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想给你一个更好的我(4)

    ——————————————————————————————————————————

    第六章想给你一个更好的我(4)

    对于任思齐的离去,格雾表现的不悲不喜,只是亲近的人都能看出她的强颜欢笑,这样的她更加的令人心疼。

    下了晚课,等人潮散了,格雾才慢吞吞的往外走,走到门口方想起耳机落在了教室,结果一回身就与后面的人撞在了一起,那人正撞在她的右肩。

    格雾“哎呦”一声,行知止立即回身扶她,满是担忧的问她有没有事。格雾的右臂伤的很重,虽然已经做了快一年的复健,却仍旧一点重物都不能拎,行知止便主动承担了帮她拎包的活计。

    格雾摆手表示没事,却听见一声冷哼。

    不远处,舒馨与熊壮壮正看着这边,那一声冷哼便是舒馨发出的,她看着她的目光里满是谴责和讽刺,就连熊壮壮眼里都有些失望的意味。

    格雾牵动唇角,心下却是冷笑:我不找你们,你们倒是自己送上了门。

    见她走过来,舒馨抢先开了口,“任学长才去法国一年,你就另结新欢,我真是看错你了。”

    行知止跟在格雾身后,见他们误会,刚要解释,却被格雾拦住。她道:“你看错我,我却从没看错你。”说罢,便转向熊壮壮,“我没猜错的话,你与她说过任思齐发病的事,对吧?连好哥们的*都与女朋友分享,你对女朋友还真好。”

    熊壮壮脸上闪过一丝尴尬。

    格雾牵动唇角,讽刺的道:“可惜,你这个女朋友对你却不怎么好。”她向行知止伸了伸手,示意他把书包递给她。打开书包,她翻出一个u盘,递到熊壮壮手上。

    “这里面是你女朋友在阅览室和图书馆翻阅任宇与牧青蓝资料的记录。任思齐父母的定情曲根本没有公开发表过,不细心去查绝对查不到这首曲子。她,精心策划在众人面前与你一起表演这首曲子,不是因为她喜欢曲子和你,而是因为她妒忌我与任思齐,故意刺激他发病……”

    “你血口喷人。”舒馨打断她,不知是气的还是心虚,脸涨得通红。

    格雾不急不缓的质问:“如果你不是精心策划,又何必去查任宇和牧青蓝的资料?”

    “那只是学习需要,我妒忌你们干什么?”

    “干什么?”格雾好似听见一个笑话,“还不够明显吗?你喜欢任思齐,从始至终你喜欢的人都是任思齐。你刻意接近熊壮壮,不过为了从他身上得到更多关于任思齐的消息。”

    “她说的是真的吗?”熊壮壮举起u盘,“为什么要查任思齐的父母,我怎么不知道他们在你的学习范围内?”

    “牧青蓝是著名的舞蹈家,她的代表作《安娜》你不是也特意找来看了吗?”舒馨镇定的辩驳。

    “那任宇呢?他也是你的学习内容?连他求爱的曲子你都能找到,比我这个学音乐的涉猎还广?”

    “那是因为……因为……”舒馨的阵脚终于乱了。

    熊壮壮握紧拳头,眼眸发红,他将u盘丢到舒馨身上,转身便走。舒馨恶狠狠瞪了格雾一眼,却懒得与她纠缠,追着熊壮壮去解释。

    格雾看都不看那两人,蹲下身捡起u盘塞回包里。

    行知止却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场大戏惊呆了,张着嘴,在格雾与舒馨离去的方向来回的看。好半响才想起来问格雾,“你怎么知道是舒馨学姐使坏的?”

    “直觉。女人对情敌天生的直觉告诉我的。”

    “那你什么时候去查的她的浏览记录?你怎么知道她是在校内查找的?”行知止只觉得满脑子都是疑问。

    格雾却笑了起来,“我没查。”

    “啊?”

