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预备役申请转正(2)

    ——————————————————————————————————————————

    第四章预备役申请转正(2)

    高三的第一次月考后,格雾终于走进了一中的金字塔顶端——一班。不过这份喜悦很快就被一班的垃圾桶给冲散了,她昂天长叹:“难道我就逃脱不了垃圾桶的命运吗?”

    坐在她前排的行知止落井下石的道:“可惜张嘉楠没考进一班,没人与你换座了。”

    “行知止。”格雾恶狠狠的瞪着他。

    行知止捂着嘴偷笑。

    格雾气恼,“不用你笑话我,早晚有你哭的时候。”她随意的一句话,却不料一个月后一语成谶。

    格雾与他一起去食堂吃饭,刚打完餐,就被两个打闹的男生撞翻了餐盘。行知止的餐盘掉在了地上,格雾的餐盘却是直接扣在了身上。今天正好有一道酱炒鸡蛋,衣服上沾着那怪异的颜色,真真的让人欲哭无泪。

    格雾揪着衣襟哭丧着脸,那两个男生不仅没有道歉反而还笑了起来。她气呼呼的抬头,还未看清是谁这么恶劣,行知止已经一拳挥了上去。不待她反应过来,三个人已经打成了一团。

    二对一,行知止被揍的很惨。

    校医室里,格雾看着鼻青脸肿的行知止,第一次诚心诚意的夸他,“这次你还真像个爷们。”

    行知止咧嘴一笑,却牵动唇角的伤,疼的他呲着牙直抽气,抽着抽着眼泪就掉了下来。

    格雾傻眼了,“这么疼呀?我去帮你叫校医?”

    行知止抬手摸眼泪,一边摇头一边哭,越哭越收不住,把格雾哭的彻底慌了,“行知止,你到底怎么?”

    不问还好,这一问行知止竟是毫无顾忌的大哭起来,且一把抱住格雾,鼻涕眼泪都糊在了她校服上。

    这下子,格雾也想哭了。

    这件校服算是彻底报销了。

    事后,格雾才知道,秦翡走了,不告而别,没有人知道她去哪儿了。

    行知止的失恋直接导致格雾的高三生活更压抑了,除了每日高压的学习外,还要安慰和鼓励这位失恋后的抑郁少年。还好任思齐每晚都会与她通话十分钟,她靠着这每天十分钟的精神食粮,终于熬到了高考。

    高考前的最后一次模拟,格雾也只考了全校第三十五名,没能完成前三十名的目标。这样一来,她便更加忐忑了。如果、万一她没考上b大……格雾猛地摇头,想都不敢想。

    (*^__^*)晋╰(*°▽°*)╯江╰(*°▽°*)╯文╰(*°▽°*)╯学╰(*°▽°*)╯城(*^__^*)

    高考的时候,她进考场的感觉就像是上战场的战士,要么赢要么死。

    许是这份孤勇让她士气大增,竟是考的出奇顺利,顺利到比一向比她成绩好的熊笑笑还多了五分。

    熊笑笑说她临场能力好,她却捧着脸道:“这就是爱情的力量。”

    熊笑笑很不给面子的“呕”了一声,吐槽道:“人家行知止没有爱情的力量也一样考得好。”

    说起这个,就连格雾都要称奇,行知止这家伙居然与她考了一模一样的分数。

    分数出来后,就是报志愿了。

    熊笑笑立志当“民工”,第一志愿报考了z大的建筑系,格雾的志愿可谓是孤注一掷,只填了b大医学部临床医学专业,二三志愿一片空白。

    行知止似乎还没从失恋的阴影中走出来,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连填志愿都提不起精神。恹恹的问格雾报了哪里,直接抄了她的代码,填完提交,动作利落的看傻了熊笑笑和格雾。

    行知止倒是满不在乎的道:“反正分数一样,学医也挺好,我何必还浪费时间去选。”

    格雾听见这个理由差点没喷出一口血来,安慰自己还好俩人分数一样,要是行知止比她高一分,他考上了自己没考上,她非拿菜刀剁了他不可。

    等待录取的时候,一班和二班的班长组织了散伙饭,晚餐加通宵ktv,这群别人眼中的好孩子要彻底造一次反。

    起初大家还克制,喝了酒之后,场面就乱了套。抱头痛哭的有之,一笑泯恩仇有之,自然也不乏有借酒消愁的。酒过三巡,张嘉楠踉踉跄跄的冲格雾走了过来。

    “格雾,我敬你一杯。”

    “好。”格雾爽快的举杯,杯子放下的时候,她隐约看见张嘉楠眼角闪过泪花。“张嘉楠,你很优秀,祝你在f大找到一个可爱的女朋友。”

    “谢谢。”张嘉楠笑着回应,不过眼里的落寞怎么都遮掩不了。他的成绩并不理想,第一志愿报了f大,与b大一南一北,这一别可真就是遥遥无期了。“格雾,我能和你拥抱一下吗?”

