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预备役申请转正(1)

    ——————————————————————————————————————————

    第四章预备役申请转正(1)

    李智放下电话,脑袋发懵却又似乎明白了什么。他的懵的是从未想过任思齐的母亲就是著名的青年舞蹈家,同时也明白了他为何会突然发疯。

    再次重温噩梦,要是他的话,只怕熊壮壮打开舞剧时就已经疯了,根本忍不到噩梦来临的那一瞬。

    熊壮壮沉默半响,把手里的电脑又一次丢在地上,“走,找他去。”

    李智却把人拉住,“童养媳已经赶过来了,这种时候,他应该更愿意和童养媳在一起,我们就假装不知道吧。”

    熊壮壮抬头看表,声调都变了,“你让童养媳过来的?你也不看看几点,童养媳要是出点什么事,任思齐才会真疯。”

    李智才意识到现在是半夜,也是懊恼,“是她自己说要来的。”

    “那你也该拦着呀!”熊壮壮照着他后脑勺糊了一熊掌,抓起电话打给熊笑笑,“……能拦着她就拦着……拦不住?拦不住你就陪着她出来,别让她自己一个人。”放下电话,揪着李智往校门口跑。

    俩人等了半个多小时,终于等来了格雾和熊笑笑。春寒料峭,这俩姑娘居然竟都只踩着拖鞋出来的。

    没时间教育这俩熊孩子,熊壮壮赶紧联系陈一默,得知地址后带着俩人跑步前进。

    许多年后,熊笑笑与格雾回忆这一晚的夜奔,说自己满脑子想的都是红拂,且认定了红拂夜奔肯定是个夏天,要是也是这么冷的天的话,跑一半就得冻回去。

    格雾只笑她不浪漫,心里却想:只要等她奔赴的那个人是任思齐,别说这么冷的天,刀山火海她也义无反顾。

    不过那么让她义无反顾的人看见她的时候,可不是感动,而是愤怒。

    “你知不知道现在几点?知不知道每年有多少起出租车事故?你才高二,就敢跳宿舍的窗户,跳学校的大门。你知不知道被发现这是要记大过的。”b大附近的宾馆里,格雾被迫站在墙角,眼里满是委屈却是丝毫不敢为自己辩解。

    被连累的熊笑笑却忍不住了,“她还不是为了你,你干嘛这么骂人?”

    别人家的妹妹任思齐懒得管,冷冰冰的一眼斜过去,熊壮壮且是把妹妹拉进卧室,门关的死死的。

    客厅里只剩下他们俩,格雾立即认错,“我错了,下次再也不会了。”认错态度格外诚恳。

    果然,听见认错,任思齐的态度立即缓和了,看着她脚上踩着的拖鞋,又是心疼又是自责,闷声去烧热水。

    格雾偷偷的勾了勾唇角,低声撒娇,“我都这么大的人了,能不能别让我罚站,太丢脸。”

    “你还知道丢脸?”

    “我这不是担心你急的吗?”她努努嘴,见他将热水杯放在茶几上,立即会意跑过去,盘腿缩在沙发上捧起水杯。

    等她喝了半杯水,任思齐才再次开口,语气异常的认真。“格雾,任何人都不值得你把自己置于危险之地。”

    “我保证没有下次了。”这个保证格雾自己都不信。

    任思齐拿她没办法,很是无奈的叹息,“你呀。”

    格雾却是咧着嘴没心没肺的冲着他笑。

    “傻子。”任思齐伸手揉着她乱糟糟的头发。

    格雾借机抓住他的大手,将之贴在脸上,笑容收敛起来,满是心疼,“你才是傻子。”什么事都自己一个人扛,没有比你再傻的人了。

    掌心里细腻的触感让他为之触动,自从母亲过世后,父母这个词好似也随之埋葬了,他已经极力的去淡忘,可今天还是失控了。

    看着他脸上渐渐浮现的痛苦之色,格雾忍不住半跪着抱住他的腰,叫出小时候的称呼,“小哥哥,你别忘了,你还有我陪着你。”

