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预备役申请转正(3)

    ——————————————————————————————————————————

    第四章预备役申请转正(3)

    “格雾,别玩火。”他低声警告,声音里带着一丝压抑的暗哑。

    不过,这一声显然没起到警告的作用。格雾反而窃喜,跃跃欲试的伸手搂住他的脖颈,压低他的头。眼看胜利在望,身子却被猛地翻开,她下意识的闭上眼,再睁开眼人已被他压在身下。

    格雾喜不自禁,“还真像书上写的。”

    “什么书上写的?”他蹙着眉问道。

    她抿嘴不答,眼珠心虚的乱飘,摆明了是说自己看了杂七杂八的闲书。任思齐真是服了她了,强压住*,揪过被子把她裹成个蚕蛹。

    格雾傻了眼,这怎么跟书上写的不一样了呢?他不是应该控制不住的亲下来,然后就……想到过激的画面,她的脸不受控的红了起来。脑门被重重的弹了一下,拉回她歪了的思绪。

    “干嘛打我?”

    “以后不许看那些没营养的书。”

    格雾不赞同的撇嘴反驳:“怎么就没营养了,我觉得挺有营养的。谈恋爱不就是要接吻、上床的吗?你不教我,还不许我看书自学?”

    任思齐有种再把她拉起来打一顿的冲动,不过揍她之前,他得先让自己冷静下来。他翻身而起,沉着脸进了卫生间。不一会儿,卫生间就传来了淋浴的声音。

    格雾起初还噘着嘴在床上扭动,听见水声,眼睛一亮,捂着嘴偷笑起来。等任思齐出来,她红着脸低声说:“你想亲就亲呗,我又不是不给你亲,大冬天的洗冷水澡伤身。”

    任思齐脑袋一嗡,这会儿连揍她都不想揍了,倒是想直接把这丫头顺窗户丢出去。他咬牙切齿的道:“要是再让我发现你看那些没用的书,看我怎么收拾你!”说完,一头倒在另一张床上,“啪”一声关了灯。

    格雾哪里肯就这样罢休,从被子里鼓弄出来,跳到他床上往他被窝里钻,借酒装疯的闹着,“我要和你一起睡。”叫嚷间,手臂已经紧紧的缠住了他的胳膊。

    任思齐真是被她闹怕了,也不赶她去另一张床了,只是一动不动的不理睬她,侧过身好似真的要睡了一般。

    对于他的“无动于衷”,格雾满心气馁,唉声叹气过后,便也放弃了。手臂不舍得松开他的胳膊,便挪着身子找一个舒服的姿势打算入睡,全然不知自己这样左蹭蹭右蹭蹭的行为对任思齐来说是什么样的折磨。

    就在她终于找好姿势的一瞬,一个冲力迎面扑来,再一次被他压在身下。脑袋还在晕眩,唇已经被狠狠地攫住,舌尖霸道的闯进牙关,长驱直入。

    肆无忌惮的吻好似要报复她刚刚的挑逗一般,毫无留情的攻城略地。而刚刚还叫嚣着的格雾,此刻已经毫无招架能力,唇齿间的酥麻让她只觉得天旋地转,虚弱无力,脑袋更似僵住了一般,根本无法思考。直到他微微发凉的手落在她的腰间,身体一颤,像是被火灼了一下。

    呼吸越发的困难,她想要更多,期待却又有着对未知的害怕。

    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给了她喘息的机会。他的唇仍旧不舍的留在她的唇上,轻轻的浅啄了,隐忍又珍惜。

    任思齐真想在这一刻就这么放纵下去,索性要个彻底,可看着她那全然信任的模样,终是不舍。

    她值得更好的对待,而此时,还不是时候。

    又啄了一下她的唇瓣,“这是提前预支给你的初吻,剩下的……等你到我身边再继续。”他的声音沙哑,却像是一种诱惑。

    格雾面红耳赤,还想表达什么,却发现自己心跳快的话都说不出来了,晕乎乎的感叹:原来这就是初吻,真神奇。

    任思齐侧身抱着她,格雾缓过神,抵着他胸口蹭了蹭,沙哑的声音立即响起,“再动就回你床上睡。”格雾立即不动了,老老实实的窝在他怀里。房间里静的只有两个人的呼吸声,数着他的气息,她竟意外的很快就入睡了。

    熟睡的格雾自然而然的向他怀里贴了贴,这细微的小动作,却是对他最大的考验。任思齐无声的叹了一声,手臂收紧,低头亲了亲她的额头,脸上的表情既疼惜又无奈。

    第二天一早,任思齐睁开眼就对上了格雾粉扑扑的小脸,她瞪着圆圆的大眼睛不知道已经盯了他多久了。

    “早呀。”问候的同时,她的手很不老实的袭上了他的胸口。

    任思齐翻身躲她,却没计算床的尺寸,直接翻到了床下,摔的好生狼狈。

    格雾趴在床边没心没肺的大笑。

    任思齐怕她发现自己的异样,落荒而逃般的进了卫生间。

    他站在马桶前,很是愤懑的想:怎么感觉他与格雾的角色反了呢?这个不知羞的傻丫头。

    (*^__^*)晋╰(*°▽°*)╯江╰(*°▽°*)╯文╰(*°▽°*)╯学╰(*°▽°*)╯城(*^__^*)

