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预备役男友(4)

    ——————————————————————————————————————————

    第三章预备役男友(4)

    预备役男友合约

    甲方:任思齐,乙方:格雾。

    甲方承诺在乙方考入b大后对其进行追求,并承诺在乙方未考入b大之前,甲方作为乙方的预备役男友,要准守以下条款:

    1、甲方不得与任何异性发生感情纠葛;

    2、甲方不得与任何异性发生亲密行为;

    3、甲方要保留初牵、初抱、初吻以及初夜,并确保以上四点权益均归乙方所有。

    本条款最终修改权归乙方所有。

    任思齐看完格雾起草的“预备役男友合约”,真真的哭笑不得。故意板起脸教训她:“你一天到晚竟想这些乱码七糟的东西,难怪进步不大。”

    格雾不服气,直接把成绩单甩给他。

    第二十六名的成绩让任思齐眼里沾了喜色,格雾也得意起来,“我们老班说了,只要保持下去,两年后考b大的希望是非常大的。”

    “你们班主任还真会安慰人。”任思齐泼她冷水,“以一中的平均成绩,你至少要考进学年前三十名才能说希望大。就你这班级二十六的成绩,排到学年大榜里直接一百名开外了吧。”

    格雾被他一泄气,气恼的道:“你就不能鼓励鼓励我,真没劲。”她趴在桌子上,满脸怨气。气自己不争气,也气任思齐不解风情。她已经尽了最大努力,可事实就像任思齐说的,她如此巨大的进步,还是追不上他的脚步。

    想到两年后她很可能落榜,格雾鼻子一酸,眼泪就控制不住的掉了下来。她这一哭,让任思齐瞬时后悔了,且是哄她:“我知道你很努力,这次进步的确很大,应该得到表扬的。别哭,是我不对,我不该说那么泄气的话,我只是怕你骄傲而已。”

    “可我怕我最后真的考不上……”格雾抽抽噎噎的道。她看似没心没肺,整天嘻嘻哈哈的,可其实她给自己压力只有她自己知道。“你都不知道,追在你屁股后面的我有多累……”

    任思齐被这句抱怨弄得有些哭笑不得,不过更多的还是心疼这个傻丫头。他其实很想告诉她:“不管你考哪所大学,我都会用心追求你。”只是这话他必须忍住不说。

    格雾很聪明,性子却有些懒怠。没有一个奖励在前面吊着,她根本不会努力。他心疼她,却更加希望她能为自己争取到一个更好的未来。虽然好的大学未必就等于一个好前程,可至少站在这个门槛之上,她会轻松许多。

    任思齐沉口气,拿起钢笔在那张不伦不类的合约下签下大名,然后凑到哭花了脸的格雾面前,问:“你看看用不用再按个手印?”

    格雾对着合约一抽一噎的,可看着看着就破涕而笑了。

    总算是哄好了。任思齐松口气,边给她递纸巾擦眼泪边苦笑道:“你都不知道哄你有多累?”

    “我又没让你哄。”格雾宝贝似的收好合约,也不哭了。

    “不哄,我又舍不得。没办法,再累也得哄呀。”

    他说的很是无奈,格雾却甜到了心里,暗自窃喜的想:这大概就是任思齐式的情话了。

    (*^__^*)晋╰(*°▽°*)╯江╰(*°▽°*)╯文╰(*°▽°*)╯学╰(*°▽°*)╯城(*^__^*)

    因为格雾开学就要进行重要的分班考试,任思齐针对十五天的假期给她制定了一整套的学习方案,两个人的一对一辅导也从一周一次更改成隔日一次。

    经过十五天的加强训练,任思齐给她订下的考试目标是考进年级前一百名。

    格雾有些胆怯,在一中这群尖子生堆里,她真的是想骄傲也没那个资本。任思齐拍着她肩膀鼓励:“你要对自己有信心,更要对我有信心,只要坚持按照我给你订的学习计划执行,考试一定没问题。”

    对上他坚定的眼神,格雾用力的点头“嗯”一声,不过接过新的学习计划,恨不得把刚刚那声“嗯”再吞回来。

    五点起床背单词,这也太狠了。

    “我晚睡一会儿,不这么早起床不行吗?”

