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天上掉下个格格巫(1)

    ——————————————————————————————————————————

    第一章天上掉下个格格巫(1)

    “青城山下白素贞

    洞中千年修此身

    啊…啊…啊…啊…

    勤修苦练来得道

    脱胎换骨变成人

    啊…啊…啊…啊…”

    六岁的小格雾身披白床单,双手合十跪在床上,抬眼看着幻想出来的观世音菩萨,一脸虔诚的唱着。

    “一心向道无杂念

    皈依三宝弃红尘

    妄求菩萨来点化

    渡我素贞出凡尘

    啊…啊…啊…啊…”

    唱完一段,她站起身对着镜子摇了摇头上插着的铅笔,又整理一下身上的床单,小眉头不满的皱了起来,要是有个白头纱就完美了。

    格雾拧着眉头四处打量,目光落在窗口,眸光一亮,瞬时舒展了眉头,脱了床单爬上窗台。

    微风透过纱窗吹进房间,白纱窗帘被风吹起涟漪,再没有比这个更完美的“头纱”了。

    她站在窗台上,踮着脚拉扯窗帘,一手扶着窗框保持平衡,一手用力的扯着。奈何个子太矮,力气又小,一只手根本扯不下来。她鼓鼓嘴,心一横,松开窗框,用力一蹦,双手攀住窗帘。

    可惜窗帘没扯下来,人却被“挂”在了窗帘上。

    格雾有些怕,越怕越不敢动手,她伸出小胖腿想勾到窗框,却整个人都朝着纱窗荡了过去。

    撞在纱窗上的那一刻,心脏好似要跳出来了一般,她满脑子都在想自己要是白素贞就好了,想飞去哪里就飞去哪里。只是当头上传来“嘶”的一声,格雾人生中一次体会到“飞”的恐惧。

    窗帘在她撞到纱窗上的一瞬终于被她扯了下来,而她却没有机会将它戴在头上,滚圆小身子破窗而出,从三楼的窗户向外划出一道不算长的抛物线。

    格雾根本来不及哭,尖叫一声便被急速的下坠吓的大脑一片空白,她拼命的想抓住一些东西,可除了几根完全禁不住她体重的柳枝外,再无其他。

    “我要死了”——格雾想到这四个字的同时,人已经落了地。

    她狠狠的闭着眼,悲哀的想着自己连《新白娘子传奇》的结局都没看到就要死了,实在是太可怜。她哀叹着扭了扭屁股,惊奇的发现身下竟然是软软的,伴随着她的扭动还传来阵阵痛苦的□□。

    怎么回事?

    格雾鼓足了勇气睁开眼,发现自己并没有落在地上,而是——砸到了人。

    被她压在身下的大男孩已经是半昏迷状态,脸色惨白,双眸紧闭,一脸痛苦之色。格雾的心脏咯噔一下,后背忽的冒出冷汗,双唇哆嗦着,喉头好似被什么堵住,想叫又叫不出声。

    她是不是砸死人了?

    闯大祸了。

    她忍了又忍,眼泪还是掉了下来,终于“嗷”一声大哭出来。

    格雾哭的昏天暗地,总算是将小区里的人引了出来。不知谁喊了一句“是任校长的孙子,快送医院”,有人去抬被她砸到那个男孩,有人把她抱起来,场面异常混乱。

    格雾脑袋清醒一点的时候,人已经坐在医院的病房里了。

    她除了胖乎乎的小手被柳枝刮伤外,再没有任何外伤。接住她的男孩就惨了,右臂骨折,手腕、手指都受了伤,手上打着厚重的石膏,躺在床上的样子好不可怜。

    格雾用小手捏着自己的衣摆,偏过头看隔壁床的男孩,他脸色苍白,因为疼痛眉头一直微微蹙着,紧闭着的眼,浓密的睫毛在眼下打出一扇阴影。

    他长的真好看,跟许仙一样好看。那时候在格雾的世界里,最好看的男人大概就是许仙那个样子了。

    她直勾勾的盯着他,脑袋里浮想联翩。牧童救了白蛇,白蛇千年后向他报恩。刚刚有好多叔叔阿姨都说是这个小哥哥救了她,那她是不是也要向他报恩?

