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一心一意随阳之鸟(1)

    ——————————————————————————————————————————

    第五章一心一意随阳之鸟(1)

    格雾凌晨接到警局电话,第一反应便是诈骗集团,任思齐这么循规蹈矩的人与警局实在是不搭边。待她反复确认是任思齐后,整个人便是懵了的,熬到宿舍开门的时间,立即冲去了警局。

    办好手续,三个人离开警局的时候,已经是清晨了。

    格雾看着一脸窘迫的陈一默和任思齐,又好气又好笑。从小到大,任思齐似乎没有没犯过什么错,像今天这种失误,大概就是他人生最大的污点了。

    “你们就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

    “呵,让你家任思齐跟你说吧。”陈一默打了一个哈欠,“折腾一夜,真是熬不住了,我先回学校睡觉了。”说完,很没义气的跑了,独留下任思齐与格雾大眼瞪小眼。

    俩人瞪着瞪着便笑了出来,可笑着笑着,格雾鼻子就酸了,她猛地扑过去,在他身上狠狠的锤了几下,“你有事为什么不跟我说?”

    任思齐知道这次是吓到小丫头了,心里过意不去,耐着性子低声哄她,“我想看看医生就好了,谁知道……”他自己都觉得这件事太乌龙了。

    不过如此一闹,心里那点压抑倒是散了许多,大概真的像那警员说的,他只是压力过大,想得太多了。“没事了,这回什么病都吓好了。”

    “病还能吓好?病要是一吓就好,还要医生干嘛?”格雾气鼓鼓的又捶他一下,“我不管,明天我陪你去正规医院看看。”

    “一定要去吗?”说实话,他现在对看医生已经有些打怵了。

    “必须去。”

    格雾这里完全是没有商量余地的,任思齐只好妥协,“好,听你的。”

    第二天,俩人都请了假,一起去医院。任思齐独自与医生聊了一会儿,结果连片药都没给开就让他们走了。

    “医生怎么说?”格雾担忧的问。

    任思齐颇为无奈,“一听我准备考研,医生就笑了,说我是他这周看的第六个考研的学生。还说我这种想砸东西的根本不算事,另外五个中,两个失眠,两个想砸东西,还有一想打人的。”

    “这算不算考研综合症?”

    “算是吧。”任思齐苦笑的承认,见她憋着笑,重重的在她额头上弹了一下。失策啊失策,他竟也有被格雾这小丫头嘲笑的一天。他摇头失笑,心里却也松口气,或许真的是他想太多,只是最近压力大了些而已。

    格雾笑够了,伸手吊在他脖子上,摇头晃脑的问:“要是我陪你学习,会不会减轻一些你的压力?”

    “你陪我?”

    格雾点点头。

    “确定?”他再次询问。

    “确定。”格雾用力点点头。

    任思齐搂着她腰将她抱起来,“确定了可不许后悔。”说完,不等她开口,便下了结论,“后悔也晚了。”

    一周后,格雾终于明白什么叫后悔也晚了。

    任思齐正处于考研的最后冲刺期,格雾却只是一个大一新生,俩人完全不是一个学习强度。被迫提高强度的格雾有种时光倒流回高三的感觉。

    五点半的闹铃一响,她闭着眼从被窝里爬起来。

    于小鱼睡眠浅,格雾从床下蹦下地,她就醒了,揉着眼睛调侃她:“陪读夫人要上岗去了?”

    格雾帮她拉拉被,“你继续睡。”语气里满满的羡慕。

    任思齐早就在自习室等她了,早餐给她准备好了。格雾咬着包子看他背考研词汇,满脸的纠结。说实话,她现在都不知道自己来自习室干嘛了,四级词汇已经滚瓜烂熟了,医学基础下学期的内容她也看完了,就连马哲、毛概她都背的差不多了。

    不用等期末考试,她已经能确定这学期的奖学金非她莫属了。

    吃完包子,格雾见任思齐已经深深的陷入题海之中,偷偷的掏出一本小说,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不过,她似乎太投入情节了,情不自禁的就笑出了声。

    任思齐被她的笑声分散了注意力,一抬头就发现这小丫头居然跑自习室看小说来了。他伸手夺过她的书,看了看书名,眉头紧紧的蹙了起来,“《男神在隔壁》?你每天就看这些没营养的书?”