    “谁要你这个连自己都照顾不好的傻子陪。”他笑骂,声音却隐隐哽咽。

    被嫌弃的格雾更紧的抱着他。因为她知道,此时的任思齐不需要安慰的话,他需要的只是有一个人抱着他,陪着他,让他知道在这世上他不是孤独的。

    格雾和熊笑笑都是凌晨两点多才睡下的,俩人要是不想被老师发现夜不归寝,就得五点起床回学校,趁着早餐时间回寝室换校服,再去上课。只睡三个小时,哪有精神听课。最后四个人一商量,决定由熊壮壮一早打电话给班主任,谎称昨晚熊笑笑发热,与格雾连夜去了医院,请假一天。

    好在她们俩平日表现好,班主任也没追究俩人是怎么离开宿舍的,很痛快的给了假。

    第二天下午,任思齐和熊壮壮送俩人回学校。任思齐路上不停教育俩人再不许这样往外跑,要努力学习之列的话。

    下车了,熊笑笑用一种极其怪异的眼神看着格雾,莫名其妙的说:“我真为你的未来悲哀。”这哪是给自己找男朋友,这纯粹是又给自己找了个爹。不对,现在当爹的都没有任思齐这么老夫子般唠叨的。

    格雾被她说的一头雾水。

    另一边,熊壮壮也处于震惊状态,要知道任思齐在学校是以高冷出了名的,怎么碰上格雾,怎么就变成了唠唠叨叨的老头子?亏得格雾也有耐心听他唠叨。

    他不禁感叹:这俩人,还真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回去后,任思齐执意赔了熊壮壮一台新电脑,不仅电脑是新的,型号也是最新的。熊壮壮抱着新电脑直喊“赚了”。

    李智更是开玩笑的捧起自己的电脑,大喊:“欢迎来砸”。

    四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开着玩笑,砸电脑事件,就像是翻书一样翻了过去。

    只是,在任思齐的心里这一页却永远都翻不过去。

    暑假过后,格雾正式进入紧张的高三生活。任思齐也进入选择性的大三,就业还是考研,这一年就要决定下来。过年的时候,他已经与爷爷提过自己想要考研的事,任爷爷很是赞同。

    这个决定,任思齐还没有告诉格雾,打算等她高考后再说,算是给她一个惊喜。

    开学后,订下考研的人自然更加用心的学习,决定就业的学生则开始四处寻找实习机会。

    课间,学生们都聚在一起讨论天音来学校签新人的事,言语里自然是充满期待的。

    天音是一家很有名的音乐公司,每年都会吸纳音乐新人。对于学音乐的学生来说,能进天音已经是一个很高的起步了。不过天音一向只做流行音乐,任思齐并不感兴趣。

    他低头收拾乐谱,罗教授走了过来,“任思齐,下课你留一下。”教室里的讨论声遽然静下来,

    大家的目光都落在任思齐身上,或是探究或是羡慕。

    这位罗教授除了老师的身份外,还有另一个身份就是天音公司的股东。

    “好的。”

    教授一走,李智立即凑过来问:“让你留下干嘛?”

    “我怎么知道。”

    “会不会是天音要签人的事?”

    任思齐摇头,下了课,待人走散,他才走到讲台前,“罗教授,您找我有事?”

    “我看了你近期的作曲作业,其中不乏精品。有没有兴趣加入天音?”

    还真被李智猜中了,不过任思齐并无欢喜。“教授,我……”

    “我知道你喜欢古典乐,不过我希望你能考虑一下。”罗教授将他修改过的几份作业还给任思齐,“公司的创作总监已经看过了你的作业,他对你的作品很满意,如果你愿意,他想将你和你的作品全部签下来,价格一定会让你满意的。”

    “罗教授,我还只是个大二的学生,恐怕会让您失望。”

    罗教授自然听得出他的拒绝之意,不过他倒是真心喜欢这个学生,也不计较,劝道:“你再考虑考虑,也不用立即就回复我,你想好了,就来找我,天音的大门随时都为你打开。”

    “谢谢您。”任思齐诚心诚意的道谢,不过他注定要辜负他这份欣赏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再次呼吁收藏,没有收藏文章的真爱们,记得帮二月收藏一下文章,用q|q号就可以直接登录123言情,点击【收藏此文章】就可以了。除了收藏文章外,还可以收藏三个章节,电脑点标题下方的【收藏此章节】,手机点文章最后,下面的【加入书签】,感谢大家,二月送初吻一枚。

    新收藏的真爱,可以留言告诉二月,二月送一个小红包聊表心意。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