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天上掉下个格格巫(5)

    ——————————————————————————————————————————

    第一章天上掉下个格格巫(5)

    任家的那一场风波若不是伤了任思齐的话,就像大梦一场,一梦清醒,便什么都忘了。任宇连医院都未曾去过,第二天直接飞往维也纳做艺术交流,而牧青蓝则去了俄罗斯排练新的舞剧,根本不知道儿子受伤的事。

    任思齐自是难过失落,却也只问了爷爷一句“爸爸妈妈会离婚吗?”可是这个问题爷爷也没办法回答。

    看着爷爷疲惫的脸,他真的很想哭,却死命的咬牙忍住,直到睡去,半颗眼泪都没落下。可这一夜他反复的梦见那落在地上的花瓶,支离破碎的样子让他心疼的快窒息了。

    这件事让原本就懂事的任思齐变得更加稳重沉默,格雾也似一夜间长大了许多,开始认真思索自己以后要做什么。她想了许久,对未来仍旧迷茫,却也知道不论要做什么,都要把学习成绩搞上去。

    午休,见同学从水房领饭盒回来,格雾才想起自己忘带午餐了。起身就想去找任思齐,走到门口才想起任思齐已经上了初中。

    虽说附中与附小只隔一条马路,格雾还是极其失落的,因为她无法跨越那一条马路的距离去蹭任思齐的午饭了。

    她垂头丧气的去小超市买面包,倒是遇见个熟人。

    行知止正坐在小超市门口凉亭里咬着面包做习题册。

    “你不会是用午休补作业吧?”格雾坐在他对面,打开面包咬了一口后,看了看他写的习题册,疑惑问道:“我们怎么没有这本习题册?”

    行知止做完一题才回答她,“这是我奥数班的习题册。”

    “奥数班?”

    “我妈说附中分班考试,最大分值的数学题都是奥数,不学奥数根本考不到好班。”行知止有些得意的道。

    格雾一听,瞪着行知止的奥数习题册,整张小脸都皱了起来。

    第二天,行知止的奥数班里多了一名女同学。

    她是以后要养任思齐的人,成绩怎么说也不能太差。

    如此想着,格雾的整个假期都被奥数填满了。不过还好,功夫不负有心人,第一次参加奥数比赛,格雾就拿了一个三等奖,就连老师都说她很有学数学的天赋,小脑袋转的特别快。

    格雾第一次被老师这么表扬,内心涌起的激动好似爆发的小宇宙一般,一下课就拿着奖状冲到了附中,迫不及待的要与任思齐分享喜悦。

    任思齐正在准备市教委组织的青少年交谊舞大赛,每天放学都要留下练舞。格雾跑到体育馆的时候,他与秦翡正在练习旋转。

    俩人跳的是维也纳华尔兹,这种舞蹈大部分时间是在快速旋转。任思齐一身黑色燕尾服,优雅的带动秦翡转动,而秦翡身上那条红裙子就好似一朵盛开的红蔷薇。一黑一红,脚步轻快,配合默契,美得让人移不开眼。

    这种美,让格雾觉得手里握着的奖状突然变得微不足道,甚至羞于启齿了。她想偷偷溜走,只是脚步还没来得及移动,任思齐与秦翡就已经看见了她。

    俩人停下舞步走了过来,“格格巫,你怎么来了?”秦翡问。

    格雾立即将手背到后面,不过显然来不及了,秦翡直接伸手将她手里的奖状抢了过来,“奥数三等奖,不错哦!”

    格雾绞着手指不出声,任思齐从秦翡手里拿过奖状,眉眼含笑的揉了揉她的头顶,“不许骄傲,要再接再厉。”

    格雾看清他眼中的笑意与鼓励,眼睛一亮,用力的点点头。

    秦翡看不下去了,吐槽道:“知道你是她哥,不知道的以为你是她爸。”

    任思齐充耳不闻,指了指自己的书包,“等我换了衣服,一起回家。”

    “嗯!”格雾一蹦一跳的跑到任思齐书包边坐下,翘首以盼的看着更衣室的方向。

    秦翡觉得自己被严重的忽视了,看着格雾完全进入等待主人的宠物模式,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独自回到镜子前压腿。

    晚上,格雾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满脑子都是任思齐和秦翡跳舞的情景,羡慕的眼都快红了。她掀开被子站在床上,端起手臂做出华尔兹的预备动作,前一步后一步的乱走,还给自己打着拍子,“一大大,二大大,三大大,转……”格雾越跳越兴奋,不停的转着圈,在一个连续的三百六十度旋转时,只听“噗通”声后,格雾的哭声在深夜里响起。

    旋转的过程中,错估了床铺的大小,她直接从床上转到了床下。脚踝处传来的剧痛,让格雾瞬间泪奔了,哭嚎着喊:“周奶奶……”

    周静安是连夜把她送到医院的,好在没伤到骨头,只是普通的挫伤。

    第二天,任思齐在大院门口看见拄着拐的格雾吓了一跳。“你的脚怎么了?”

