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天上掉下个格格巫(2)

    ——————————————————————————————————————————

    第一章天上掉下个格格巫(2)

    格雾被周静安带走后,任校长还在忍俊不禁,忍不住调侃病床上的任思齐,“你这回可是英雄救美了,伤也没白受,给自己救回来一个小媳妇,赚了。”

    “爷爷!”任思齐恼羞的红了脸,挥动着打着石膏的胳膊要坐起身。

    “别动,爷爷不开玩笑了,你好好躺着。”

    任思齐乖乖躺好,侧头看看自己的石膏手,满满的心塞。此时,与他一样心塞的还有格雾小朋友。

    回到家,周静安第一件事就是将家里的电视机锁起来,再不许她看那些乱码七糟的古装剧。她在门口听见格雾说出“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小女子愿以身相许”的时候,直接把手里的水果丢到地上,羞愧的想掩面逃走。

    这是她教育的失职啊!

    检讨,必须检讨。

    经过两个小时的自我检讨后,周静安毅然决定没收电视机。

    格雾眼巴巴的看着周静安将电视机锁进柜子里,小脸皱成一团,眼眶瞬间红了。“我想看白娘子……”

    “把新学的钢琴曲练熟就让你看一集动画片。”

    “看白娘子行吗?”格雾哽咽着讨价还价。

    周静安直接把她抱到椅子上,打开琴盖,“弹不好,一切免谈。”

    “呜呜……”格雾边哭边伸出手一下下敲击琴键。

    为了我的白娘子。

    许仙你等我啊!

    不过,铁了心的周静安比法海还狠心,电视机彻底被镇压,格雾与许仙一别就是三个月。三个月后,格雾被迫提前一年成为小学生,彻底的上了小夹板。

    (*^__^*)晋╰(*°▽°*)╯江╰(*°▽°*)╯文╰(*°▽°*)╯学╰(*°▽°*)╯城(*^__^*)

    格雾第一天上学,周静安请了一小时的假,亲自送她去了艺大附小,在校门口不放心的嘱咐了半天才松手让她进去。

    格雾进了校门,看什么都新鲜,瞬间便把周奶奶的嘱咐全抛到脑后了。

    开学式上,格雾看见作为学生代表发言的任思齐,兴奋的直蹦,不停的对着台上的他挥手,可惜任思齐认认真真的念稿子,根本没向下看。而格雾却因为不遵守纪律,成为班级里第一个被老师批评的学生。

    到了中午,格雾又一次受到了批评——她把饭盒扣了。

    白白的米饭混着西红柿炒鸡蛋全都扣在了地上,同学们发出哄笑,格雾委屈的扁扁嘴。

    老师给周静安打了两次电话都没有人接,真真的有些头疼了。“你知不知道你奶奶单位的电话?”

    格雾摇头。

    “那你家别的家长电话呢?”

    格雾还是摇头,摇到一半,眼睛一亮,忽的说:“我小哥哥也在这里读书。”

    “他在哪个班?”

    “我不知道,他就是早上在台子上讲话的那个学生。”

    (*^__^*)晋╰(*°▽°*)╯江╰(*°▽°*)╯文╰(*°▽°*)╯学╰(*°▽°*)╯城(*^__^*)

    班主任把格雾送到四年一班门口的时候,任思齐刚给同学们分完饭盒,听见格雾委委屈屈的叫“小哥哥”,手臂一僵。

    这个小胖妞怎么会在学校出现?

    格雾根本没注意他心塞的表情,委委屈屈说了自己的遭遇,然后眼巴巴的看着他手上的饭盒。

    “你不知道你爸妈的电话吗?”任思齐又问一遍。

    “不知道,周奶奶说他们在美国,很远很远的地方。”格雾垂头绞着手指,好像找不到父母就是她犯的错误。

    任思齐感觉自己的手指也被绞的发疼,蹙了蹙眉头,还是把饭盒递了过去。“你吃我的吧。”

    格雾接过饭盒后小脸一晴,片刻又垮了下去。“我吃你的,你吃什么?”

    “我还有面包,你别管我,快回班吃饭去。”

    “我们一起吃。”格雾举着饭盒,一脸坚定,恐怕任思齐是骗她的。

    任思齐拗不过她,只好让她进班级和他一起吃饭。

    班级里学生看见任思齐领个小丫头进了班,全都好奇的看过来,不过基于班长的威望,谁也不敢放肆。只有郁哲成这个泼猴凑上来调笑,“你从哪弄来的小鬼?”

    格雾本能的对“小鬼”这个称呼反感,见他一脸坏笑,立即给他贴了一个坏人的标签。

    任思齐打开饭盒盖,把勺子递给格雾,看她乖巧的挖米饭吃才回头与郁哲成说:“我们大院的小妹妹。”

    郁哲成听见“大院”俩字,眼睛一瞪,“不会就是这个妹妹砸伤你胳膊,害你没办法参加钢琴比赛,还害我输了一整套灌篮高手的卡片吧。”

    格雾往嘴里送饭的手一顿,任思齐狠狠瞪了郁哲成一眼,赶苍蝇似的赶他,“吃你的饭去。”

    郁哲成“呲”一声扭头走人,不过看着格雾的眼神却变得有些凶狠。

    “他说的是真的吗?”格雾又开始绞手指。

    任思齐心一软,无所谓的说:“本来我也不想参加那个比赛。快吃饭,一会儿就要午休结束了。”

    “真的?”

    “真的。快吃。”他板起脸,格雾立即往嘴里送了一大口饭,本就圆圆的脸瞬时被米饭撑的更像个团子了。

    第二天中午,格雾又出现在四年一班门口。

    任思齐吞咽一下口水,试探的问:“你不会又砸了饭盒吧?”

    “不是,不是。”格雾拎起饭盒兜,红色的网兜里装着两个铝制饭盒。“周奶奶烧了排骨,让我给你送一份,谢谢你昨天给我饭吃。”

    任思齐刚要拒绝,格雾却已经登堂入室,直接坐到他的身边,把两个饭盒都打开,自动自觉地拿着小勺子开始吃饭。她见任思齐愣着不动,还有些诧异的问他:“小哥哥,你不吃饭吗?一会儿午休就要结束了。”

    任思齐看了看那盒没装饭的排骨,莫名的觉得自己似乎沾惹了什么甩不掉的麻烦。

    果不其然。

    自此之后,格雾隔三差五的就去找任思齐。今天忘带橡皮、明天丢了铅笔、后天打了教室的玻璃……如此一来二去,大家都知道任思齐有个毛毛躁躁的小妹妹在一年级读书,俩人关系很是亲密。

    到了期末,任思齐被格雾的班主任叫到了办公室,直接将她不及格的试卷递给他,“你这个做哥哥的也不能光是自己学习好,没事也教教妹妹。”

    任思齐拿着格雾的试卷离开办公室后,终于意识到习惯的可怕。他看着站在门口罚站的格雾,默默想:现在与她撇清关系还来的吗?

    “小哥哥……”格雾惨兮兮的叫他。

    任思齐的心塞又重了几分,除了叹息也只剩叹息了。叹息完,还得抓着她去家里补习。

    只是当他打开格雾的语文卷子,看着上面数不清的叉叉,真想把围着电视机转的格雾抓起来揍一顿。拼音拼的驴唇不对马嘴,汉字写的缺胳膊少腿,组词更是组的张冠李戴,造句……不说也罢。

    例如“智”字组词,格雾写了“智yi”和“智伤”。

    任思齐扶额,深深的为格雾担忧,他真的开始“智(质)yi(疑)”格雾是不是“智伤”了。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