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预备役男友(5)

    ——————————————————————————————————————————

    第三章预备役男友(5)

    对于格雾的回归,行知止很是幸灾乐祸。“啧啧啧,怎么在前面坐一天就回来了?”

    “闭嘴。”格雾面色不善。

    难得抓到嘲笑她的机会,行知止怎么肯能轻易放过,不怕死的凑到她身边嘟囔:“你不是不愿意坐在这儿吗?张嘉楠又没说要和你换回来,你干嘛非要回来?”

    “无功不受禄。”

    “切,我看你是怕任学长知道后批评你吧!”

    “行知止,你信不信我现在就修改企鹅号密码。”

    行知止被打中七寸,立即封嘴投降。格雾狠狠瞪他一眼,转头又瞪了眼垃圾桶,肩膀有气无力的耷拉下来,小脑袋控制不住的胡思乱想。

    任思齐知道后会有什么反应呢?

    有人喜欢她,他会不会也像她知道有女生喜欢他的时候那么担心呢?

    越想越期待看他的反应,格雾唇角翘了翘,格外的期待这个周末的到来。

    到了周末,格雾邀功一般的与任思齐讲述自己生平收到的第一封情书事件。“我一看信封就知道里面肯定是情书,立即严词拒绝,表明态度。我说‘张嘉楠同学,我们作为高二的学生,最重要的就是抓紧每分每秒用功读书,怎么能把这么珍贵的时间浪费在早恋上呢?我希望你能将写情书的时间用在学习上,争取在高考的时候取得更好的成绩。’我说完,推开他的信封就走了。”

    其实她看见那粉红色的信封,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任思齐。想当年,她懵懂无知的给他写情书,结果换来了一堂思想教育课。格雾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怎么想的,脱口就说出了只有任思齐这个老夫子才会说的拒绝之词。

    格雾仰着一副求表扬的小脸看着他,可惜人家丝毫没有要表扬她的意思。

    任思齐的眉头习惯性的微微蹙着,脸上的情绪丝毫不显,可心里面却是另一番滋味。这许多年,格雾都是追在身后的傻丫头,他习惯了她主动的靠近,甚至主动表白,却未想过有一天也有别人主动靠近她,对她表白。

    他是喜欢她,喜欢的克制,喜欢的隐忍。可当听见已经开始有人递情书给她的时候,任思齐发现他要克制不住了,也不想隐忍下去了。嘴角不知觉的翘了翘,任思齐的指尖在桌面上轻轻的敲着,他启唇:“格格巫。”

    “嗯?”

    “我给签的那个预备役男友合约呢?”

    格雾心生警惕,立即把书包搂到怀里,恐怕他要抢回去一般,“你要干嘛?”他不会因为有人要追求她就把合约要回去吧。早知道就不跟他说情书的事了,格雾暗自懊恼。

    任思齐却展开眉头笑了一声,轻声慢语的道:“我觉得那份合约有失公平,应该再加一些东西。”

    格雾戒备的问:“加什么东西?”

    “自然是让合约公平合理的东西。”任思齐敲桌子的手指停下来,给她解惑,“你不觉得那份合约只是单方面的限制乙方有失公平吗?我觉得你列的那些条款,甲方与乙方都应该遵守才更加公平。”话音一落,他趁着她分神,一把便躲过了书包,轻而易举的翻出合约。

    格雾想去夺回,却被任思齐的眼神制止,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在合约上删删改改,待他写好,将合约推到她面前,“签字吧。”

    格雾皱着眉低头去看,合约已被改成“预备役恋爱合约”,内容也变成了“甲方承诺在乙方考入b大后对其进行追求,并与之建立恋爱关系。在甲乙双方未建立恋爱关系之前,甲方作为乙方的预备役男友,乙方作为甲方的预备役女友,均要准守以下条款……”

    格雾看到“预备役女友”五个字的时候,唇角一翘再翘,立即拿笔签名,毫无犹豫。她捧着合约咧着嘴傻笑,真像个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的傻姑娘。

    任思齐无奈的摇摇头,清了清嗓子摊开习题册,“开始做题了,把与学习无关的东西都收起来,不然我就没收了。”

    这么宝贝的东西,格雾怎么可能给他没收的机会,立即妥善收好。任思齐指着她做错了的大题,“这道题上周末我明明给你讲过,怎么还会错?你这个公式写的不对,应该是……”