    “诓他们的。学校怎么可能随便让我查别人的阅览记录,那个u盘是我存资料的,根本没有什么她的阅览记录。”她轻舒口气,勾起唇角道:“看来我运气不错,真诓到了这俩人。”

    行知止彻底呆了,不可思议的看着格雾,却被她诡异的笑容生生的吓了一个寒颤。

    这样的格雾,还真像一个邪恶的巫女。

    他讷讷的张嘴,“格雾,你要是……”

    “我今天不回寝室了,回家住。”这个“家”自然不是格家,而是她与任思齐的小家。病愈后,她便经常一人住在那里。

    行知止咽下要说的话,“我送你回去。”

    格雾点头,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笑容,只是这笑容回到家便消失殆尽。

    客厅的书柜已经被她摆满了书,细心去看,那里面大多都是关于心理疾病的著作。书桌上散落着她来不及收拾的笔记和资料,格雾丢下包,走到桌前,边收拾东西边自言自语,“看,你不在我也很用功的读书。不过你在就好了,这些活就不用我做了。今天我教训了舒馨那个小妖精,看她还能猖狂几时。”

    收拾好桌面,格雾进了卧室,一头倒在床上。“你不是说本科毕业才让上床吗?我现在就上了,你能把我怎么的?我……我想你了……”说着说着,便说不下去。她翻身将脸埋在枕头上,伴随着呜咽声,细碎的念着:“我想你了,任思齐,我好想你……”

    这一年来,只有来这里,她才是最真实。

    (*^__^*)晋╰(*°▽°*)╯江╰(*°▽°*)╯文╰(*°▽°*)╯学╰(*°▽°*)╯城(*^__^*)

    春去秋来,又到了一年的毕业季。大四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便是大学的最后一程。不过对于学医的学生,这也只是另一个开始。

    于小鱼开始去b大的附属医院实习了,各科室轮转学习,几乎快把这姑娘忙懵了。格雾回寝室的时候,于小鱼刚撕下面膜,对着镜子抱怨,“看看我这眼袋,快掉下巴上了。我真后悔学医,也不知道高考报志愿的时候,脑子进了多大的水。”

    格雾笑而不语,默默的收拾东西。等于小鱼抱怨完,她的东西也基本收拾完了。

    于小鱼看着她的行李箱,满是不舍,“你真决定出国?”

    “好不容易申请下来奖学金,不去多亏。”

    “格雾。”于小鱼被她的态度气到了,“你知道我不是问这个,你就不怕你一走,就再也等不到任学长回来了。”

    格雾笑了笑,“我就是为了能等到他回来才要走的,我想给他一个更好的我。”

    于小鱼不明白她这话什么意思,但也知道她肯定是要走的了。伸手搂住她,“好舍不得你走。”

    “你是舍不得行知止走吧?”格雾无情的揭穿她。

    于小鱼一把将她推开,一扫不舍,气鼓鼓的道:“别跟我提那根木头。就是块冰,这两年也该被我捂热乎了,结果他还是冷冰冰的对我,根本就是个没心的人。他还是走吧,他走了我才能寻找第二春。”

    “你就嘴硬吧。”于小鱼早就明白行知止无心于她,可她偏偏放不下,只是这回想不放下也得放下了。

    行知止作为交换生,即将启程去港大读书。

    “他走之前,你就不正式告白一下?”

    于小鱼沉沉叹口气,“已经被拒绝了。”她虽说的轻松,脸上的黯淡却掩盖不住。“他说让我别浪费时间了。原来这几年我喜欢他,都是在浪费时间。也好,以后我就不在他身上浪费我宝贵的时间了。”

    她扭过头看着格雾,突然说:“格雾,如果你等到任思齐,可是他却说你这些年的等待都是在浪费时间,怎么办?”

    “揍他。”

    于小鱼又问:“如果,他另结新欢了呢?”

    “揍死他。”格雾说完自己都笑了。

    于小鱼也笑,却忍不住羡慕格雾对任思齐的自信与信任。或许,那才是爱人之间最亲密姿态。“你走那天,我就不去送你了,省的被行知止误会我还对他余情未了。”

    这事说来也巧,格雾订完机票后,才知道自己竟与行知止订的同一天出发。她伸手抱了抱于小鱼,“保持联络,等我荣归。”

    “好。”于小鱼脆生答应,语调却有些哽咽。

    分别总是令人伤感的,离开的那一日,格雾与行知止在机场道别。

    这么多年,俩人倒是第一次拥抱。行知止拍了拍她的头,“照顾好自己。”

    格雾点头,笑着与他说:“你要好好学习,学成归来,治好任思齐的手。”

    “你也是,学成归来,治好他的心病。”

    “嗯。”格雾再一次点头,笑着与他挥手告别,却不知这一别就是五年,更加不知的是,当她登上飞往纽约的飞机时,任思齐正坐在一架巴黎飞往中国的飞机上。

    两架飞机在空中错过,俩个人就这样不知觉的“擦肩而过”。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