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升学大作战(1)

    ——————————————————————————————————————————

    第二章升学大作战(1)

    格雾因多次在奥数比赛中得奖,升学的时候被附中免试分到了一班,极其顺利的成为了任思齐的亲学妹。不过这股兴奋劲,很快就被超强度的军训给磨没了。

    “不许动!”教官一脸凶狠,格雾的小身板还是控制不住的晃了三晃,然后不意外的被教官拎到太阳下单独站着。

    迎着大太阳,格雾觉得自己被晒得直冒油。

    十天军训结束,可喜的是她瘦了一圈,总算是有些少女的样子了;可悲的是她也黑了一圈,看着

    镜子里的小黑鬼,自己都嫌弃自己,出门恨不得带个面具才好。

    任思齐见她大夏天的挂个口罩在脸上,真怕她把自己捂中暑了。“哪有军训不晒黑的,一冬天就白回来了,再说女孩子黑点显得健康。”

    “真的吗?”格雾很是怀疑,她只知道一白遮三丑。

    “我骗过你吗?”

    那倒没有。格雾又掏出镜子照了照,瞬间觉得黑点也无所谓,高高兴兴回了班级。任思齐看着她孩子气的样子,无奈的摇摇头,也回了班。结果一进班就被郁哲成塞了一张填好了项目的运动会报名表。

    任思齐蹙眉,“你怎么不自己参加?”

    “一个人只允许报三个项目,我已经报了200、400和1500,你要是不想跑100米可以跟我换。”郁哲成见他一脸的不情愿,半是威胁半是恳求的说:“这可是中考前最后的狂欢,不参与一下多遗憾。据说学校为了这次运动会下了血本,团体总分第一名的班级,奖品是四十本毕业纪念册。我可跟班主任立了军令状的,要是拿不到毕业纪念册,我就亲自掏腰包给全班同学买,你可千万别给我掉链子,必须跑个第一名回来。”

    “尽力而为,我可不保证拿第一。”

    郁哲成见他答应,高兴的连连道:“你尽力就行。”

    晚课结束,任思齐出了教学楼发现格雾还没回家。附中的规定是一、二年级的学生六点半放学,三、四年级的学生要上晚课到八点半。

    格雾满头大汗,挥了挥手里的花球,很是兴奋的样子,“我被选入校拉拉队了,秦翡学姐刚给我们排完舞。”

    任思齐掏出面巾纸给她擦汗,虽然刚入秋,可夜风还是有些微凉。“也不知道消了汗再出来,感冒了怎么办?”

    “不会的,我这么健康。”格雾憨笑着,伸着脖子让他给自己擦汗,一脸享受。等汗擦完了,格雾扭过头看见周围同学看向他们的奇怪眼神,脸瞬间涨红了,不过心里却升腾出一股莫名的骄傲。

    (*^__^*)晋╰(*°▽°*)╯江╰(*°▽°*)╯文╰(*°▽°*)╯学╰(*°▽°*)╯城(*^__^*)

    运动会这天艳阳高照,第一个项目便是一百米预赛。格雾早早占据了有利地形,嘶声力竭的给任思齐加油,待他第一个冲过终点的时候,格雾兴奋的围着他转圈蹦。

    任思齐的班主任看着终点处不停绕着任思齐转的格雾,眉头皱的能夹死苍蝇,她一把揪过郁哲成,“任思齐是不是早恋了?”

    郁哲成瞄一眼格雾,很是瞧不起的撇嘴,“老师,班长眼光没那么差,那是他妹妹。”听见“妹妹”俩字,班主任的表情才放松下来。中考的关键时刻,要掐死任何早恋的苗头。

    格雾的拉拉队表演正好是在一百米决赛检录的时候,用格雾的话说她是专门跳给他加油的,可惜检录处设在了后操场,任思齐根本看不到他们的表演。他坐在检录处正考虑跑到前面看一眼再回来的可能性之时,前操场突然发出一阵哗然,心里似有所感,他抬腿便向前跑去。

    操场上零零散散的倒着好多个拉拉队员,不过任思齐还是一眼便看见了格雾。格雾的膝盖手肘全都摔破了,眼泪汪汪的坐在地上不知所措。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练习好好的搭架子动作会出现意外,作为“尖子”的几个女孩子全都摔了下来。附中的操场是柏油路面,身体碰触到地面,皮一下就被蹭掉了。

    “是不是很疼?”他问完就想骂自己一句“蠢”,摔成这样,怎么可能不疼。“我带你去校医室。”

    格雾强忍的眼泪在看见任思齐的瞬间便泪奔了,她使劲抽泣着,“我不敢动。”

    任思齐蹲下身直接将她抱了起来,抬腿便往校医室跑,根本没理会广播里叫他立即去检录的通知。

    郁哲成在看台上看见他抱着格雾奔跑的背影,恨得咬牙切齿。“格雾,你是不是跟我有仇,怎么总是搅我的局?”