    格雾调皮的吐吐舌头,无情拒绝,“这个不行,因为我答应过某人,第一次牵手、第一次拥抱都要留给他。”

    原来,她已经有了那个他。“那,祝你幸福。”

    看着张嘉楠落寞的背影,熊笑笑举杯感慨:“又一个伤心的男人。”

    格雾与她碰碰杯,“还有谁呀,怎么就‘又’了?”

    熊笑笑冲行知止努努嘴,格雾才发现这家伙居然已经把自己喝趴下了。

    “好吧,敬伤心的男人们。”格雾仰头喝干杯里的酒。

    她也是第一次喝酒,最后醉的七荤八素,却还知道给任思齐打电话,“刚才有人要抱我,我拒绝了,第一次拥抱必须留给你……咯……任思齐,你快来抱我,再不抱我,我就让别人抱我了……”话说半截,电话就断了。

    任思齐又气又急,最后还是熊壮壮联系到了熊笑笑,问清了地址。他火急火燎的赶过去,格雾正半吊在熊笑笑身上唱千年等一回,那情景让人不忍直视。

    格雾见他来了,毫不留恋的丢了熊笑笑飞扑到任思齐身上,像只八爪鱼似的缠着他,委委屈屈的说:“我等你好久了,你怎么才来接我?”

    俩个人亲昵的姿态看呆了众人,片刻后起哄的声音轰然炸开。

    任思齐架着格雾让她站好,“跟你同学打声招呼,我送你回家。”

    格雾歪着脑袋想了想,咧嘴笑了笑,然后对着众人说:“我男朋友来接我回家了,再见了各位。”说完,转过头趴在任思齐的肩膀上,嘟囔句“到家了”便一动不动了。

    任思齐头大如斗,不得不将她打横抱起,在一群人的起哄声中将人带走。

    格雾醉成这样,回家的可能性基本为零,最便捷的办法就是去宾馆。任思齐在前台不怀好意的目光下,冷着脸开了间标准间。进了房便把人丢在床上,自己坐在另一张床上休息。

    格雾摸到枕头自动自觉的钻到了被窝里,眼睛都没睁一下,看得任思齐真想把她拉起来打一顿屁股。

    这丫头一点危机意识都没有。

    他气了半天,格雾却已经打起了小鼾,任思齐听着她的鼾声哭笑不得,只能明天再与她算账。

    折腾这一通,任思齐也累了,洗完澡后直接关灯睡觉,却不知房间暗了的一瞬间,一双眼悄然睁开,眼睛在黑暗中格外的明亮。

    格雾按捺住兴奋,静待任思齐入睡,等他睡熟,她才轻手捻脚的起了身,挪到他床边看着他的睡颜,唇角翘了又翘。

    她扶着心口,做了两个深呼吸后,闭上眼噘着嘴巴向他靠了过去,心跳快的像是坐云霄飞车似的。就在她的唇要贴上他的时候,脑门上突然多了一只手掌,硬是把她的头给推开了。

    房间里的灯乍然亮起。

    格雾尴尬了,“你没睡着啊?”

    任思齐哼笑,“我睡着了还怎么收拾你。”话毕,翻身拦腰把人按在腿上,举手就在她屁股上狠狠的拍了两下。

    格雾彻底囧了,长这么大她这是第一次被人打屁股,而且还打的这么狠。

    “喝酒、装醉,你这是长本事了。”任思齐是打定了主意让她长记性,接连又打了几下。

    格雾开始还挣扎,见挣不开,索性不浪费力气,半是窘迫半是假装的呜呜咽咽哭起来。

    见她真哭了,任思齐的心也软了,手一停,格雾立即搂住了他的腰,哽咽的抱怨:“要不是你那么老古板,我也不会出此下策。换了别人家的女朋友这么主动,做梦都会笑醒。也就是你,不主动就罢了,我主动还打人。”

    倒成了他的错。任思齐真是拿她没办法,抽了纸巾给她擦脸,手却被她紧紧的抓住。格雾翻过身,头躺在他腿上,眼角挂着泪,仰着头,目光灼灼的看着他。

    那目光就像是打火石,瞬间就能点燃一个人的*。

    “格雾,别玩火。”他低声警告,声音里带着一丝压抑的暗哑。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