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预备役男友(3)

    ——————————————————————————————————————————

    第三章预备役男友(3)

    b大的校园占地极广,任思齐带她逛完艺术学院就转去了医学部。“医学部的学生只有一年级在本校区上课,二年后就要去医学部自己的校区了。”

    “啊?那我岂不是只有一年的时间和你在一个学校?别的专业也这样吗?”格雾已经开始考虑换专业的问题了。

    任思齐敲了敲她的脑门,“你学什么专业都是只有一年的时间和我在一个学校。别忘了,你大二的时候我就毕业了。”

    “该死的年龄差。”格雾嘟着嘴不高兴的嘟囔。

    任思齐莞尔一笑。

    俩人逛完了医学部,他骑着单车送她去车站,格雾一步三回头的上了车,不舍的样子看的任思齐想笑。送她离开后,格雾在车上扭着头看他的模样在他脑海里久久不散,或许他该考虑一下考研的事,至少能多陪她几年。

    任思齐回到宿舍,宿舍里的三个人坐成一排,就等他回来进行三堂会审。

    “你和格雾到底是什么关系?别和我们说兄妹,我们已经有了有力的证人,你最好坦白从宽,不然后果自负。”

    不用说他也知道这个有力证人就是熊壮壮和他妹妹熊笑笑,任思齐拉过凳子坐在三人对面,倒是不隐瞒,简单的说了他和格雾的关系。

    陈一默却听得有些懵,问:“那你们这样到底算不算是谈恋爱?”

    “笨。”被格雾称为“熊二”的李智接过话,“人家那是‘女友养成记’,俗称‘童养媳’。”

    一宿舍人都被他逗乐了,任思齐也笑,边笑边斥他,“胡说八道。”

    李智不服,“我可不是胡说,你说你俩一起长大,你又是辅导功课又是操心她的生活,不是你养的童养媳那是什么?这要是别人家媳妇,你何必操心操成这样。”

    还真是让人无法反驳,任思齐正无语,手机响了起来。格雾打来保平安的,谁知,他一接起来,李智就扯着嗓子喊:“童养媳,我会替你看着你家任思齐的,让他非女勿近,绝对不让他背着你乱来。”

    任思齐大窘,紧忙捂着手机逃出宿舍,听着手机另一边传来的阵阵笑声,明显是已经把李智的话给听了去的。他耳根发热说:“别听他瞎说。”

    “什么瞎说。”格雾立即道:“我得谢谢他替我看着你才对,你告诉他,靠近你方圆一米之内的女妖精全部给我格杀勿论,不必手下留情。”

    越说越不靠谱了,任思齐揉了揉太阳穴,“你快好好学习吧,别一天到晚的想那些没用的。考不上b大,看你怎么格杀勿论。”

    格雾呜呼哀哉的乱叫起来,却不知自那之后,自己又多了一个“任思齐的童养媳”的外号,而任思齐竟也默认了这个称呼,随宿舍的人乱叫。

    (*^__^*)晋╰(*°▽°*)╯江╰(*°▽°*)╯文╰(*°▽°*)╯学╰(*°▽°*)╯城(*^__^*)

    在任思齐每周一次一对一的辅导下,格雾可谓是进步神速,从倒数第五到倒数第十,期末考试更是一跃跳到正数第二十五名。不过,还有一人比她进步还大,那就是行知止,从倒数第六一路攀升到第二十四名,居然还压她一头。

    她冷眼看着行知止嘚瑟的样子,故意刺他,“看来秦学姐的鼓励比家教还好使,你这算不算是爱情的力量呀?”

    行知止眉眼一挑,轻飘飘的一句“彼此彼此”就把她给怼了回去。

    格雾咬牙生闷气,“你别得意太早,下次一定让你还在我下面。”

    “那就走着瞧了。”行知止得意的回到座位。

    气的格雾直跺脚,可却又不得不坐到他身边,谁让班级座位是按照排名顺序排的呢。

    班主任发完成绩单,就开始说假期的注意事项,以及开学的时间。听见开学时间后,班级里一片哗然。

    “学校也太狠了,暑假居然只放两个星期?”

    “这也太不人道了……”

    “这两个星期你们就且休且珍惜吧,据说高二以后,根本没有什么寒暑假,连过年都只是从除夕放到初五,初六就上课。”这还是任思齐与她说的,格雾说完,周围瞬时响起哀嚎之声。

    “学校要逼死我们吗?”