    格雾羞于启齿,周静安已经开始告状:“也不知道她半夜作什么妖,在床上转圈把自己栽了下去,把脚崴了。”

    “你半夜不睡觉,在床上转什么圈?”

    她说自己梦游他应该不会信吧?格雾歪了歪身子,左脚触地“哎呦”一声。任思齐立即扶住她,“小心点,我扶着你。算了,你等我一会儿。”他转身往大院里跑去,不一会儿便骑着一辆自行车回来了。

    格雾坐在自行车后座上,搂着任思齐的腰,突然觉得这也算因祸得福,上学都有专车接送了。

    任思齐把她送进教室才离开,临走的时候又嘱咐她:“尽量少走路,放学就在教室等我,我来接你。”

    格雾用力的点点头,任思齐一走,她瞬间便被同学围住了。不过没人关心她的脚,全部都是一脸羡慕的说:“格格巫,你哥对你真好。”

    “那是。”格雾下巴扬的快上天了,再次觉得这脚崴的真值。

    放学后,任思齐没把她送回家,而是又将她带到了附中体育馆。秦翡看着情绪不太高的格雾,低笑着问任思齐,“这丫头不会是在床上练跳舞摔伤的吧?”

    任思齐舞步一乱,狠狠踩了秦翡一脚。

    秦翡走后,任思齐没急着带格雾回家,反而把她扶到镜子前。“站好。”他站在她身后,双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对着镜子里的格雾说:“每个人的天赋都是不同的,秦翡擅长跳舞,而你第一次参加奥数比赛就能拿到名次,已经很棒了,所以不用羡慕别人。”

    格雾涨红了小脸,感觉自己的小秘密被揭穿了。任思齐抿了抿唇,一手牵起她的手,一手轻轻的环着她的腰,小心的带动她旋转,格雾随着转动,眼睛一点点亮起来,耳边响起任思齐的声音:“只要你想,你也可以转的很漂亮。”

    格雾知道自己不可能会比秦翡转的漂亮,可是任思齐的话却轻易的抹去了她心底的那抹自卑。看着镜子里笨拙转动的自己,和站在她身后的挺拔少年,格雾的期待一点一点从眼睛里溢出来,堆积到她恨不得一夜之间便能长大,与之并肩。

    回家后,格雾一直对着穿衣镜转圈,周奶奶看的心惊胆颤,她却说:“没事,小哥哥带着我转了好多圈,我已经掌握技巧了。”

    周奶奶看着她那傻样,气的发笑,直说:“我看干脆把你送给任思齐当媳妇得了,省的每天都把人家挂在嘴上。”

    格雾扶着镜子堪堪站稳,眼睛却是一亮,“这主意不错。”

    这回换周奶奶站不稳了。

    格雾好似被点醒一般,当晚就奋笔疾书的写下她人生中第一封情书。

    当任思齐看着那粉红色信纸上夹杂着拼音和各种语法错误的句子时,真真的哭笑不得,却不得不板起脸教训这个异想天开的小丫头。“你才多大就知道写情书了?还‘我爱你’?你懂什么是爱吗?爱意味着责任,你都没办法对自己负责,又有什么资格说爱我?”

    格雾拧着小眉头想了想,格外认真的回答:“你等我长大,我长大了一定对你负责。”

    任思齐的车把一歪,险些把格雾从车上摔下去。当天,格雾被任思齐罚写情书上的错别字,写到泪奔都没写完,她发誓以后再也不写情书了。

    ——————————————————————————————————————————

    文案情节都放出来了,偷偷告诉你们,没放出来的情节更精彩哦。

    所以不要走开,每天都要来哦。

    30号公布评论获奖名单,让评论大军来的更猛烈些吧。

    爱你们,么么哒。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