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番外(4)

    ——————————————————————————————————————————

    番外四

    任思齐想了三天,才给女儿定下了名字。大名任无忧,小名平安,从名字就能看出他多么希望女儿平安健康,无忧无虑的长大。

    平安刚出生的时候,就像是一只红皮猴子,头发稀稀疏疏,眼睛还睁不开,丑的不要不要的。别说任思齐,格雾都跟着忧郁起来。按理说她和任思齐长的都不差,不可能生出个丑丫头才对呀。

    这话被格母听见,把外孙女抱到怀里,骂女儿:“我们平安一看就是美人坯子,你不懂别乱说。孩子生出来越是发红,以后就越是白净。等过两天我们平安睁开眼,肯定是大眼睛的小美人。”

    “但愿吧。”格雾吞吞口水,哪里敢反驳。倒是任思齐满是担忧的追问:“妈,这都三天了,平安还不睁眼睛,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才三天着什么急,还有一个月不睁眼的孩子呢?我告诉你们,千万别扒孩子眼睛,一定要等她自己睁眼才行。”格母三令五申,得了两人保证才放了心。结果,第二天小平安就睁开了眼,还真被格母说中了,圆圆的大眼睛,萌的任思齐恨不得二十四小时盯着女儿看。

    格雾是在医院坐月子的,任思齐索性和她一起做月子,时时刻刻守在女儿身边,彻底的不闻窗外事了。

    这下可苦坏了李智,忙的他家都回不去了,于小鱼见他不回家,也搬到了医院住,俩人这还没结婚就开始分居了。

    等到孩子满月这日,李智比任思齐还兴奋。“任老板,你再不回公司,公司就要散伙了。”李智进了任家们就开始抱怨。

    可惜,任思齐根本不理会他,见保姆用手从消毒柜里拿尿布,皱着眉说:“我说了多少遍了,用夹子,你的手上也有细菌。”

    保姆连连称是,紧忙用夹子取尿布。

    李智看傻了眼,先是问:“怎么不用尿不湿?”

    “尿布比较舒服。”

    “消毒柜是怎么回事?”只见过用消毒柜消毒碗筷的,还没见过用消毒柜消毒尿布的。

    “当然是消毒的。”任思齐看白痴一样看李智,李智却是真真的无语,他以前怎么没发现任思齐这么矫情呢?

    客人到齐了,格雾便抱着小平安到客厅见人。李智立即凑上去要抱,却被任思齐直接拦住,很是不客气的道:“你洗手了吗就抱平安,把细菌带给平安怎么办?”

    李智委屈,“我洗了,一进门就洗手了。”

    “那消毒了吗?”任思齐皱着眉头又问。

    “任思齐,敢情抱抱你姑娘还得来个紫外线全身灭菌?”

    “紫外线全身灭菌?哪里有卖这种灭菌机的?医疗设备还是家用电器?”任思齐还真的认真问了起来。

    李智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冲着格雾道:“你老公的神经病又严重了!”

    任思齐对女儿的紧张,格雾也是无奈。保姆已经与她抱怨几次了,直说“孩子养的太仔细,身子也会变弱”。虽说没什么科学根据,可是格雾也知道不能太过娇惯孩子。可是每每与任思齐提及,他就变的格外焦虑。

    格雾也只能叹息一声,他这明显是产后抑郁的表现。只是她要顾孩子,实在分不出精力为他治疗,只好致电给巫五行。

    “老师,你说我应该怎么做?”

    “先观察一下,等三个月后看看有没有好转再说。”巫五行笑道:“你也不用太担心,这种案例你也见过不少,严重的还有爸爸跟妈妈一起孕吐,孩子出生后,妈妈不吐了,爸爸还在吐的例子。”

    格雾莞尔,想到任思齐只是过于紧张,比起那种孕吐的爸爸强了不知多少,也就放下心来。却不料,心刚放下,小平安就生了病。

    刚足百日的孩子咳嗽不停,嗓子里似乎卡着痰,喘气都呼呼的响。孩子不舒服,哭个不停,闹的一家子都跟着上火。

    任思齐急了,“一个月给你们那么多的薪水,你们连个孩子都看不好,要你们干什么用。走,今天就给我收拾东西走人。”说完,抱起平安就进了卧室,“嘭”一声摔上门,连格雾都给关在了门外。

    几个保姆脸色苍白的不知所措,格雾叹口气,也不知道要怎么安置他们,揉了揉发胀的脑袋,索性什么都不顾了,随便找了间房补眠。

    这两日,跟着平安着急,她几乎就没睡觉。也不知是真的困急了,还是格外放心任思齐看孩子,倒头就睡着了。结果不到两个小时就被任思齐叫醒了,“平安饿了。”

    格雾迷糊糊的撩起衣襟,熟练的抱着平安让她喝奶。

    小家伙口急,喝了几口就把自己给呛了,又是一阵急咳哭闹起来。

    任思齐黑着脸,拼命压着火不敢对格雾发。好在平安闹了一会儿就又乖乖的喝奶了,喝着喝着直接睡在了格雾怀里。

    格雾只觉得世界终于安静了。

    把平安放到小床上,格雾毫无形象的倒在大床上,见任思齐眼都不眨的趴在婴儿床边看着女儿,翻个身趴在枕头上闷闷的与他说:“哪有不生病的小孩子,你想想我小时候,从三楼掉下来都没事。咱们平安随我,福大命大……”话没说完,就被任思齐给瞪的憋了回去。

    他气还没顺,不想吵醒女儿,压着声反驳,“你是没事,我打了一个多月的石膏。”

    格雾干笑两声,叹口气说:“我觉得你还是太紧张了。”

    这一次,换任思齐叹气了,他怎么可能不紧张。

    第二天,几个保姆真的被他辞退了,格雾抱着平安有点慌,保姆走了,谁给平安拍咯,谁给平安洗澡,谁给平安……结果,这些问题根本不是问题。看着任思齐既熟练又小心的给女儿拍咯、洗澡、抚触。格雾又惊奇又觉得就该如此。

    说来也奇怪,保姆走了,任思齐亲自照顾平安,不到三日平安的咳嗽就好转了,还学会了翻身。

    房间里时常能听见任思齐夸奖的鼓励声,“哎呦,我的小平安真棒,翻过来,再翻过来……”

    格雾看着父女俩玩的如此和谐,不忍打扰,打个哈欠,回卧室补眠了。

    看来,她这个移动奶瓶只要负责吃好睡好就行了。

    因为格雾的奶水实在不是太充足,平安到了六个月索性就把母乳停了,全喝奶粉。任思齐倒是没意见,牧青蓝当年为了跳舞,一口奶都没给他吃过,他的身体也没出什么问题。

    不过,格母却是狠狠说了格雾一顿。

    任思齐见母女俩一副要打起来样子,紧忙开口,“格雾吃东西不注意,经常吃咸了让平安上火,我倒是觉得选好奶粉,说不定比母乳靠谱。”

    这么一说,格母也觉得似乎奶粉比自家女儿靠谱了。转过头就和女婿讨论起哪个牌子奶粉更好一些,俩人竟是从未有过的和谐。

    格雾眼巴巴的看着,她怎么觉得自己被嫌弃了呢?

    到了晚上,平安喝完奶就嘤嘤个不停,等任思齐洗完澡把她抱过来,小丫头立即安静了。

    这会儿格雾算是看明白了,这家里不仅她妈和她老公嫌弃她,就连这小丫头片子也开始嫌弃她了。

    格雾郁闷的想,自己似乎也有点忧郁了。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