    秦翡在一边不咸不淡的接了句,“你就别妄想在任思齐面前和那只格格巫争宠了,注定争不过。”

    郁哲成:“……”

    他什么时候争宠了?他只是满身怨念好吗?郁哲成默默的计算,四十本纪念册大概要多少钱。

    (*^__^*)晋╰(*°▽°*)╯江╰(*°▽°*)╯文╰(*°▽°*)╯学╰(*°▽°*)╯城(*^__^*)

    格雾摔伤了膝盖,任思齐又开始骑车带她上学。俩个人同进同出,惹得好多学妹羡慕格雾,同时也给她添了新烦恼。

    “格雾,帮我把这封信交给你哥。”李晓晓是她们班的班花,平日里都是昂着头的高冷范,难得露出如此羞涩的一面。

    格雾看着她递过来的粉红色信封,不用问也知道是什么,情书这东西小学二年级她就不写了。格雾嗤之以鼻,不仅没接李晓晓的情书,还义正言辞的开口道:“班主任一再强调初中生是不可以谈恋爱的,早恋影响学习。李晓晓,你把写情书的精力放在写作业上,说不定月考你还能进步几名。”

    李晓晓虽然人长得漂亮,可偏偏是吊着车尾进的一班,成绩一直是她的死穴,这下被格雾当众戳一刀,立即便恼羞成怒。“你以为你是谁,凭什么教训我。”

    “我只是给你一个不成熟的小建议,不是教训你。”格雾解释。

    李晓晓哪里听得进去,恼怒问道:“你到底送还不是不送?”

    “不送。”

    “好,你等着。”李晓晓搁下狠话就走了。

    格雾不以为然,行知止却有些担心,提醒她:“李晓晓这人最要面子的,你这么不给面子,我怕……”

    格雾撇着嘴哼声:“怕什么怕,她还能放学堵我不成?”一句话把行知止的劝说全都给噎了回去。

    却不料,她竟被自己的乌鸦嘴给说中了。

    放学后,李晓晓把格雾堵在了教室。

    “李晓晓,你要干嘛?”格雾往后退,李晓晓却是步步逼近。

    “你怕什么?”李晓晓很是得意的笑道:“上午你不是很嚣张吗?”话毕,狠狠推了她一下,格雾的后背撞在墙上。

    “你不肯给我送情书,是因为你想自己霸占着任思齐,说什么表兄妹,我都打听过了,你们俩就是一个大院的邻居,根本没有亲戚关系。你说你是不是也喜欢他才不肯帮我送情书的?还是说你和任思齐早就搞在一起了,你们俩天天同进同出的,指不定干了什么不要脸的事,还道貌岸然的装好学生。”

    “你胡说八道。”格雾急了,反手也推了她一下。

    李晓晓没想到她还敢反抗,伸手揪住她头发,抬手就在她脸上打了一下。格雾从小到大第一次被人打耳光,脑袋一片空白的就扑了上去,俩人瞬时厮打成团。

    直到门口传来一声呵斥:“你们在干什么?”

    (*^__^*)晋╰(*°▽°*)╯江╰(*°▽°*)╯文╰(*°▽°*)╯学╰(*°▽°*)╯城(*^__^*)

    李晓晓的头发被格雾扯下去一大把,格雾的脸蛋红肿着,俩人的校服都被拉扯乱码七糟,狼狈不堪。

    “你看你们,还像个女孩子吗?”老师气的声音都发抖了,“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师,我举报格雾早恋。”李晓晓先声夺人。“她和任思齐根本不是表兄妹。”

    格雾气红了眼,瞪着她怒道:“你胡说。”

    “我胡没胡说你自己心里清楚,你要是不喜欢任思齐你就发个毒誓。”

    “我凭什么发毒誓?”

    “你不敢发誓就是喜欢他。”

    “你……”这人简直胡搅蛮缠,格雾气的直抖,眼泪就在眼圈里打晃,强忍泪意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这件事说来说去还是因为任思齐而起,老师把任思齐叫到办公室。

    任思齐听说格雾与同学打了起来,瞬时就变了脸色,二话不说就去了办公室,看见她脸上的伤,脸色沉得吓人。

    格雾被他眼神一扫,心脏一缩,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落,却是不敢哭出声。

    “任思齐,你是即将面临中考的学生,你们班主任对你寄予厚望。在这个关键的时刻,绝对不能让任何事分散你的注意力。”老师说的很含蓄,在处理早恋这一问题上,所有的老师都很头疼,说重了怕他们逆反,说轻了孩子们根本不当一回事。

    任思齐蹙了蹙眉头,眼里闪过一丝愤懑,“我没有早恋,格雾也没有早恋。老师,我觉得您更应该问问这位女同学为什么将格雾堵在教室,对她使用暴力。”他回头看了一眼站在窗台下的格雾,“至于格雾,虽然她在言语上让这位女同学的自尊心受挫,可是对于初中生来说,学习才是最重要的,的确不该浪费时间去写什么没有意义的书信,她说的也没有错。”

    “嗯……你说很对。”老师抿抿唇,再看向李晓晓时眉头便拧在了一起。

    任思齐又道:“格雾受了伤,我想先带她回家处理一下伤口,以免吓到她的家长。至于那名同学,就请老师联系她的家长吧。”他的目光落在李晓晓身上,眼中的厉色与不屑,竟让她生生打了一个寒颤。

    不过一瞬,他便转向了格雾,目光变得柔和许多,低声开口:“格格巫,我们回家。”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