    格雾的脸蛋热了起来,莫名的有些羞涩,她垂下眼搓着自己短粗的手指头,有点无措又有点兴奋,六岁的她根本无法解释自己的情绪。好半响,她下定决心一般的从床上蹦下来,趴在男孩的床边,瞪着大眼睛看着他,那眼神好似得了一个新玩具,越看眼睛越亮。

    任思齐就是在这种注视下睁开了眼,还未来得及感受周边的环境,就听一稚嫩的童声惊喜的叫嚷着:“醒了,小哥哥醒了。”

    “格雾,你到周奶奶这边来,别妨碍医生给小哥哥做检查。”

    “哦。”格雾乖巧的应了声,走到奶奶身边,眼睛却还是盯着病床上的任思齐。医生给他做了简单的检查,确定他除了手臂上的伤外没有任何异常后就离开了。

    格雾又跑回病床边,双手作揖,一脸认真的对任思齐拱手说道:“我叫格雾,格格巫的格,大雾的雾。谢谢你救了我,救命之恩,我以后一定会报答你的。”

    任思齐有些懵,病房里的其他人都被格雾怪异的举动和认真的小模样逗笑了。

    有人开口逗她:“小丫头,你打算以后怎么报答?”

    格雾回头看了看那个人,抿着嘴不说话,心想:我才不告诉你呢!她趴在床边,细声细气的与任思齐说话,也不管任思齐理不理她。

    比之格雾的平静,周静安却是满心的忐忑。格雾的父母都在国外,孩子委托给她看护。学校临时有事,急着让她送一份资料,她想十几分钟就能回来,便把格雾一个人锁在了屋里。万万没想到,这十几分钟就出这么大的事。庆幸的是格雾没有摔坏,可糟心的是她竟把任校长的孙子给砸伤了。

    作为军艺大学的老教师,周静安这时候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跟老领导交代。看着任思齐有些迷茫的打量着病房,周静安细声开口:“思齐,任校长在市委开会,一会儿就能赶过来。你有哪里不舒服一定要说。”

    任思齐目光暗了暗,轻轻的点点头,礼貌回应:“谢谢周老师。”

    多有礼貌的好孩子。周静安叹口气,嘱咐格雾好好陪着小哥哥,又让邻居守着俩孩子,下楼去买水果和简单的用品。

    等她买完东西回来,任校长已经到了。他如往常一般穿着军装,身上既有军人的英姿又有着浓厚的艺术家气息。

    医生正在病房门口与他说孩子的情况,周静安尴尬的上前道歉,“校长,对不起……”一张嘴就被任校长打断了。

    “事情的经过我已经知道了,意外而已,不用道歉。思齐不接住小丫头,出的就是人命。现在不过是伤了胳膊,与人命相比,值得。”周静安被他的理解与大气感动快哭了,心里更是自责与内疚。

    病房里,格雾正对着任思齐打着石膏的胳膊呼呼,边呼呼边稚声稚气的说:“小哥哥,我给你呼呼,呼呼就不疼了。”

    任思齐皱着眉头看着脸快贴在胳膊上的小丫头,隐隐觉得有些心塞。打完石膏已经没什么痛感了,不过被这丫头吹的发痒,更是难受。

    “思齐。”

    任思齐听见熟悉的声音立即看向门口,脸上总算是表现出一个十岁孩子该有的情绪,他咬了咬嘴唇,眼眶慢慢的红了起来,声音微微哽咽,带着些许惊吓过后的委屈。“爷爷。”

    他微微昂起头,目光放的更远一些,不过爷爷的身后再没有熟悉的身影出现,眼里的情绪瞬间就黯淡下去。

    任校长哪里看不出他的失望,心下叹息却也无可奈何,只能走到他身边,揉了揉他汗湿的短发,眼里却是掩饰不住的心疼,“还疼吗?”

    “不疼了。”任思齐闷闷的答,目光还是忍不住的往门口探了探,带着一丝期盼。

    只是这份期盼注定要落空了。“你爸爸、妈妈都在巡演,他们太忙了,所以……”

    “我知道了。”他收回目光,小脸上流露的失望让人看着心酸。

    任校长安抚的拍拍孙子,转而夸他一句:“小子,这次干得漂亮。”

    任思齐被夸的很是心虚,他听见尖叫声抬头,看见格雾下落,完全是无意识的伸手。与其说是他接住了这个小胖妞,倒不如说他是被小胖妞给砸中了。

    “其实……”他刚要开口解释,任校长已经转头把趴在床边的格雾抱了起来,刮了一下她的鼻尖,道:“你这个小淘气,要是哥哥接不住你,你这条小命可就没了。”

    “我会报答哥哥的救命之恩的。”格雾脆生的道,丝毫不惧生。

    “哦?那你说说要怎么报答?”

    格雾抬头看向任思齐,眼睛亮的惊人。任思齐被她看得生出一种“我为鱼肉”之感,正为这莫名其妙的感觉诧异之时,却听她脆生生的开口道:“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小女子愿以身相许。”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