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一心一意随阳之鸟(2)

    ——————————————————————————————————————————

    第五章一心一意随阳之鸟(2)

    星期五的晚上,“迎新晚会”正式举办。

    格雾和行知止的节目,是终审的时候被刷掉的。格雾和行知止倒是无所谓,她一个一登台就胆怯的再配上行知止那个有临阵逃脱前科的,真要是选上了,才让人发愁。

    不过,于小鱼倒是比他们还遗憾,坐在观众席上听着政法学院的独唱一个劲挑剔,“唱的真一般,没有行知止唱的好,声音也没他的干净。格格巫,你和行知止的节目要是选上了,肯定比他受欢迎。”

    格雾越听越觉得不对劲,张口闭口行知止,从开演到现在,“行知止”这三个字快长在于小鱼的嘴上了。

    这小妞有问题?

    格雾刚想审审她,艺术学院的节目就上场了。

    还别说,徐绍奇的沙画画的还真不错。场下人都安静的听着音乐和美术一起讲述的故事,到了故事的□□,台上的灯光暗了下去,再亮起,大屏幕的沙画已经不再变化,舒馨开始翩然起舞。

    只是那熟悉的背景音乐让格雾表情一僵,她立即站起身向前眺望,任思齐的位置已经空空如也。

    他去哪了?

    格雾立即慌了神,起身就跑了出去。

    而此时,舞台上的舒馨也将目光落在了那空空的位置上,舒展的身体顿了一下,错过一拍的节奏才再次舞动起来。

    格雾追到礼堂的大门口,才看见任思齐的身影。天色已暗,那瑟瑟的背影让人看得心疼。格雾毫无顾忌的冲上前抱住他,只希望他别沉浸在那段噩梦里。

    舒馨起舞的背景音乐正是牧青蓝成名作《安娜》中的一段,儿时的她曾听任思齐亲自演奏过无数次,只是牧青蓝死后,关于她的一切便被尘封了。而任思齐的每一次失控,都是这一段音乐引发的。

    那是他的噩梦,可又何尝不是她的。

    “任思齐,你还好吗?”她小心翼翼的询问。

    任思齐能感受到她语气中的关切,抬手覆上她搂在他腰间的小手上,轻轻的摩挲,“别担心,我很好。”

    他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转过身帮她拉好围巾,两个人双眸相对,眸子里都映着对方的影子,慌乱的心渐渐安稳下来。他牵起唇角,“礼堂太闷,我出来透透气。”

    “还回去吗?”

    “不回去了。”任思齐拉住她的手,“你也别回去了。”

    “那我们去哪儿?”格雾也笑起来,眼里多了分期待。不过,这分期待很快就被任思齐破坏了。

    “自习室。”

    听见这三个字,格雾的笑脸瞬间垮了。别人谈恋爱是听风赏月数星星,她和任思齐谈恋爱是学习学习努力学习。

    看出格雾脸上的不情愿,任思齐故意道:“不想去?”

    “想,谁说不想的。”格雾抱着他胳膊半个人都吊在他身上,只要能和他在一起,学习就学习吧。

    任思齐如何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低头间发现上次画在她胳膊上的大雁居然还在,“你不会是一周都没洗澡吧?”

    格雾理所当然的点头,还问:“你说我去把这对大雁纹个身怎么样?”话一出口,额头上就被狠狠敲了一下。

    “你敢?”任思齐恶狠狠的道,说完,抓着她去洗胳膊。

    格雾自然是不愿意洗的,最后任思齐答应在笔记本上再给她画一对大雁,才把她哄了去洗。

    自此,格雾便拿着那本画了大雁的笔记本当宝贝似的供着。

    这事被任思齐寝室的人知道后,均是啧啧感叹任思齐捡到了宝。“还是从小养大的好,你给她画只大雁她都当宝。我们这后天培养的买金子、银子都换不来个笑脸。”李智刚谈了一个女朋友,每天掏空心思的送礼物,女朋友还是懒得理他,他也算是深有所感。

    熊壮壮吐槽:“别拿你那个拜金女与格格巫比,人家格格巫和任思齐是有情饮水饱,你和你那位简直是银货两讫,亲一下都得要礼物。”

    李智涨红脸辩驳,“那是我主动送的,纪念我们的初吻。”

    “初吻得要一条金项链,初夜是不是也要一箱子金条啊?不过,你倒是初夜,人家就未必了。”

    “熊壮壮,你再敢乱说信不信我撕了你。”李智怒了。

    熊壮壮倒是满不在乎,端起脸盆边往卫生间走边说,“李智,我把你当哥们才说这话,就那女的,你趁早分,根本不是过日子的人。找女朋友还得找格格巫这样的。”说完,直接带上了门,也不管李智在外面如何叫嚣。

