼前的人,又让她想起了任思齐。

    格雾陪着秦守去了医院,直到他恢复,又与他一同回了家。走到门口,她才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秦家与格家比邻而居,俩家虽然称不上熟稔,却也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格雾只是隐约知道秦家的儿子很是出色,高中毕业去了美国。可此时的秦守完全与家长们口中那个优秀生画不上等号。

    秦守垂头不语,格雾从口袋里掏出名片递给他,“如果你不想去医院的话,可以来找我。你需要医生的帮助,你一个人是没办法治愈自己的。”

    秦守接过名片,犹豫许久才开口,“你会告诉我家人吗?”

    “替患者保密病例,是每个医生都应该遵守的职业道德。”格雾尽量放轻声音,卸下他的防备,“我很想帮你。”

    秦守知道自己的确需要一个医生,一个替他保密的医生。他回身进屋,很快走出来,将一叠美元塞到格雾手里。“我相信你。”

    格雾哭笑不得挥了挥手里的钱,“你的相信真值钱。”说完,自顾自的笑了。

    接了秦守这个病患,格雾自然不能回国了。田甜一边帮她退机票一边抱怨,“你错过了安慰偶像的大好机会。”

    格雾也只是笑了笑,不过那笑容里多了一抹不一样的神采。她一直在寻找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或许秦守就是老天爷给她的机会。如果她能治愈秦守,是不是就证明她可以心无忐忑的站到他面前了。

    格雾想试一试。

    不过在这件事之前,她还要做另外一件事。格雾摸着锁骨旁的疤痕,嘴角勾起一个上扬弧度,她要在这里留下一个属于任思齐的专属烙印。

    目光移到被她置放在枕边的笔记本上,内页里画着的两只大雁栩栩如生,令她百看不厌。而她不知,此时,被她思念的人已经在拘留室里蹲了一天了。

    李智将任思齐从警察局保释出来后,回身就给了他一拳。

    任思齐擦了擦唇角,并不愤怒,反而转了右脸给他,“要不要再来一拳。”

    “任思齐,你看看你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

    “什么样子?我觉得我现在挺好的。”对面的树林里闪了闪光,他拉开李智的车坐了进去。

    李智压着火也上了车,见他裹着大衣假寐,完全不将打人当一回事的态度,心火嚯的就烧了起来,口不择言的道:“格雾要是看见你现在的样子……”话没说完,衣领已经被狠狠揪了起来。

    一扫刚刚的满不在乎,他脸上的冷光几乎能把人刺穿,“你再提她一次试试?”

    “sorry。”李智举手投降。

    任思齐甩开他的衣领,靠回椅背,又一次闭上眼。随着车子发动的声音,传来一声轻不可闻的叹息。这些年,那个名字已经被他尘封,谁都不能去碰。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