    “不行。”任思齐毫无留情的拒绝,“你过了十一点就开始犯迷糊,就算硬挺着不睡,也学不进什么东西。还不如早睡早起。早晨背东西的效率也会更高一些。”

    格雾扁着嘴,这时候真希望任思齐不那么了解她就好了。

    抱怨归抱怨,对于任思齐的计划,她还是严格执行的。回到家就乖乖的设了五点起床的闹铃,连续几日后,格雾发现早晨背诵的效率还真比她熬夜来的高,起早起习惯了也就不那么困难了。

    一个月后,终于迎来了分班考试。由于这次考试关系到分班,学校也格外重视,不仅打乱学号分了考场,每个考场还有两名老师监考,气氛比期末考试还要严肃。

    经历两天的考试,老师们开始加班批卷子,学生们比考试的时候还紧张起来。

    两天后,一中的告示墙贴出了分班考试的排行。格雾扯着行知止去看排行榜,可到了榜单下,她又胆怯了。闭着眼揪着行知止的胳膊,问:“看到你的了吗?”

    行知止伸着脖子从上往下看,看到自己名字的时候,勾起唇角,“看到了,正好100名。看来我得坐在二班的最后一桌了。”

    格雾一听,眼睛更是闭的紧紧的,“我呢?你快找找我的名次是多少?”她紧张的更紧的揪着他的胳膊。

    行知止被她揪嗷嗷直叫,“疼、疼,疼,你轻点。”

    “别废话,快找我的名字。”

    行知止翻着白眼把胳膊从她手里解救出来后,才轻飘飘的道:“你名字就在我上面,找什么找。”

    “你上面,你上面是多少?”格雾脱口而出,问完才反应过来,嚯的睁开眼,推开行知止,恨不得趴在大榜之上。看到“第99名格雾”之时,她兴奋“嗷”一声蹦了起来,欢喜的无以言表。

    这一次,她又向他靠近了一小步。

    (*^__^*)晋╰(*°▽°*)╯江╰(*°▽°*)╯文╰(*°▽°*)╯学╰(*°▽°*)╯城(*^__^*)

    格雾和行知止又一次成为同桌,只是这一次,俩人都有点可怜,坐在班级最后排的角落,陪着他俩的还有一个垃圾桶。

    每次熊笑笑到后面丢垃圾,都会用一种同情的目光看着他俩。气的格雾想把垃圾桶丢出去,她铺开数学卷子,一脸壮志的喊口号:“再进步十名,远离垃圾桶。”

    刚喊完,被格雾戏称为眼镜男的张嘉楠靠了过来,竟然主动要和她换座位。张嘉楠很是羞涩,推一推眼睛解释道:“我是远视,坐在前面看黑板不舒服。”

    还有这等好事?

    格雾喜的跟中了五百万似的,立即起身收拾东西,得了便宜还卖乖的道:“我一直以为你是近视呢,没想到竟是远视。你早说呀,同学之间互相帮助是应该的,不用谢我。”说这着话的功夫,已经把自己所有的书本用品都收拾好了,速度快的令人咋舌。待她在第二排坐下后,真心觉得整个教室的空气都清新起来了。

    格雾回头无比感激冲张嘉楠一笑,笑的张嘉楠整张脸都涨红了。“还挺羞涩。”她笑着自言自语,转回身子收拾书桌。

    去买零食的熊笑笑回来后,格雾已经把书本摆放好了。她冲着新同桌热情的挥手,见她眼中满是诧异,主动开口解释:“张嘉楠远视,坐在后面看黑板清楚一些,我本着同学友爱的精神与他换了座位。”

    熊笑笑眉头紧紧皱了起来,一屁股坐在格雾身边,想了半天还是觉得不对劲,侧过头问格雾:“他明明是八百度近视,怎么突然变远视了?”

    “你没记错?”格雾也奇怪了,“可他刚刚主动跟我换座位,真的说他自己是远视。”

    “难道我记错了,不应该呀。”熊笑笑拍了拍自己的头,“算了,管他近视还是远视。”她不在纠结这个问题,撕开一个棒棒糖含在嘴里后,掏出数学卷子做题。

    格雾的心却搅的不平静了,她又回头去看张嘉楠,结果张嘉楠也在看她,俩人眼神一对,张嘉楠的脸又一次涨红。

    她突然生出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事实证明,女人的第六感在某些时刻还是很准的。

    第二天放学,格雾因为是值日生,故走的晚一些。锁上教室门一回转身,被突然出现的张嘉楠吓了一跳。她扶着心口,“人吓人会吓死人的,你怎么连点声音都没有。”

    张嘉楠没想到自己会吓到她,愧疚的连连道歉。

    “没事。”格雾摆手,随口问道:“你怎么没回宿舍?还是东西落在教室了?”

    “没有。”张嘉楠紧张的直吞口水,搓了搓掌心的汗,才从书包里掏出一个粉红色信封递向格雾。

    格雾看着那个信封,刚从心口放下的手又再一次回到心口。

    她心疼呀,看来她又要回到垃圾桶旁边了。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