    陈一默和任思齐看着他们,均是无奈的摇头,对于李智那个拜金女友,他们也是无话可说。初吻纪念日、牵手纪念日、恋爱十天纪念日、恋爱一个月纪念日……李智和她谈了三个月的恋爱,大学打工的那些家底快被掏空了。偏偏李智像是着了魔似的,人家要什么,他就给买什么。

    与他的慷慨一比,任思齐还真是吝啬,说起来他还没送过格雾什么像样的礼物呢。那个小丫头喜欢什么呢?除了吃之外,他还真没发现她特别喜欢什么。

    任思齐正琢磨着,李智凑了过来。“周末有时间吗?”

    “干嘛?”

    “我和琳琳周末去吃西餐,你带着格格巫一起去呗。我们来个四人约会,也让我家琳琳也像你家格格巫学习学习勤俭持家,省得那只熊总说我家琳琳是拜金女。”

    “你确定你家琳琳能学会?”去西餐厅学勤俭持家,亏李智想得出来。

    “你什么意思?去不去,一句话。”

    “去。我请客总行了吧。”

    “够哥们义气。”李智笑嘻嘻回到床上给女朋友打电话。

    任思齐叹口气,想到那小丫头知道不用去上自习可以吃西餐的高兴样,又忍不住勾起了唇角。

    熊壮壮洗漱完出来,得知任思齐周末请客,说什么也要去。

    李智叫嚣:“你有女朋友吗?我们这是约会,要有伴侣的。”

    “我怎么就不能有女朋友,正好给你看看我女朋友,闪瞎你的狗眼。”

    “切,别到时候带不来人就丢脸了。”

    “走着瞧,周末见。”

    如此一来,周末的四人约会就变成了六人约会。

    不管是几人约会,听见“约会”两个字,格雾就已经兴奋的不得了了,知道熊大、熊二都带女友,她一头就扎进了衣柜里,说什么也不能给任思齐丢人。

    周末,任思齐在楼下等她,见她像只小鸟似的飞出来,唇角立即就勾了起来。人飞到他怀里,他又忍不住责备,“一天到晚蹦蹦跳跳的,就没有一点稳重的样子。”

    格雾立即顶嘴,“你够稳重就足够了,我们俩都稳重的话,以后成家,家里可真就是死气沉沉了。”

    “就你有理。”他拍拍她的头。

    “我本身就有理。”格雾说完,还蹦起来亲他一下,口水都蹭到了任思齐的脸上。

    任思齐无奈的擦着脸上的口水,眼睛里却是满满的笑意。

    西餐厅是格雾选的,之前她父母带她来用过餐,味道很是不错。只是等她看到餐牌,小嘴就撅了起来,偏头低声与任思齐说:“我们换一家餐厅吧,这里好贵。”

    任思齐倒是无所谓,“放心,一顿饭我还是请的起的。”

    这里的消费可不是一个学生的生活费能承担的,见他说的如此轻松,格雾蹙着眉问他:“我听熊大说你的作曲费比他们都高,看来这两年你没少卖曲子,你到底攒了多少私房钱?”

    “也不多,够在学校附近买个小房子了。”

    格雾惊讶的瞪圆了眼,虽说他们学校不像市中心的房价那么高,可也不是说买就能买的。不等她追问,李智已经领着女朋友进了餐厅。

    “房子的事以后再说。”任思齐牵着她的手站起身,等李智与女朋友走近,俩人却同时蹙了蹙眉头。

    这香水味也呛了。

    “这是我女朋友蔡琳琳。”李智很是得意的介绍,显然对自己女友很满意。“琳琳,这是我们宿舍的大神任思齐,那是他家的童养媳格雾,医学部的小学妹。”

    “你们好。”蔡琳琳笑眯眯的打招呼,声音能嗲出水来,“任学长,我可是久仰你的大名呐,你是我们学院好多女生的男神哦。”

    不等任思齐接话,格雾已经打了一个哆嗦,抬手叫服务生,“麻烦你将冷气关小点,有点冷。”

    蔡琳琳一听这话脸就沉了下来,任思齐却当真一般的把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体贴的让你嫉妒。

    李智见气氛不对,立即打圆场的问:“那只熊怎么还没来?不会是带不来女朋友不敢来了吧。”

    正说着,熊壮壮就推门走进了餐厅,当众人看清他带来的女朋友后,无一不惊讶的瞪圆了眼。

    怎么会是她?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