    “你是不是吃醋了?”格雾突然问。

    任思齐握着的笔,笔尖一顿,抬手在她头上用力的敲了一下,“认真听我讲题。”

    格雾揉着头哼唧,侧头却发现他的耳根红红的,瞬时又笑了起来。这家伙,明明就是吃醋了,还不承认。

    她凑到他耳边,低声低喃:“真希望明天就是高考。”

    她的气息吹在他的耳朵上,任思齐这下不仅是耳根发红了,整个人都觉得热了起来。他板起脸掩饰尴尬,“明天就高考,你的成绩一本线都够不到。”

    格雾只觉得被他从头到脚泼了好大一桶冷水,鼓起腮帮子吐出一口气,认命的拿起笔,道:“讲题吧,我认真听。”

    (*^__^*)晋╰(*°▽°*)╯江╰(*°▽°*)╯文╰(*°▽°*)╯学╰(*°▽°*)╯城(*^__^*)

    格雾在高二下学期开学时脱离了垃圾桶的位置,神奇的是这一次她与行知止的排名还是挨着的,俩人仍旧是同桌。就连班主任都调侃二人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俩人对对方均是一脸鄙夷。

    临近期末,班级的学习氛围再次被紧张感笼罩,满教室的咖啡香味,不用喝都有提神的功效。格雾从英语卷子中仰起头,揉了揉发酸的颈椎,看着空了的咖啡杯再次起身去冲。

    行知止见她一动,立即把空杯递给她,头都不抬的道:“顺道帮我冲一杯,谢谢。”

    格雾翻个大大的白眼,接过杯子的同时不忘吐槽他一句“懒鬼”。班级的饮水机没水了,她端着杯子走去水房,却不知张嘉楠紧随着她也进了水房。

    “要喝咖啡吗?”格雾看见张嘉楠进来,礼貌的询问。

    张嘉楠摇头,他抿着嘴,似乎犹豫了好久才鼓起勇气开口,“格雾,你和行知止是不是在谈恋爱……”

    格雾险些把咖啡杯丢出去,她不敢置信的瞪着张嘉楠,“你跟我开什么玩笑,我怎么可能和他谈恋爱。张嘉楠,你别胡乱造谣。”

    “我没有,是别人说的。”张嘉楠有些慌神。

    班级里的确有人开她与行知止的玩笑,不过那也仅止于玩笑而已,大家都是一笑而过,当做紧张学习的一味调剂,不料竟真的有人相信。格雾很是无语,却也不愿被他误会,“我和行知止是绝对不可能的。在没考上大学之前,我是不会谈恋爱的。”

    “格雾,你想考哪所大学?”

    “b大。”格雾毫不犹豫的回答。

    张嘉楠脸上闪过一丝光亮,他推了推眼镜,“我想考a大,这两所学校紧邻着,特别近。”

    格雾故意忽视他语气中的刻意,笑着鼓励,“那你要努力了。”

    张嘉楠用力点头,好似真的被鼓励到了一般。见他这样,格雾忽的笑了,因为她在张嘉楠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缩影。只不过,她的鼓励也只能是鼓励而已,而任思齐的鼓励最后真的会变成她的奖励。

    如此一比,格雾觉得自己是如此的幸运。

    这么幸运的她又有什么理由不努力呢?

    在格雾努力的一步一步往上爬的时候,丝毫不知自己的奖励此时正面对着煎熬。

    任思齐盯着被他砸在地面上电脑,大脑异常的混乱,记忆像是侵略的军队在践踏,他无法解释自己的行为,只能极力控制住自己颤抖的双手不在去破坏。

    电脑是熊壮壮的,当时他在看《安娜·卡列尼娜》的舞剧,播到安娜自杀那一段的时候,正要与陈一默讨论这段配乐的精彩之处,任思齐却突然变脸,猛地起身砸了他的电脑。

    事发突然,宿舍里的人全部都傻了眼。

    “对不起,电脑我会赔给你的。”任思齐说完,仓皇的走出宿舍,背影是从未有过的狼狈。

    熊壮壮一脸懵逼,“他这是发什么疯?”

    陈一默和李智都呆愣愣的摇头,显然是还没从砸电脑的惊吓中缓过来。

    熊壮壮蹲下身收拾电脑,眉头一皱,又问:“我觉得他情绪不太对劲,这么让他跑出去,不会出事吧?”

    “我去看看。”陈一默不放心的追出去。

    李智也要追,转头看见挂在门上的电话,犹豫的站住脚。

    他是不是该给童养媳报个信呢?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