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一心一意随阳之鸟(3)

    ——————————————————————————————————————————

    第五章一心一意随阳之鸟(3)

    熊壮壮略黑的脸上带着一丝红晕,高壮的小伙子竟是难得的羞涩之态,“舒馨,你应该都认识,我就不介绍了。”说完,憨憨的挠挠头,还真像一只大笨熊。

    舒馨并无羞涩之态,落落大方的与人打招呼。她是艺术学院出了名的美人,原本就眉目清秀,今日特意打扮过,真可谓一颦一笑都透着风情,比之格雾的孩子气多了分从容,比之矫揉造作的蔡琳琳多了分大气。从容貌气质而言,舒馨倒是把两个人都比了下去。

    格雾倒是不在乎,心里反而窃喜,舒馨与熊壮壮在一起,就不会惦记任思齐了,这是好事,对舒馨笑的越加可亲。

    只是几人都没注意到蔡琳琳的别扭。

    点餐的时候,蔡琳琳餐单都没翻就说要一份龙虾。任思齐自然不会说话,格雾眉头蹙了蹙。李智也觉得蔡琳琳这菜点的不合适,便低声与她说:“这里的龙虾都是宰人的,他家的牛排特别好吃,你要不要尝一尝。”

    “那你点牛排好了,我尝你的就行了。”

    这话说完,连舒馨都抬起了头,淡淡的扫了眼蔡琳琳,将点餐的服务生叫到身边,“我也要一份烤龙虾。麻烦结账的时候帮我们把账单aa制,谢谢。”放下餐单,她便笑着道:“这家餐厅的龙虾是每天从澳洲空运过来的,非常新鲜,虽然价格高一点,但是很值得尝一尝。任学长,这一餐我们aa,你要是实在想请客的话,等你考完研,再请大餐吧。”

    “也好。”任思齐答应下来,转头问格雾要不要也点一份龙虾,格雾笑着点头,拉着他说“还要一份冰激凌”的时候,听见蔡琳琳讽刺哼了哼。

    几个人都装作没听见,蔡琳琳丝毫没有觉得自己的不妥,垂着眼不说话。直到餐品上桌,气氛才缓和了一些。

    任思齐体贴的将牛排切好分给格雾,格雾早就习惯被他如此照顾,开开心心的品尝食物。熊壮壮与舒馨俩个人不似他们亲密,但也能看出熊壮壮的体贴,时而帮她拿纸巾、倒饮料,倒是殷勤的很。唯有李智和蔡琳琳那一对,犹如憋着劲一般的,蔡琳琳不小心掉了餐刀。她不觉自己失礼,还一个劲怪罪李智。

    熊壮壮压着气想骂人,好在舒馨坐在他身边,帮他压着火气。

    好好的一顿饭,倒是被她一个人弄的大家都有些倒胃口了。

    结账的时候,舒馨第一个给自己买单,熊壮壮也没说什么。格雾一看,也掏出钱包交了自己那份钱,任思齐也配合的只交自己的钱。轮到李智和蔡琳琳,蔡琳琳却丝毫没有掏钱的意思。李智摸出钱包,抽了一张信用卡给服务生,“我们俩的一起结。”

    片刻,服务生就送回了信用卡,抱歉的道:“先生,您的卡余额不足,能否换一张卡或者用现金结账。”

    “不足?”李智一脸尴尬,“怎么会不足呢?你再试一次。”

    服务员迟疑的接过卡,却是站着不动。

    熊壮壮笑了一声,故意道:“是不是买金项链的时候都刷光了。琳琳带没带卡,带了的话,你先结了,回头让李智再补给你。”

    这一提金项链真像是踩了蔡琳琳的尾巴,她猛地站起身,满面怒容,“你这话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是想让你先结一下账。”

    “我结?我凭什么结账?说好的要请客,结果又不请了。请不起就别装,也不嫌丢人。”

    格雾立即不高兴了,挑着眉问她:“谁丢人?丢谁的人?你是觉得我们不请客丢人,还是aa制丢人?”格雾一向都是笑嘻嘻的样子,这么一发火,气势还真有些吓人。

    “琳琳说我呢,误会,都是误会。”李智笑呵呵的打岔,蔡琳琳却是根本不领情,甩开他的手就走人了。

    “琳琳。”李智起身要追,却被熊壮壮一把拉住。

    “听哥们一句劝,就这么拉倒吧,这种女人你还追什么呀。”

    李智甩开熊壮壮的手,毫不领情的丢下句“老子乐意”就追了出去。

    这顿饭还真是不欢而散。

    服务员站在桌边傻了眼,举着账单问:“那两位的账单谁结?”

