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楔子

    ——————————————————————————————————————————

    楔子

    格雾接到任思齐助理电话时,正津津有味的听秦翡胡说八道。

    “这个小鲜肉真可谓器大、活好、耐力佳。老干部就不行了,外强中干,坚持不了多大一会儿就软了。这个歌神更惨,据说是受过伤,那玩意早就是中看不中用了……”秦翡捧着八卦杂志,指着内页的男明星们一一评价,说的好似她每一个都睡过一样。

    格雾明知她是乱说,却仍旧兴致勃勃的听着。就在她想八卦一下小鲜肉除了“器大、活好”之外,是不是“财也粗”的时候,电话铃响了起来。

    电话接通,贝仙焦虑又慌张的声音劈面而来,“格小姐,老板出事了。”

    格雾被吓得腾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出什么事了?他在哪?”

    “北山派出所。”贝仙是上个月才上岗的新助理,从未处理过这种事,急的已经有些哽咽,“老板把枔易打伤了,枔易说要追究责任。老板的情绪很激动,要杀人一样。格小姐,您能尽快赶过来吗?”

    枔易?不就是秦翡刚说的那个小鲜肉吗?看来这大白天的还真是不能说人。

    “我立即过去,在我没到之前,你要尽量安抚他的情绪。”格雾想了想,补充一句,“在我没到之前,不要告诉他你叫我过去的事。”

    格雾挂了电话就收拾东西要走,秦翡看着她心急火燎的样子,翘着腿说风凉话。“制作人就是不一样,想打谁打谁,男主角都不放在眼里,有钱就是任性。”

    “别说废话,知不知道枔易的背景?”

    “知道点。”秦翡的指尖徘徊在杂志上枔易的胸肌上。

    “走吧,路上说。”

    “好啊!”秦翡古怪的笑了一下,特别痛快的答应,并且主动提出送她。

    格雾慌忙的上了她的吉普车,车子开动的一瞬,她终于明白秦翡那抹古怪笑容背后的含义了。

    北山是本市的影视基地,地处郊区,去北山的路,道宽车少。明明是一条康庄大道,秦翡却硬是给开出了山路十八弯的感觉。

    车子一停下,格雾推门就吐了。她有十年没晕过车了,接过秦翡递过来的纸巾,真有给她一拳的冲动。不过时间紧急,格雾擦了擦嘴,便三步并两步的奔向派出所。直到进了室内,她才松了一口气,因为并未听见砸东西和嘶吼的声音,可见事态并不严重。当然,也有可能是他的情绪过激,警察把他电晕了。格雾眉头又皱了起来,脚步加快。

    她是先见到枔易的,本人不如杂志上的硬照那么威武,倒是有股白面书生的气质。只是这位书生的白面上乌青了好大一块,一看就是被人打的。

    枔易满脸的愤怒,不断的与警察重申:“他居然打我的脸,我是靠脸吃饭的你知不知道,我绝对不会同意和解的,一定要追究他的责任。制作人了不起吗?制作人就可以打人吗?我要告他,让他身败名裂!”说完,就听见门口传来一声哼笑,他正是火大,这一声笑无疑是火上浇油。“你谁呀?笑什么笑?”

    格雾无视他的问话,走向警察同志,“你好,我是来保释任思齐的。”

    “我不同意和解,保释什么保释……”

    格雾直接打断枔易的叫嚣,掏出事前便准备好的资料。“这是任思齐先生的精神状况报告,这是国内几位权威的心理医生为他提供的病例证明。”格雾出示文件后,终于正眼看了看枔易,口气很是嘲讽,“你这点伤恐怕连轻伤害都够不上,就算任思齐是正常人,也不过是经济赔偿了事,更何况他还是一名重度抑郁症患者。如果闹上法庭,只怕你连经济赔偿都拿不到,反而会得不偿失。”

    任思齐有病这件事在圈子里并不是秘密,只是枔易实在咽不下这口气。“你威胁我?”

    “我说什么了就威胁你了?警察同志可在这里呢,你可别诬陷我。我只是将事实讲给你听,易枷枔……哦,错了,我应该叫你枔易才对。”格雾别有深意的笑着,看见枔易脸色大变,眉眼一挑,彻底的放松下来。

    她决定原谅秦翡的烂车技了。

    谁能想到新鲜出炉的小鲜肉,居然是易影帝的私生子。这位大影帝去年才娶了一位女富豪,可想而知,女富豪必然是不知道自己老公十八岁就生了儿子,儿子今年都二十有三了。

    看着枔易签了和解书,格雾便随警察去了任思齐的审讯室。“任思齐,你的律师来了。”

    “律师?”贝仙见任思齐瞪他,一脸莫名,“我没叫律师呀。”

    格雾从警察身后探探身,不同于刚刚对阵枔易的气势十足,略显尴尬解释:“警察同志,您误会了,我不是他的律师。”

    警察一脸诧异,“你不是他律师,你是谁的律师?”

    “我不是律师,我是任思齐的心理医生。”

    “心理医生?医生你你……你刚才捣什么乱?”