    “mygod……”眼镜男抱头大叫。

    一中的学生一向都有自己的个性,学校也主张让他们个性发展,不拘于形式。班主任早就习惯了他们这种群魔乱舞的样子,只等他们闹够了,又接着说分班的事。

    “下学期开学我们就要文理分班了,除了选择读文同学转去文科班外,学校会按照开学后第一次月考的成绩重新给理科班同学安排班级。所以,假期千万不要懈怠,我们高考之战已经打响了。”

    “老班,我感觉自己已经牺牲了。”班级里最皮的一个孩子抚着胸口倒在桌上,引得全班哄堂大笑。

    假期就在这哄堂大笑中开始了。放学后,格雾迫不及待与任思齐汇报成绩,结果他手机关机,她只好把电话打去宿舍。

    电话接通,格雾只“喂”了一声,李智就跟开了机关枪似的说:“你找陈一默还是任思齐,得,你也不用说了,这俩人都不在。陈一默打工去了,任思齐在学生会还没回来。”说完,不等格雾开口,李智又啰嗦的抱怨,“我说你们这些女生,别光可着他们俩打电话,把我搞得跟接线员似的。”

    “很多女生给任思齐打电话吗?”格雾气鼓鼓的问。

    李智这时候才听出格雾的声音,心里咯噔一下,“那个,也不是,童养媳,啊不,那个格格巫,你听我说……”不等他说完,格雾已经“啪”一声挂了电话,明显,再挽回已经晚了。

    任思齐回宿舍的时候,看见李智欲哭无泪的擎着电话,皱了皱眉问:“你这是什么姿势?”

    李智嘴巴一撇,可怜兮兮的与他说:“我好像闯祸了……”

    听完事情的始末,任思齐眉头皱的更深一些,不重不轻的“嗯”一声表示知道了,再无多言。

    李智却恨不得一头撞死。

    他的作曲作业已经被打回三次了,昨天求了任思齐好久,他才答应帮他修改,可现在……呜呜呜呜,谁能明白他心里的苦,李智蹲在电话边嚎道:“宝宝心里苦呀。”嚎完了再偷眼去瞥任思齐,发现他毫无反应,眉毛都没挑一下,心下彻底绝望了。

    (*^__^*)晋╰(*°▽°*)╯江╰(*°▽°*)╯文╰(*°▽°*)╯学╰(*°▽°*)╯城(*^__^*)

    格母看见成绩单欢天喜地的要奖励她,一会儿说要带她去迪拜,一会儿又说去希腊,恨不得立即就定机票。格雾冷冰冰泼母亲冷水,“我就放十五天的假,而且开学就要月考,学校会按照考试成绩分班。”

    也就是说这假期是用来备考的,根本没时间去旅游。格母一脸同情的看着女儿,想开口说成绩无所谓的话,可见她恹恹的样子,最后只叹口气说:“尽力就好,别给自己太大压力。”

    任思齐来电话的时候,格雾已经回了自己房间。不同于以往的铃声一响她就接起来,这次置气一般的让它一直嗡嗡的震动着,只是震了三遍后,就耐不住了。

    格

    雾边骂自己没志气便按了接听键,接起来却一声不吭。

    俩个人都沉默着,好半响,任思齐才低笑一声开了口:“给我打电话了?找我有事?”

    “没事就不能找你吗?那些给你打电话的女生不可能每个都有事与你说吧!”她阴阳怪调的道。

    “她们有没有事与我又没有关系。”

    “那我有没有事也与你……额?”格雾顿住,他这话什么意思?按捺着心中的欢喜,故意问:“你这话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

    这人每次说话都不说明白,成心不让她舒坦。格雾撅起嘴,气呼呼的道:“我不明白,你解释解释。你也知道,我语文成绩最差了。”

    “知道自己差劲就应该加把劲的学。”

    格雾怒了,“任思齐,你要有格雾未来男朋友的自觉性,你要洁身自好,远离那些女妖精。”

    任思齐被她逗笑了,他越笑格雾便越急。就像行知止说的,大学里那么多优秀的人,每天围着他转,难保他不会有动心的时候。可她要怎么办?她既不能一夜间就长大两岁,也不能在他身上贴个“此人名花有主”的标签。

    谈恋爱像是能像买房子一样能签个合同就好了。格雾胡思乱想,脑袋飘过“合同”二字,眼睛忽的一亮。

    她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的又开口:“鉴于这次女生电话事件,我觉得我们应该签一个合约,以防两年后你死不认账。”

    “什么合约?”电话那边传来诧异的声音。

    格雾唇角一弯,脆生道:“预备役男友合约。”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