    “这俩人不会是故意逃单吧。”熊壮壮懊恼的一拍脑门,舒馨和格雾都笑了。

    任思齐无奈的摇摇头,掏出钱包说:“我结。”

    (*^__^*)晋╰(*°▽°*)╯江╰(*°▽°*)╯文╰(*°▽°*)╯学╰(*°▽°*)╯城(*^__^*)

    离开餐厅后,熊壮壮和舒馨去看电影,便与他们分开了。看着熊壮壮牵着舒馨手的背影,格雾笑的格外开心。

    “笑什么?”

    “少了一个情敌。”格雾倒是毫无遮掩的得意,等她笑够了,立即缠着任思齐问房子的事。

    结果任思齐直接把她领去了学校附近新开盘的小区。看楼的人并不多,俩人一看就是学生的样子,售楼小姐也不搭理二人。任思齐倒是熟门熟路,也不用人领,直接带她进了一个一室一厅的小户型样板间。

    “这个格局怎么样?”

    格雾傻了眼,“任思齐,你不会真的要买房子吧?”

    任思齐抿唇笑了笑,没直接回答她,指着卧室说:“这个小区有两栋小户型公寓,都是精修好的,就是家具质量稍微差了一点。小区开盘的时候,我就交了两万订金,这两万订金买房的时候可以抵五万。”

    说着话,牵着她找了一位售楼的工作人员。“麻烦问一下,b座9楼2室卖出去了吗?”

    “稍等,我帮你查一下。”她起身去查,“还没有。”

    “我们想看一下房子。”

    “可以。”工作人员取了钥匙便带着俩人去了b座,结果b座的电梯正在维修,那人觉得他俩根本没有买房的实力,也懒得招呼,便直接把钥匙给了他们,说自己在楼下等。

    任思齐倒是不在意,拿了钥匙带着格雾就爬上了九楼。

    虽然开发商打着精装修的噱头,其实也就勉强称得上是个简装罢了。不过原木色的地板配着原木色的家具,看上去倒也干净利索。

    房子的空间不大,客厅只能放下一个两人位的沙发,卧室里摆着床和一个三开门的立柜,床头柜也只能塞下一个,空间着实有限。

    “你觉得这房子怎么样?”任思齐问她。

    格雾有些发懵,又问一遍,“你不会真的要买吧?”

    “不然我带你来看什么。”他好笑的揉了揉她的发,“我现在只能买得起这么大的房子,等以后有条件了再给你换大的。”

    “任思齐,你别跟我开玩笑。”不管是多大的房子,这可是房子呀!不是一本书,一个电脑,说买了就买了的。

    看着她满眼的不敢置信,任思齐又问:“你只说喜欢不喜欢就行了。”

    “喜欢……”

    “那就行了。”任思齐直接截了她的话头,拉着就下了楼,找到那个售楼的工作人员说:“这房子我要了,交全款,带我们去办手续吧。”

    这回不仅格雾懵,工作人员也懵了。

    直到任思齐刷完卡,格雾才缓过劲,“这就买了?”

    “身份证给我。”

    “要身份证干嘛?”

    “填名字。”他直接从她的小包包里掏出身份证,连同自己的一起递给工作人员,毫不犹豫的说:“房子写我们俩个人的名字。”

    等任思齐把三联单递给格雾的时候,格雾仍旧觉得这不是真的。她眨巴着眼与任思齐说:“知道我现在什么感觉吗?你看过赵本山的那个小品吗?就是去饭店吃饭,开酒那个。服务员问他开吗?他说开,服务员就开了酒,然后他说开开开玩笑。我现在深切的体会了赵大叔的心理。”

    “你和他可不一样,赵大叔是没钱结账,可你这个是结完账的。所以,酒你放心喝,房子也可以放心住。”

    格雾还是觉得不真实,前后不过半小时,她就成了有房一族了?在说他们都住在学校的宿舍,买房子干嘛?难道是……格雾眼睛一亮,耳朵却渐渐红了起来,她垂着头扭捏着说:“你想就直说……哎呦,其实不用买房子的,租房子或者去宾馆也挺方便的。”

    任思齐真是败给这丫头,伸手在她头上狠狠的敲了一下,“格雾小朋友,你可不可以不要想那么多不健康的东西。客厅的沙发是沙发床,如果你来住的话,就睡沙发。”说完,又补充一句:“想进卧室,本科毕业后吧。”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