    “我没捣乱啊,从进门到现在我也没说过我是律师。”

    格雾的确没说,不过她从进门开始,那气势完全是律师范。警察被气的直瞪眼,偏偏又揪不出她什么错,只好赶紧将他们扫地出门,省的看着眼气。

    出了派出所,格雾在里面的气势彻底的谢松下来,贝仙对着她竖大拇指,“格小姐,您可真厉害,直接摆平了那个枔易。”话音一落,脖领子瞬间就被揪了起来。一百八十斤的贝仙在任思齐面前怂的像一只胖鹌鹑。

    任思齐那张文质彬彬的脸已有隐怒,“谁让你叫她来的。”

    “是我自己要来的,你有火冲我发,别欺负他。”格雾挡到两人中间,“我没管你要一份律师的工资就不错了。”

    “多管闲事。”任思齐毫不领情,冰冷的眸子里渗出来的满满不耐,很是伤人。

    格雾也不想管这个闲事,她明知道这样插手患者的私事已经越线,可偏偏就是控制不住自己。“你的闲事我还就管定了,上车,我送你回家。”

    “不用。”

    “这荒山野岭的,你不会以为警察还负责送你回家吧?”任思齐和贝仙都是被警车载来的,这个时间剧组那边肯定是被记者围得水泄不通,不可能派人来接他们。“你不坐我的车,就只能走回市区,或者你更愿意搭哪个狗仔的车,他们倒是很乐意载你。”

    任思齐眉心一蹙,微微仰头,视线穿过格雾看向贝仙。

    贝仙被那好似被冰川浸透过的眼睛一看,脊背蹭蹭的冒凉气,吓的嘴都瓢了,结巴着说:“我、我、我叫车,立即叫车。”他哆哆嗦嗦的掏出手机,点开自己常用的叫车软件,熟练的操作,几乎是刚刚下单,就有司机接了单,贝仙狠狠松口气。

    “老板,车子一分钟就到。”话音刚落,眼前的吉普车车窗就降了下来,秦翡探出头,挥手晃动手机,“是你们叫的顺风车吗?”她不怕死的对任思齐眨眨眼,满是妩媚风情,只可惜媚眼抛给了瞎子看。

    任思齐眼里的冰川瞬时变成了喷发的火山,把贝仙直接变成了一只烤鹌鹑。

    回程的路上,秦翡倒是不再显摆车技,老老实实的保持着六十迈的速度,开得格外平稳。任思齐偏着头看窗外,眼都不曾抬一下。到了他的公寓楼下,打开车门就走,再见都不说一声。

    格雾看着他快步疾走的背影,满满的挫败感。

    秦翡见她一副恨不得把人看眼睛里拔不出来的样子,只觉好笑。“不追上去?”

    “你觉得我追上去,他会让我进门吗?”

    “他会把门反锁。”

    “那不就得了,追了也是白追,何必浪费力气。”格雾沉沉的叹一声,却似想通了什么一般,眼里闪过一丝算计。“喝酒去。”

    “你这是要借酒消愁?”这可不是格雾的风格,秦翡很是怀疑她的目的。

    果不其然,只听格雾笑嘻嘻的道:“我负责把自己灌醉,你负责把我送到任思齐面前——给、他、机、会。”

    秦翡翻给她一个大大的白眼,脚却狠狠的踩在油门上,直奔距离这里最近的酒吧。这俩人的戏也演了快二十年了,她也想知道这出戏的结局到底是破镜难圆,还是有情人终成眷属。

    格雾灌了自己整整三个小时的酒,起身脚步一晃,才迷糊糊的觉得似乎醉过头了。秦翡把她架到任思齐家门口,见她不管不顾的就开始拍门,闪身就进了楼梯间。

    格雾也不知是真醉还是装醉,边拍门边叫嚣,直到任思齐打开门。

    “闹够了没?”语气与眼神同样的冷冰冰,好在他终于肯正眼看她了。

    “没有。”格雾半秒都没有犹豫的回答他。“这辈子都闹不够。”

    任思齐被她噎的一怔,衣领却已经被眼前的小人狠狠的揪住。

    格雾笑嘻嘻的仰起头对他眨眼睛,浓密的睫毛扇着,每一下好似都撩在他心尖上,痒痒的。那一瞬,他毫无抵抗的被蛊惑了,下一秒,双唇已被含住,她柔软舌蛮横的扫开他的唇齿。

    任思齐被她口中的酒气冲的头晕,这人到底是喝了多少酒?他恍惚的一瞬间,竟被格雾推进了屋内,后背重重的撞在壁柜上,痛的他皱眉。他抬手控制住她的肩膀,强硬的推开她,只是唇齿间残留的味道让他似乎也醉了三分。

    格雾伸出小舌舔了舔嘴唇,意犹未尽的模样既轻浮又暧昧。她扬起笑,伸出手挑起他的下巴,笑容因指尖的温度而变得更加妩媚,“任思齐,我回来为你负责了。”

    任思齐有一刹那的愣怔,眼里情绪极快的被遮掩住,只余下满满的嫌弃之色。他挥开她的手,唇齿间清晰的吐出两个字——“晚了。”

    “晚了?”格雾一脸迷茫,好似想不通这俩个字的含义,思绪越来越沉,越来越混沌,最后索性闭上眼凝思。不过片刻,竟失去了意识,一头扎在了任思齐怀里,醉死过去。

    任思齐下意识伸手扶住她,拧眉看着她已然沉睡的面容,脸上的嫌弃之色一点点退去,换上绝不会在她清醒时出现的温柔与疼惜。回忆纷沓而至,记忆中那个吊着马尾巴,满脸古灵精怪的格雾就像是一只小土拨鼠,直钻进他心里。

    “你等我长大,我一定对你负责。”她说的那么认真,认真到让他当了真。

    而她,真的回来了。

    可他,当不起真了。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