    格雾不服气的把书夺过来,“怎么就没营养了,我觉得挺好看的,里面的女主角在追求男神的时候特主动,我就欣赏这样的女生。”

    “强词夺理。”任思齐也知道每天让她这么个大一学生如此强度的学习,的确有些强人所难了。他抿唇笑了笑,柔声道:“以后下午陪我上自习就可以了,上午你要是没早课,就多睡一会儿。”

    格雾立即撇了小说,搂住他的胳膊,努着嘴道:“我不看小说了,我也做考研英语,反正我们学医的必须要读研的。”

    “别勉强。”

    “不勉强不勉强,一点都不勉强。”格雾真的从书包里掏出了一本考研词汇大全,倒是有备而来。

    任思齐满眼笑意,满满的一副看着自家娃有上进心的荣誉感,奖励的揉了揉她的头发,低头接着做题。只是等他做完一套题再抬头,格雾居然抱着那本《考研词汇大全》睡得流口水了。

    他既无奈又好笑,心里还隐隐有些感动。

    格雾总说他是她努力的目标,是她前进的动力。而她对于自己来说,又何尝不是那个为之奋斗的源泉呢!

    (*^__^*)晋╰(*°▽°*)╯江╰(*°▽°*)╯文╰(*°▽°*)╯学╰(*°▽°*)╯城(*^__^*)

    一觉醒来,睁开眼一张纸巾就递了过来。

    她迷迷糊糊的接过来,还没搞清状况,就听任思齐笑着道:“擦擦口水。”

    格雾下意识的把纸巾贴在唇边,真是触到湿润,脑袋里瞬时清明几分,脸蛋立即窘迫的热了起来。啊……她居然睡着了,还流口水!格雾捂着脸,彻底的没脸见人了。

    看着她恨不得扎到书桌里的样子,任思齐好笑的拍拍她的头,“刚才还给你照了一张照片,要不要看看。”

    什么?格雾瞬间朝他扑去,急红了眼的嚷道:“手机给我,删掉,必须删掉。”

    任思齐按住她的手,边笑边说:“逗你玩的,没照,不信你看。”真的把手机递给了她。

    格雾确定没有她流口水的照片后,才伸手递还给他手机,却发现自己白嫩嫩的胳膊上画着两只大雁。

    “你画的?”她伸着胳膊问。

    任思齐点头,大手握着她的手腕,轻轻的摩挲着。

    格雾看着胳膊上栩栩如生的大雁,忍不住感叹:“画的真好,任思齐你到底有什么事是做不好的,你这样真让人嫉妒。”

    任思齐失笑,“你嫉妒?”

    “你是我的,我嫉妒什么。我是怕别人嫉妒,怕太多人来抢你。”

    她努着嘴说话的样子,满脸的孩子气,看的他心痒痒的,终是忍不住将人揽在怀里。“放心,是你的,谁也抢不走。”

    这句话真是甜到了格雾心坎上,她靠在他脖颈间蹭了蹭,举着手又问:“为什么画大雁。”

    “自己想。”

    格雾皱巴着小脸,这要她怎么想?

    任思齐却是笑了起来,不过任她怎么逼问都不肯说原因。

    格雾一气之下,冲到图书馆借了许多关于“大雁”的书籍。这回倒是找到了事做,任思齐做题,她研究“大雁”,只是一天都没研究出什么门道。

    晚上回了宿舍,格雾还在用手机百度大雁的百科。

    “大雁又称野鹅,天鹅类,大型候鸟,属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格雾顿了顿,难道说我是保护动物?不对。她自我否定后,又接着看。

    看到“大雁热情十足,能给同伴鼓舞,用叫声鼓励飞行的同伴”的时候,眼睛一亮。心想:这两只大雁肯定是比喻他们俩相互打气的一路走来。

    想通后,格雾忍不住举着胳膊给于小鱼显摆,“我家思齐哥哥给我画的。”

    于小鱼看了一眼,轻轻一叹:“浪漫的男人都已经名花有主了。”

    任思齐浪漫吗?格雾倒是不觉得。“我家思齐哥哥其实就是个居家过日子的好男人,一点都浪漫。”

    “都给你画随阳之鸟了,还不浪漫?”于小鱼撇嘴嫌弃格雾的不知足。

    格雾却是一头雾水的问:“什么是随阳之鸟?”

    于小鱼戳了戳她的胳膊,“大雁啊!古代嫁娶,以雁为礼。俗语称一心一意,随阳之鸟。”

    “这大雁不是给同伴鼓舞的意思?”

    于小鱼翻着白眼倒在床上,对着天花板嚎叫:“老天了,为什么你要给木头疙瘩陪这么浪漫的男人,却不肯给我这种文艺青年配一个……”

    格雾却不管她的哀怨,直接跳到她床上,把人强拉起来问:“你说这大雁是嫁娶之礼,那我思齐哥哥给我画大雁,是不是要跟我求婚的意思?”

    于小鱼猛地被自己口水呛了一下,咳嗽半响才抬手在她额上一拍,冲头给她一盆冷水。“孩子,你想太多了,赶紧洗洗睡吧。”

    “洗?”格雾捂着胳膊,一副谁敢把我大雁洗掉我跟谁拼命的架势。

    于小鱼彻底对她无语了,一脚把她踢回自己床上,“你个不洗漱脏鬼,不许上我的床。”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