    一个月后,格雾收到了b大的录取通知书。她兴奋的恨不得直接飞到任思齐面前,可惜任思齐此时却在飞往香港的飞机上。他以罗教授助教身份,陪同他到香港大学交流学习。

    这份喜悦便只能靠信息传递了。

    任思齐收到格雾录取通知书照片的彩信时候,刚上了来接他们的车。看见照片下面写着“预备役女友申请转正”的几个大字时,忍不住笑出了声。

    “什么事这么高兴?”任思齐在学校一向是严肃的模样,就连笑容都是礼貌得体,很有分寸。罗教授第一次见他这般孩子气,很是好奇是谁有这么大能耐,让他的得意门生也有“失态”的时候。

    任思齐将手机递到罗教授面前,“我女朋友刚收到录取通知书。”脸上竟是难掩的得意,一副与有荣焉的表情。

    罗教授很是意外,“你什么时候交的女朋友?”问完又想到他女朋友刚收到大学的录取通知书,那岂不是才读完高中,更是惊讶的直瞪眼。

    任思齐抿嘴笑了笑,眼里却是闪着光,回答道:“刚刚,刚刚交的。”说完,指尖飞快的按下键盘,屏幕上出现四个字——“批准转正”。

    罗教授根本不知自己刚刚就见证了他这位得意门生交女朋友的过程。

    而刚刚收到信息的格雾同学,此时正握着手机兴奋的乱跳,从这一刻开始,她的身份就是任思齐的女朋友了,再没有比这个更让她高兴的事了。

    “b大我来了,任思齐我来了……”她控制不住的哇哇大叫,好像只有这样才能宣泄一点点她的兴奋。

    待到任思齐回来,格雾也要开学了。报道前一日,她在电话里抱怨任思齐这个新任男友的不称职,直到他答应明天全程陪她报道才喜滋滋的挂了电话。

    第二天一早,格雾便提前去了b大,且是直奔艺术学院。

    “同学,是新生吗?哪个系的?”不等格雾靠近接待处,一个男生已经迎了上来,满脸堆笑,殷勤的惹的后面的女学生们都笑出了声。男生也不害羞,好似早就习惯被大家这样调侃了一般,见格雾不出声,变本加厉的自我介绍起来,“我叫徐绍奇,美术专业的。你叫什么,学什么专业的?”

    不是说b大女多男少吗?怎么她两次报道日来,这里的男生都像是狼见到肉了似的?格雾抿着嘴,不知道该怎么答。

    “徐绍奇,你别把新学妹吓跑了。”一个高挑的女生走了过来,落落大方的对格雾笑了笑,“学妹你好,我是艺术学院接待新生的负责人舒馨,我来帮你办理报道手续。”

    “学姐,我不……”格雾刚要解释,徐绍奇打断了她。

    “部长,不带您这么抢客的。我这起个大早,可算是接到一个洗干净脸能见人的。我不管,她归我负责。”说着话已经拉抢格雾手里的行李箱了,“学妹你放心把一切都交给我,我一定给你办的妥妥的。对了,刚才忘了说,本人单身,欢迎学妹来……”

    “徐绍奇,你欢迎学妹来什么?”自他身后响起一冷冰冰的声音。

    格雾抬头看去,眼里漫出笑意。徐绍奇却是脊背发寒,立即规矩的站好,清清嗓子回答:“主席,我欢迎学妹加入艺术学院。”

    舒馨很不配合的笑出声。

    任思齐走过来横他一眼,自他手中接过格雾的行李,淡定的道:“她不是艺术学院的。”

    “啊?”不仅徐绍奇惊讶,舒馨也是一脸诧异。

    格雾扬起笑,正式对他们打招呼,“学长学姐好,我叫格雾,医学院新生。”

    “学医的怎么跑这边了?学妹,你走错方向了。”

    格雾不答他的话,只偏着头看任思齐。

    舒馨试探性的问:“你是来找任学长的?”见她颔首,笑容更是亲切,“你是任学长的妹妹吧,长得真可爱。”

    妹妹?格雾看着舒馨的目光多了几分探究,再见她看任思齐的眼神,心下瞬时明了。眼睛再对上舒馨,脸上的笑容越发的天真无邪,“你怎么知道我是他妹妹?我们长得像吗?”

    舒馨知道任思齐并无兄弟姐妹,只当她是亲戚家的妹妹。被她如此一问,到是仔细的看了看二人,虽说五官并无相似,可俩人某些神态竟真有几分相似之处,于是便点头道:“自然像的。”

    格雾轻笑一声,随即满眼戏谑的看向任思齐,“学姐说我们长得像呢!”

    “是吗?”任思齐哪里看不出她的小心思,心下暗笑,面上却是一本正经的道:“可能是夫妻相。”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